10月 02, 2008

布魯塞爾折返跑 之一

甫到布魯塞爾,下榻的旅館訂在舊城西側的火車南站Gare du Midi後方。那是幾乎要出了市中心的邊緣地帶,人煙寂寥街景蕭索,從街角商店和往來行人可以看得出這是中東移民的聚落。公車要來不來,觀光客的足跡稀疏,多的只是路過的車。我一個東方男子走在街上,非常顯眼。我在那間旅館住了兩晚。因為主要的觀光景點都集中在舊城中心區域的精華地帶,所以除了光顧幾次對街生意清冷的雜貨店和麵包店之外,旅館周遭我只匆匆走過、始終陌生。

對觀光客來說,布魯塞爾這個小而美的國都頂多只需要一天半的時間就可以逛完;即使是熱血沸騰的背包客,這個只有兩線地鐵的地方也真沒有太多可觀之處。除了必看景點Grand Place以及週邊的華美拱廊Galerie de la Reine和擠滿餐廳的海鮮街Rue des Bouchers,剩下的大概也不出皇宮之類的旅遊攻略標的。對國際政治有興趣的朋友則可以繞一趟地鐵Schuman站,去看看歐盟總部冷冰冰的大樓。個人建議有機會走一趟布魯塞爾的看官多鑽鑽小巷子(因為布魯塞爾舊城區小到要迷路都不容易),欣賞老房子民宅,特別是精巧細緻的陽台,看得到十九世紀中產階級生活的痕跡。

其實布魯塞爾是第二次來了。上次造訪此地是十二年前跟著救國團辦的旅行隊來的—沒錯,那還是個役男無法出國的時代;當時走馬看花,許多一閃而過的場景變成腦海中快門按下的剪影,留著殘破的印象、卻沒有具體的記憶。不過在從皇宮花園北側轉進法院的一個街角時,走到一個三叉路口,剎那間閃過一個念頭:我來過這裡。那感覺非常強烈,彷彿昨天才在那個路口徬徨徘徊過一樣,十二年的時間壓縮成一個恍惚。我站在那個路口正中央,沒有來車;我慢慢轉了一圈,看著四周的建築,街角的彎、彎的弧度,竟是不可思議的熟悉。

呆立在那的一分鐘裡,我心想:這是命運還是偶然,讓我在十二年後從布魯塞爾的同一個街角再走一次?為什麼是這裡?這裡有什麼關於我的秘密,以致於冥冥中安排我又踏上這個點?那一刻的納罕裡,我感覺到生命的重量輕輕地在肩頭按了一下。我無法體會這巨大的奧秘,只好如十二年前一般,繼續趕路。


註一: 地名我都用法文標示。其實比利時中南部是法文荷蘭文並行,不過一般來說英語都能通。
註二: 再怎麼自命不凡的背包客,有時也要低頭的。這次出遊買的旅遊書是大廠牌DK出版的TOP 10系列,用最淺出的方式介紹布魯塞爾的種種十大,比如十大景點十大餐廳十大歷史事件十大名人十大......方便好用。
註三: 到了比利時除了拜訪尿尿小童之外,也不要忘記另一位響噹噹的大男孩丁丁。他也是比利時之光,大約二十年前台灣曾經出版過一套十二本的丁丁歷險記彩色漫畫,是我們幾個表兄弟姐妹的少年英雄。他的狗狗米魯也是。Grand Place附近有一間周邊商品專賣店,價格不菲。

2 則留言:

mybluemazda 提到...

「十二年的時間壓縮成一個恍惚」,喜歡這句話。你是因為場景有了恍惚,不久前我卻是因為「味道」有了恍惚,一時有種天旋地轉的感覺,像是回到過去,但在剎那間又像被以n倍的光速急速從過去抽離,回到現實,一種不可言喻的奇幻。

轟ㄟ專用 提到...

我想你經歷的不可言喻應該是我想要表達的
真的很奇妙,對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