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04, 2017

看片小記 血觀音 (2017)

甫出爐的金馬最佳影片與觀眾票選得獎作品《血觀音》,大體來說可算是一種官場現形記,只不過是檯面下的官場後台現形記。這後台在這裡有雙重意義,一是官夫人與特助等高官重臣背後的女人,一是決策或交易過程之下的掏空、洗錢、人頭戶等運作。幕後干政與檯面下交易,在台灣從不是新鮮事,每天新聞與爆料節目的內容,再怎麼光怪陸離匪夷所思的內情都看過聽過了;在台灣,新鮮的地方在於要怎麼把這些內情搬上銀幕,還要能夠和光怪陸離匪夷所思的新聞頭條等量其觀。畢竟,國片並沒有抖出政治暗黑面、直探敏感話題的傳統,不論是戒嚴、白色恐怖、貪腐、權鬥、利益輸送、官商勾結乃至於五鬼搬運,都鮮少觸碰,如今要蹦出一部拳拳到肉、精彩夠味的政治暗黑作品,可不容易。

著眼於過世將領遺孀棠佘月影(惠英紅)以古董商的身份隻手遮天、炒地皮同時剷除異己、大玩金權遊戲的《血觀音》,以十足辛辣卻不對號入座的方式,描繪台灣金權政治的公開秘密。《血觀音》辛辣到位,編導楊雅哲不論就創作膽識與能量,都較前作《囧男孩》(2008)、《女朋友.男朋友》(2012)生猛帶勁得多;當然,楊雅喆還是很技巧地避過了特定的政治人物、機關、或事件,只象徵性保留了營建署、立法院、彌陀鄉等稱呼,還將時空背景拉回盤根錯節的金權政治逐漸成形的九零年代,算是意思到了。同時,惠英紅、吳可熙、文淇等演員火候醇烈的演出也大有加分效果。斷了掌的觀音像有非常強烈的符號意義,雖然其作用似乎有意低調,將光芒留給眾位女演員,但呼應片名的斷掌觀音畢竟難以忽視;這座眾人捧著端著傳著之間而無所不在、卻自始就斷掌的觀音像,既像是沈默冷看世間的險惡貪婪,又像是被當作神明崇拜卻只是座缺角皮相那樣地無能為力。至於兩位說唱人此起彼落的現身,除了像是引領我們進入故事的帶位人,回應早期的本土說書傳統,也透過打燈與煙霧等,增加陰森詭譎的舞台效果。

《血觀音》仍有待解之謎,如棠佘月影如何一一打點、讓最親密的貴婦/戰友一一成為權鬥炮灰,或棠寧(吳可熙)崩壞與棠真(文淇)身世,或Marco(巫書維)如何成為林翩翩(溫貞菱)禁臠/玩物,乃至棠佘月影如何豢養兩位緬甸打手、而打手又如何成為棠寧洩欲對象與同路人等,在片中都沒有說明。誠然,這些情節都可以讓觀眾自行腦補,交代不清也不至於嚴重影響觀影,略過不提大約也是無傷大雅。但我忍不住同時在看片過程中很快注意到電影驚人的快節奏:幾乎所有剪輯都像是下重手,將不同場的戲緊密串在一起,濃稠綿重,幾乎沒有喘息的呼吸空間,而電影還是滿滿兩小時的篇幅。在故事陰鬱、劇情詭譎、戲劇張力緊繃的狀況下,每一段戲都還像最黑暗最絕望的世間風景,不斷向地獄螺旋般墜落,我們在觀眾席也不免像坐在越轉越快的旋轉木馬上,眼前風景已看得眼花撩亂。片中也屢屢出現失焦畫面,不斷提醒我們這花花世界裡什麼都沒留下來,只有一片模糊,以及喘不過氣。

我這麼說並不是要指出《血觀音》的拙劣與過譽。我在困惑楊雅喆為何要將明明能拉出三小時寶島暗黑史詩的巨構,擠壓在兩小時超高速演練完畢的同時,卻也在這濃縮版的台灣幕後金權政治戲碼與密不透風的剪接和超模糊的影像間,尋思另一層觀影趣味。我不禁猜想,除了說個台灣光怪陸離的故事,楊雅喆是否也要讓《血觀音》的電影本身,也呼應台灣媒體文化的緊繃、擠壓、滿出來讓人眼花撩亂無法消化的資訊與影像?如果我對楊雅喆的創作動念猜得沒錯,《血觀音》的驚心動魄、駭人聽聞、光怪陸離、匪夷所思,搭配其捕風捉影、虛實難辨、目不暇給、終至將我們感官塞得滿滿而淹沒的影像,不就是當今為我們最抨擊卻也最上癮的媒體亂象嗎?果真如此,兩位說書人引領《血觀音》觀眾進入的世界,不但是棠佘月影與眾官夫人打造的金權台灣,更是回到銀幕之外,重新回到我們置身其中、每天都在面對的媒體台灣。

《血觀音》與《大佛普拉斯》並列今年國片最的兩大斬獲。兩部都是探討社會政治暗黑面的作品,而且都以神佛為名;雖路數不同,卻也都在國內重要影展各擒大獎。《血觀音》剛從金馬獎捧回佳劇情片獎與觀眾票選獎,另有影后與女配角兩項個人獎;《大佛普拉斯》則在四個月前拿下台北電影節的百萬首獎與最佳劇情片獎,此番在金馬獎雖無大獎,卻也囊括新導演、改編劇本、攝影等五獎,得獎最多。《大佛普拉斯》、特別是《血觀音》能夠騎上金馬,美學成就可能不如政治重要性;國片一直以來缺乏直指政治黑暗面、批判貪腐與勾結的作品,一方面當然是怕得罪官商,自斷生路,另一方面也是少有火力十足說真話、具有道德勇氣的電影工作者。在社會、文化層次批判與批判政治機關或人物是兩回事,嬉笑怒罵與直言不諱也是兩回事;做得到前者的人多,後者則極少。今日楊雅喆藉《血觀音》轟出一響巨砲,就看接下來是否有承續之作,刺激更多人反思寶島政治了。



*有關《血觀音》的影評和媒體報告應該網路滿地都是,不必在這一一推薦。這裡貼兩篇推薦閱讀,分別是La Vie行動家網站的專欄訪談,以及新頭殼網站的管仁健關於片尾列車性侵戲的番外編歷史耙梳,提供參考。

11月 30, 2017

看片小記 夢鹿情謎 (Teströl és lélekröl, 2017)

國內不太容易在院線看到東歐電影。即使近十年來羅馬尼亞新浪潮席捲世界影壇,能引進國內做商業放映的也寥寥可數。印象中上次在戲院看匈牙利電影應該是兩年前的《忠犬追殺令》,頗異想天開卻實則非常政治且貼近現實的作品。幾天前看的《夢鹿情謎》也帶著點魔幻異想的色彩,不知是否匈牙利的故事傳統都會有那麼點如幻似夢的狂想?

《夢鹿情謎》的開場是雪地裡的兩頭鹿,電影還沒告訴我們兩頭鹿在雪地裡做什麼、以及牠們將說怎樣的故事,便切換到高瘦的中年男子。安德烈左手蜷曲萎縮,在牛隻屠宰場任職財務部主任,不高不低的職位,但工作似乎百無聊賴。一天,屠宰場來了新進人員,年輕美麗的瑪麗亞乍看之下如屠宰間牆壁的顏色一樣冷,她是肉品檢查員,負責鑑定牛肉品質。在一次的意外失竊事件中,屠宰場丟失了交配粉。屠宰場裡擺了交配粉暴露場內人員私下接單配種的外快打工,但由於針對牛隻研製的交配粉作用猛烈,事關重大必須由警方調查處理,警方也派了心理醫生針對幾位相關人員進行約談心理分析。在約談中意外發現,安德烈與瑪麗亞前一晚做了內容相同的夢。心理醫生認為這是拙劣的惡作劇,安德烈和瑪麗亞則發現這令他們難以置信的巧合。原來安德烈與瑪麗亞都夢到雪地中的鹿。兩人開始核對前晚的夢境,獨居且不與人親近的瑪麗亞開始認定安德烈是命中注定,安德烈卻沒發現瑪麗亞原來是高功能的亞斯伯格症患者。做著不可思議的相同的夢將兩人拉近距離,不知如何表達心緒的亞斯伯格症患者與不解風情的中年男子,該如何向對方再進一步?

若只看片中的男女愛情故事,《夢鹿情謎》並不特出新奇;即使是擺脫古典的王子公主俊男美女的陳腔濫調,講怪咖不尋常愛情故事的作品也常有佳作。但《夢鹿情謎》的高明之處在於將這故事放在牛隻屠宰場這樣特別的場景,加上莫名的夢境情節、也不打算解釋兩個幾乎陌路之人何以做相同的夢,搭配敘事與視覺上的冷冽、疏離底蘊,各元素環節之間的強烈反差在電影巧妙的鋪陳下成為帶領觀眾進入片中奇幻而迷人世界的重要佈局。電影尾聲,瑪麗亞在自家浴缸割腕自殺,隨著安德烈的一通電話扭轉乾坤,最終成就兩人的愛情,平靜冷冽的影像交織著驚心動魄的生死交關與激越的心緒,竟爾催出穿透力十足的戲劇高潮,搭配英國民謠歌手Laura Marling的傷情歌What He Wrote,迷人無比、餘韻不絕,實在是令人嘆服的編導。

或許是這些驚人的穿針引線,使《夢鹿情謎》在今年柏林一舉奪下包括最佳影片金熊獎、費比西獎、評審團大獎等四獎項。如今本片也代表匈牙利角逐2018年奧斯卡獎的外語片獎。這看似強勢登場的成績,卻是導演Ildikó Enyedi在電視界浮沈十八年、累積足夠的市場潛力與資金,才繼1999年終於能有機會再拍劇情長片,大放光芒。為此我由衷感謝Enyedi的堅持。

11月 20, 2017

看片小記 神力女超人的秘密 (Professor Marston and the Wonder Women, 2017)

(美版海報沒那麼多文字說明,乾淨俐落)
或許是美麗的巧合,也或許是趕搭順風車,就在《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挾全美四億美元票房、全球超過四十億美元票房,於月初在美國總算風光下檔,上週寶島院線推出看起來很像魚目混珠的《神力女超人的秘密》。未細究電影本事也未先看過預告片的觀眾,很容易誤認《神力女超人的秘密》講的是藝術奇情版之類的神力女超人故事。這絕對是個誤解。

這麼說好了:《神力女超人》與《神力女超人的秘密》講的都是起源故事,差別在於前者講的是神力女超人這位超級英雌的起源故事,而後者講的是《神力女超人》這部漫畫作品的起源故事。一九二零年代末期的美國,第一波女權運動頗有斬獲,最高法院於1920年通過憲法第19號修正案,賦予全美女性公民選舉權;這也是美國年輕女性大量進入大學校園接受高等教育的年代,整個世代、至少是整個世代的美國都會區白人年輕女性,開始探索以往不曾有過的生命經驗。

這是《神力女超人的秘密》故事的時空背景,在麻州劍橋的哈佛與Radcliffe女子學院教書的心理學教授William Moulton Marston與妻子伊莉莎白,一邊對女大生教授心理學,一邊研發能測試說謊的機器。同樣擁有高等教育程度,男的Marston不但能頂著博士學位、名正言順在大學殿堂教書,還不斷鼓吹他的DISC理論;可能更加聰明犀利的女Marston,卻因為哈佛不授與博士學位而無法在大學開課,只能以丈夫的研究助理名義留在學園,在教室旁聽、並繼續從事研究。這年,新來了一位美麗聰慧的學生Olive,立刻吸引William的注意,希望能延攬她成為助理、並且加入測試DISC理論的實驗。伊莉莎白當然看出丈夫的動機不僅於此,但還是讓Olive加入團隊;原先伊莉莎白以為丈夫與助理互有好感,而她很快發現自己原來才是吸引Olive的人,並且自己對她也有欲求。這兩男一女,在開明拘謹的保守東岸,發展出三方交纏的情慾關係。

電影的中文片名與預告片都略有誤導之嫌,讓我們誤以為這是關於神力女超人這超級英雌人物創生的故事。但那只是電影的後半部。《神力女超人的秘密》要探討的,正如原文片名所說,是Professor Marston and the Wonder Women;這是關於Marston一家三人的故事,而複數形的「神力女超人」除了William於1940年發想、1942年正式出版面世的神力女超人之外,也是聰敏犀利但生不逢時的伊莉莎白、以及無限包容溫柔與關愛的Olive。是伊莉莎白與Olive這兩位William生命中無比重要的女人,得以啟發他創造神力女超人這位同等重要的第三位女人,讓這三位wonder women不斷檢驗、證成他的DISC理論,並伴隨他走完最後的人生。

電影的一大宣傳重點,也是故事重要核心,在於一男二女這三人發展出「奇特」的情慾關係。這裡的奇特不僅在於乍看之下由William大享齊人之福的三角家庭關係,更在於同時展現女女同性情慾、性愉虐、以及多重情慾關係所延伸出來的權力支配、順從、嫉妒與共享接納等性別與情慾政治。單就電影所呈現的,William、伊莉莎白與Olive三人之間,每人都誠心同時愛著其他兩人,也維持著相當微妙的情慾平衡關係,除了偶發的衝突之外,大部分時間都處於和諧愉悅的共享狀態。而這些關於性愉虐、支配與順從等複雜的性別政治,後來也都出現在神力女超人漫畫作品中,因而引發二次戰後美國社會的議論與進一步的保守勢力反撲。畢竟,漫畫中神力女超人的特出行徑加上Marston三人間這種超出一夫一妻制的情慾結合,即使是在今日的西方都免不了引人側目,在七、八十年前的美國只怕是更驚世駭俗。

這些多重情慾關係以及對於各種情慾形式的探索,使得本片內容的複雜性遠遠超過席捲全球的《神力女超人》,也非常值得我們推敲。可惜的是,不單這些議題多點到為止,並未更進一步探討這繁複糾結於三人之間的情慾活動,與Marston的DISC理論或神力女超人的誕生有何深入的關係;本片票房的慘澹,也使電影失去的廣泛討論的舞台,實在可惜。我們看到Marston夫婦研發出新一代的測謊機,並且以一句非常經典的Your body always betray you台詞,雙雙作為開啟三人情慾流動的鑰匙,卻也使測謊機這麼重要的元素,從此在片中消失。同樣道理,神力女超人的真言套索以及漫畫中引發當時爭議的內容,除了成為言論檢查的證據之外,竟也沒有更多討論,真言套索更只在捆綁術示範的橋段中出現那麼一次,自此消失。而神力女超人在二戰期間的美國瞬間爆紅,連帶使其性愉虐等多元情慾內容所引發的爭議,使神力女超人作為Marston以及當時美國集體夢想、理想、性幻想的投射,也都沒能更進一步檢視耙梳。凡此總總,都是點到為止;說得最多的,仍是Marston、伊莉莎白與Olive三人充滿溫暖、體諒與包容的情愛。以本片兩小時的篇幅,又挖出如此令人眼睛一亮的故事,實在可以不必自裹於家庭倫理劇的形式,而可以有加倍精采的表現才對。

11月 05, 2017

看片小記 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 (Thor: Ragnarok, 2017)

藉由好萊塢大片認識新單字,也是好萊塢功德一件。雷神索爾系列最新作品《諸神黃昏》原文片名Ragnarok,查了一下,這單字正是特指北歐神話中的未來預言,包括一連串北歐諸神間的對抗、征伐,終而導致奧丁、海姆達爾、洛基、甚至索爾等神祇之死。是謂諸神黃昏。

當然,在《雷神索爾》這超級英雄系列中,故事暫時還沒辦法照北歐神話的路子走。在漫威宇宙/好萊塢的《諸神黃昏》中,索爾與洛基、甚至海姆達爾都活得好好的,電影給索爾最措手不及的痛擊、或許也是某種象徵性的死亡,是讓他的雷神鎚給轟得破碎(電影後面還有得發揮,由此鋪陳出索爾另一階段的覺醒/自我認識)。而這篇章的諸神黃昏中的大敵,是死亡之神海拉。不巧她也是奧丁的長女、也就是索爾的親姊姊;海拉因奧丁之死而得以自冥界釋放出來,而能在故鄉亞斯嘉獲得無限神力的她,打算以奧丁長女之姿繼承她認定名正言順的王位,並進而統治九界。索爾相信這是「諸神黃昏」的預言,而他必須極力阻止,而為了能與海拉抗衡,逃亡/流亡中的索爾與洛基必須(再次)放下歧見、通力合作並尋求奧援、逃離莫名其妙身陷其中的薩卡星,返回故鄉、搭救亞斯嘉族人並擊潰海拉。

雖然早在第一部《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 2012)便已有索爾與洛基,戲份還不少,但《雷神索爾》系列一直要到《諸神黃昏》這第三部曲,才藉由奇異博士與浩克兩角,真正將此系列銜接上復仇者聯盟的故事宇宙(片尾的彩蛋甚至還強烈暗示另一漫威系列故事的接軌,但身邊許多人顯然沒抓到梗,我也不便在此爆雷)。奇異博士的串場固然有魔法力敵神威的趣味,但讓浩克迷途到薩卡星成為競技場打手,如此故事設計或許交代了浩克自《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Avengers: Age of Ultron, 2015)以來兩年的行蹤,卻實為過場、為娛樂而娛樂的障眼法,對推動故事並無具體作用,相當浪費篇幅。索爾的薩卡星遭遇在本片所佔篇幅不小,與洛基沒完沒了的互鬥互忌戲碼、邂逅浩克與亞斯嘉傳奇女武神/戰士族瓦爾基麗等等,如此大費周章讓索爾與洛基兄弟迷途,終於鋪陳出回師阿斯嘉的王子復仇記。

也罷。《諸神黃昏》值得推敲之處,在於它以北歐神話的架構,卻偷渡希臘神話、聖經故事乃至典型父權敘事。在海拉與索爾、洛基的宮廷內鬥中,海拉以奧丁長女之姿繼承王位,在歐洲王室傳統確有案例可循,但巧不巧海拉是個嗜血好鬥的大反派,使得亞斯嘉之王的道德正當性回到索爾身上,也確認男神/王權的無可取代。而索爾與洛基的地球—薩卡星迷途,在迷途中糾集戰友、(再度)尋求自我認同、確認並接受亞斯嘉之王的天命,不但有公路電影的影子,更隱隱呼應奧德賽的神話敘事。至於索爾最後醒悟到諸神黃昏預言之不可逆,因而不再阻擋、反加速其實現,最後與洛基和阿斯嘉餘族登上太空船離開炸得粉碎的故土,航向宇宙,又何嘗不是聖經中的諾亞方舟故事翻版?如此暗渡陳倉,除了覆寫既有的北歐神話,或許也讓觀眾更容易吸收;就這點來說,漫威和好萊塢與改寫花木蘭、Pocahontas、泰山等歷史/傳說的迪士尼差可比擬。這倒無妨,但《雷神索爾》系列至今也算完成第一階段的三部曲,而三部的故事發展模式看來都不脫迷途/旅程作為索爾自我探索的公路電影模式,從探索並認同雷神的身份、迴避亞斯嘉統治者的天命、到接受天命,這漫長的探索才終於暫時告一段落。我暗自替《雷神索爾》系列捏把汗,心想這把戲連玩三集還不膩?索爾到底還要迷途幾哩路才找得到他自己?

《諸神黃昏》終於為《雷神索爾》系列畫下一個句點,或是一個分號,而且是成績不差的句點/分號。雖然我對電影故事有些批評,但整題來說本片相當熱鬧,鋪陳的笑點極多,冷笑話有之、給鐵粉看的內行人幽默也不少,多點齊發的策略不免是本片篇幅略長的元凶,但觀眾顯然買單了。本片在國內的宣傳強打導演Taika Waititi及造成話題的邪典前作《吸血鬼家庭屍篇》(What We Do In the Shadows, 2014),身邊也確實有人其實沒看過《吸血鬼家庭屍篇》、卻單為這點就衝場的。這莫明所以的效應挺讓我感到有趣,況且國內觀眾—包括我—認識這喜劇演員出身的導演應該也多限於《吸血鬼家庭屍篇》,但Taika Waititi首次執導好萊塢強檔片就有如此成績,令人眼睛一亮;他敢玩也玩得漂亮,將這系列從第二部的暗黑風格急轉彎,大玩七零年代的迪斯可風,繽紛霓虹讓人眼花撩亂,平添不少觀影樂趣。《雷神索爾》挾爛番茄、IMDB高分於本週末在美國上檔了,票房表現是否也會反映這樣高評價、並呼應寶島高票房,很快就會揭曉。


*娛樂週刊影評褒貶互見的影評,村聲雜誌讚許有加的影評也很值得參考。

10月 30, 2017

看片小記 自畫像 (2017)

陳宏一來勢洶洶的年度新作《自畫像》,從預告片來看是頗為單純、以基督教的七宗罪典故為藍本的驚悚片。然而,以七項原罪/慾和相對應的七幅畫來探討人性及人物關係的複雜與糾結,只是《自畫像》一半的故事;電影另外一半沒在預告片提及的故事,是台灣社會近十年來的社會政治。本片同時藉男女主人翁、孤僻畫家江中澤(林哲熹)以及台大政治系學生楊婕(張寗)的遭遇,加上戲份可觀的配角變性人娜娜(Kiwebaby),來綜觀台灣近十年來的重大社會運動事件以及主人翁的幻滅。

故事從2016年總統大選日為原點向前後漫開,跳躍於黑白畫面的現在式、以及彩色畫面的過去片段。陳宏一略微改動了台灣社會具體歷史事件在片中的發生時序,一一點名大埔事件(2010)、文林苑(2012)、關廠工人臥軌事件(2013)、張家藥房張森文「自殺」事件(2013)、乃至太陽花學運與佔領行政院和武裝驅離(2014)、到新生代政黨的鵲起、到政黨再度輪替等,幾乎收攏近年來最撼動國內年輕世代集體記憶的一段社會政治史。電影也藉楊婕擔任立委助理的工作,實際走訪外籍配偶,在劇情片中插入外配訪談片段,見證外配生活受家暴等黑暗面。片中更透過變性人娜娜篇幅不小的戲份、並以Kiwebaby現身說法的方式,來呈現近十年來台灣快速演進但仍不乏爭議的性別政治。

以上情節在在顯示陳宏一的《自畫像》絕非「只是」談基督教義的七宗罪,而是要整理台灣近年的社會政治面面觀。這部自畫像,是陳宏一為台灣社會作的一組自畫像,而它狂暴、激情、終至幻滅,正如楊婕在受到形象完美的立委學長性騷擾、憤而大醉一場後所吐露的話:這樣的世界,我寧可看不見。《自畫像》是陳宏一至今最有企圖心的作品,卻也是他的憤怒宣言;在這場悲劇中,畫家、政治系學生、變性人,最後對這世界都幻滅了,它的醜陋與絕望似乎沒有盡頭,群眾的覺醒與激情彷彿也不能帶來救贖,一切都只是等待被消費、或進入另一場政治遊戲的循環。

《自畫像》可視為陳宏一的警世之作。他善用他設計感強烈的視覺美學,創造出華麗、風格強烈的畫面,也和畫家鍾江澤合作,為電影創作出有藝術高度、並且主題緊扣電影故事的油畫。但陳宏一也總是難改廣告出身的毛病,電影的形式重於內容,視覺美感重於故事經營,人物個性鮮明卻難掩造作姿態,故事訴求強烈卻有欠細膩。說穿了,陳宏一仍是重視姿態與美感多於人物關係以及故事厚度,在領受近兩小時的濃烈凝重後,不免還是為本片感到一些可惜。

*放映週報第608期的導演專訪〈「藝術」如何謀殺「政治」?〉對於理解電影故事與創作理路頗有幫助,建議一讀。

10月 23, 2017

Get Out, Fanon

逃出絕命鎮 (Get Out, 2017)

整整半世紀前,1967年的喜劇《誰來晚餐》(Guess Who’s Coming to Dinner)為好萊塢影史寫下里程碑,將奧斯卡影帝寶座頒給薛尼鮑迪(Sidney Poitier),創下黑人首次拿下奧斯卡帝后獎的紀錄。不過,與這項紀錄同樣引人注目的是片中故事的跨種族、尤其是黑白之間跨種族情慾關係的議題。事實上,在種族政治相當保守的好萊塢,跨種族情慾一直是高度敏感的題材,不論是嬉笑怒罵或具備反思深度的作品皆不多見。過去三十年來值得一提的跨種族/黑白情慾題材電影約有史派克李的《叢林熱》(Jungle Fever, 1991)、翻轉Douglas Sirk家庭倫理劇的《遠離天堂》(Stranger than Paradise, 2002),而這些有頭牌影星掛名的影片,加起來恐怕不到一打,同時幾無例外都是黑人男性配對白人女子,且多為悲劇收場。若電影是反映社會觀感/現實的一面鏡子,黑白戀情故事不討喜的程度可見一斑。

在今年日舞影展與美國票房淡季的一月底同時登場的《逃出絕命鎮》(Get Out),從預告片看來似乎是非常B級片調調的故事走向,帥氣黑人男子陪白人妙齡女友回家探親,接連發現異狀,小鎮上的黑人都極度友善卻又流露出一絲詭異氣息。這個小鎮是不是一個大陷阱?什麼樣的陷阱?至少從預算、卡司、檔期來看,《逃出絕命鎮》確實是B級片的格局,但首執導演筒便編導一手抓的Jordan Peele實為初生之犢,其一鳴驚人的程度堪稱小兵立大功:《逃出絕命鎮》以區區四百多萬的攝製成本,上檔首日便已回本,最終在北美創下幾項票房記錄。本片使Peele成為首位在首部作品便突破億元票房的黑人導演,也以近一億八千萬的北美票房打破自1999年《厄夜叢林》(The Blair Witch Project)以來高懸近二十載的首部作品同時也是原創故事的票房紀錄,更是黑人導演最高票房的作品(可惜此紀錄僅兩週便被Gary Gray的《玩命關頭8》翻盤)。

10月 13, 2017

2017 夏季北美票房觀察

翻了一下記錄,發現我上次寫北美票房觀察已是近兩年前。兩年來的北美電影市場,當然還是有些值得一提的票房表現,但無論是年度票房冠軍的星戰外傳《俠盜一號》(Rogue One: A Star Wars Story, 2016)、榜眼《海底總動員》續篇、或是復仇者聯盟大亂鬥的《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 2016)等等,無非是近年來好萊塢兩大趨勢/冷菜的繼續延伸/反覆炒作,即動畫電影、超級英雄的故事宇宙有如大爆炸般藉續集不斷擴張。說得好聽,是逃避主義的影視娛樂仍有票房吸力,若講得難聽則是電影帝國的創意油盡燈枯的衰勢已現,不斷讓舊英雄借屍還魂而不思創新求變,再多的超級英雄也只是耗盡手上籌碼。

但好萊塢積習難改,更何況電腦萬能,視覺奇觀永遠是吸引觀眾買票進場的利器,只要搭個不那麼俗爛的劇本,再來個全球行銷,生意就還能繼續做下去。

於是2017年暑假檔的北美票房表現,大體上也還是動畫、超級英雄、續集片/冷菜熱炒金三角的組合取勝。以五月底陣亡將士紀念日檔期至八月底開學這段期間上檔影片,綜觀今夏北美票房十大如下:

神力女超人 (Wonder Woman).........................................................................$412,400,625 (上映中)
星際異攻隊2 (Guardians of the Galaxy Vol. 2)...............................................$389,813,101
蜘蛛人:返校日 (Spiderman: Homecoming).................................................$333,125,680 (上映中)
神偷奶爸3 (Despicable Me 3).........................................................................$262,637,975 (上映中)
敦克爾克大行動 (Dunkirk).............................................................................$187,261,727 (上映中)
加勒比海盜 神鬼奇航:死無對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172,558,876
CARS 3:閃電再起 (Cars 3)..........................................................................$152,603,003 (上映中)
猩球崛起:終極決戰 (War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146,580,059 (上映中)
變形金剛5:最終騎士 (Transformers: The Last Knight)..............................$130,168,683
閨蜜假期 (Girls Trip)......................................................................................$115,088,305 (上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