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30, 2008

出發

八月下旬拿到比利時發出的申根簽證後沒多久,就搭上往布魯塞爾的飛機,去了歐洲。這趟出走,與其說是旅行,不如說是走避。逃開現實生活的無力感,逃開寫不完的論文,逃開這小城的窒悶,逃開數不完的問號。

這趟三週左右的行程,跟弟和他女友三人同行加上幾天孤身獨行,跑了四國首都、一個環繞昔日皇都榮光的千年古城、一座大學城、外加聲名顯赫的內海港,總共七個城市。除了布魯塞爾和安特衛普實在是嬌小玲瓏外,其他城市至少需要一個星期以上的時間才能逛個通透,近距離觀察整個城市的丰采,體會地方生活的況味。這個要求基本上在這次旅程中滿足了一半,即使是這樣,仍然覺得意猶未盡;這幾座城市之豐富之引人入勝,實在可以呆上一兩個月慢慢探索的。

這次設計的行程是這樣的:

9/1-9/3 布魯塞爾一個人走
9/3-9/7 里斯本的故事
9/7-9/13 馬德里不思議,穿插9/10近郊古城Toledo一日遊
9/13-9/18 Paris, je t'aime
9/18-9/20 雷恩(Rennes),布列塔尼地區的行政中心,也是弟和他女友呆的大學城
9/21 安特衛普一日遊,大學同學DY友情相陪
9/22 布魯塞爾最後一瞥

總體來說,由於這些歐洲城市不僅有悠長的發展史,又多是觀光重點,能夠提供的旅遊物質條件如巴士地鐵都極為便利,所以當個背包客要逛這些城市,要具備的條件不出健康的身體(得要常常走路)、適當的預算(歐洲物價比貴的)、還有充足的交通資訊,頂多再加上不恥下問的勇氣。對歐洲有點認識的人應該知道,英文在那裡不是橫行無阻的,所以最好能粗通一個歐洲語言,至不濟也要帶本字典,臨陣磨槍總是好的。再來,帶顆充滿好奇並保持謹慎的心,這就能上路啦。

從我住的地方到布魯塞爾沒有直飛的航線,中間總共轉了兩次飛機、繞過底特律又到阿姆斯特丹,才終於順利抵達…不,其實一點都不順利。首先是底特律到阿姆斯特丹的飛機上,整整八個多小時不能闔眼。不知道為什麼,只要是飛長途,座位附近一定會有一個從頭到尾尖聲嚎哭不止的小孩。誰能告訴我,為什麼總是有父母喜歡把不到兩三歲的小孩帶上飛機呢?如果是因為搬家或工作需要也就算了,但是總不會每個父母都在搬家吧?幹麻一定要帶著這麼小的孩子啊?如果是出去玩的話那更缺德,生了孩子要認命啊,小孩坐這麼久的飛機對他們也是受罪,就別跑這麼遠嘛。

總之沒得睡了,我旁邊那個小孩不是好惹的,八小時真的是從頭哭到尾,中場休息絕不超過一小時,而且哭叫之淒厲音量之驚人,我相信他將來一定是個唱將。好在荷蘭航空有個福利,就是每個乘客有自己的小電視,而且機上電影片單超多,有十幾部可以選。於是我生冷不忌,連吞了四部還沒看過的好萊塢電影:

功夫之王 – 其實有幾個點子我還挺喜歡的,可說是把一部四平八穩的商業片拍壞了。

Vantage Point – 感想跟功夫之王差不多。一開始還挺期待的,同一套戲法玩了五六遍,到了第三遍已經膩了,只想直接切結局。

Jumper – 幾乎沒有可取之處,劇本已經糟了,要救回來很難。

Speed Racer – 沒看完。並不糟但也沒太好,Rain的英文聽得出來用心練過。雖然視覺方面可觀,但故事不精采。有人認為應該把這部片當作兒童片來看,我覺得是故事貧乏的托辭。

Speed Racer看到最後三分之一的時候要準備降落阿姆斯特丹了。那是第二場噩夢的開始。我只能說:奉勸各位有機會到歐洲旅遊時,如非必要絕對不要在阿姆斯特丹轉機。因為申根國家只要入境一次,之後可以在所有申根國家內自由行動,無須再次通關,所以只要從阿姆斯特丹轉機到其他申根國家,都必須在阿姆斯特丹通關入境。因此可以的話,要嘛看官們直接在那裡落地入境,不然就想盡辦法避開那座煉獄。是的,阿姆斯特丹機場對非申根國家的旅客是一場夢魘,不論你的轉機時間有多充裕,哪怕是兩個小時仍然會讓你趕得心驚膽跳。因為那裡顯然是入境申根國家的主要關卡之一,入境的人特別多,偏偏海關人員很少,可以想見在機場交通的巔峰時刻會有多刺激多恐怖。我通關的時候,給非申根國家旅客使用的海關只有三四個,讓一兩百個準備入境或轉機的人排隊。我只差兩三分鐘就錯過飛布魯塞爾的班機,你說扯不扯?

還好老天保佑,讓我在最後一刻順利過了海關、沒跑錯登機門、趕上接駁巴士,終於坐上飛機,一個小時後到了比利時首都、也是歐盟總部布魯塞爾。

只是我沒料到,我人到了布魯塞爾,托運行李卻錯過了那班飛機… …

2 則留言:

mybluemazda 提到...

讚成你對JUMPER的評論,不過猜你有想過如果也是個JUMPER的話,就不用受嬰兒哭聲的"虐待"了。哈!

轟ㄟ專用 提到...

雖然JUMPER電影爛得可怕
可是話說回來,誰不想當JUMPER啊!
如果我是JUMPER,根本就不坐飛機了好不好
什麼機票火車票的全部省下來
甚至不用訂旅館,每晚JUMP回家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