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18, 2008

伴君如 (上)

最近跟老板發生的事讓我心裡有點芥蒂,這件事說大不大,但似乎也在我們那個讀書小組裡起了點漣漪。

整件事的起因要從這個盛夏的某天講起,但長話短說,基本上是我們讀書小組因為是由學院院長辦公室贊助,每年不但要提出年度成果報告,也要提新的工作計畫,由院長辦公室審核工作計畫的內容撥發贊助款項。我們小組今年的企劃案由我起草,大家看過沒問題後提交院長辦公室靜候發落。當然,我們老板作為小組的發起人兼監督者,自然是看過點頭了的。後來錢撥了下來,而且金額算多,大夥又能度過一年。這是前情提要。

結果兩三週前有一天在學校遇到老板,她說話了。「某某,你寫的這企劃案我後來再看過,發現我無法理解你為何會這樣寫;這跟我們讀書小組過去三五年來的發展方向完全不一樣,你等於是要弄一個全新的主題。這是一個完全不一樣的研究方向,你不但沒有顧慮到我們小組整體的研究旨趣,也好像沒有事先跟我們溝通討論過,彷彿這是你在寫你自己的研究計畫似的。過幾天我們聚會的時候,你能不能跟我們說明一下你當初是怎麼構思和做這決定的?」

我當時整個傻眼。是怎樣,搓湯圓嗎?搞內鬥抹黑嗎?先不論我們小組未來一年的發展方向是什麼,當初這企劃案不是妳也讀過了、也點頭了,我才呈上去的嗎?怎麼當時沒問題,現在突然當作沒這回事了?其他會員也很奇怪,說什麼完全不知道我這案子是怎麼會變成這樣。ㄚ之前大家都讀假的喔?

過兩天的聚會,我把整個原由再解釋一遍,什麼根據上學期大家討論的興趣延伸出來、同時需要開發新的領域、也顧及我們研究中心的需要云云,所以寫了這樣的案子。結果老板還是不買帳,還說以我們小組幾年來累積的成果,如今要突然轉向,會變得很糟糕。好哇,妳是頭,妳要怎樣就怎樣。但最令我內傷的,是她認為我這是悶著頭一個人搞出來的東西,沒有顧及他人意見;而且成員中有些人也當作沒讀過這草案,讓老板更有理由認為這整件是一付是我自己胡來的。那天聚會有兩個同伴當初是一起在現場看著我寫案子的,幫忙解釋了一番,但整場批鬥下來我心已經冷了一半。開會一結束,我看沒什麼好說的,自己先走了。

當時心裡暗暗下了個決定,反正這應該是最後一年了,我什麼都不要再管,你們要怎樣隨你們去。

過兩天我收到老板的信。信中說,某某啊,你好嗎?希望那天的聚會沒有給你太多負面情緒。你要曉得我是為大局著想,說的話絕對不是針對個人的,你千萬不要放在心上…然後又是發展方向不一致、你的提案適合另外組一個研究單位、我們應該針對原有的研究方向繼續深耕等等。最後老板摸摸我的頭,說如果我心裡有什麼不愉快可以跟她談談啦,順便關心我的論文進度什麼的(老闆也是我的指導教授)。老板這是懷柔來著。

我問你們,換作你們是我會怎麼回這封信?當然不可能問候她全家順便攤牌啊!我一個小研究生能怎樣?於是我回了封禮貌周到的短信,說我沒事啊只是有點困惑啦,但我了解您是為了整體著想,所以當然以大家的福祉為優先考量等等,最後不忘對恩師的噓寒問暖感激涕零,敬祝身體健康萬事如意點點點。

2 則留言:

V 提到...

就如同你說的
大學是個江湖
你一個小和尚又能做什麼呢
趕緊把易筋經跟洗髓經練一練
改明兒個
自立門派
先誅少林, 後滅武當!

轟ㄟ專用 提到...

誅少林滅武當對我由什麼好處呢?
我只想征服峨嵋派
還有天山童姥的眾女弟子
ㄎㄎㄎㄎㄎㄎ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