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19, 2008

伴君如 (中)

後來知道老板會發那封懷柔信,是因為有人在我當天聚會離開後為我抱不平(廢話,想也知道)。

不過這整件事情下來,我想要說的不是老板怎樣機車或是我怎樣賤骨頭。我要講的是選老板這件事。

先說說我這位老板。我從進博士班就跟了她,修過兩門課,外加旁聽兩門還有當了她一年的研究助理,前前後後也相處了六年。這位阿根廷出生、有著南美原住民血統、公開表示自己是個大左派的女同志,個性相當硬,在認同政治上立場相當基進,對於許多事情也有荒謬無比的固執。跟著她這幾年來,我們的關係不知怎麼總是比她和她的其他學生融洽。持平而論,我也從她身上受益甚多,許多功夫都是讓她逼著逼著磨出來的。

如果要用江湖來做比喻,一時之間說不出她像哪個人物,但我想她比較接近丐幫的七袋長老之類的。她不是大師,也稱不上獨當一面的掌門人,但好歹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武藝精深見識廣博;對外懂得人情世故,對下面的人要求甚嚴,卻也會和他們打交道,保持禮貌關係。有名氣,代表道上的人會買她的賬;武藝高見識廣,表示跟著她可以學到很多;要求多,所以出得了師門就是一種肯定;懂得人情世故,就會適時幫著下面的人。說她像丐幫,是因為她沒有名門正派典型的高傲或距離感,總是可以把姿態擺得很低。這些是她的優點,至少就我看來來說是這樣。

但她畢竟是有些根深蒂固的觀念,加上有點年紀,某些固執會讓人抓狂。你知道,上了年紀的人常常這樣,一旦認定如何如何,也不管對錯,別人好勸歹說,都沒辦法改變她的想法。例子如何地多這裡就不爆料了,免得人家坐實我藉機報復的嫌疑。有個很經典的例子是從別人那聽來的:她因為電腦方面很不行,常常害怕資料無端端從硬碟裡消失,又不知道問題出在哪;有一次一堆人在她家聚會,剛好她要搬動電腦,就要大家幫忙。怎麼幫呢?所有機件的電線都不能拔,一串連一串的就這樣搬,因為她深信任何一條電線一旦拔掉,就會對硬碟裡的資料造成不可挽回的傷害。

夠誇張吧?

但是她的缺點中對學生們最大的傷害,是跟她私交越好的學生,越容易被她濫用這種私交。我的意思是,她往往會因為和這學生的這種私交所產生的親密感,混淆了她需要在這學生身上投入的指導責任,常常和他們弄些有的沒的事情,反而在指導論文這種對學生來說最重要的事上拖拖拉拉。有幾個跟她走得特別近的學生,為她這種習性受害頗深,不明不白地拖延論文進度。這些人多半是能跟她用母語也就是西班牙文交談拉近距離的人,而我因為西班牙文就只會那幾個單字,到目前為止算是受害最小。但因為長時間近距離觀察,已經感覺出來這種趨勢。

這是跟著老師求學多少要付出的代價。在研究所攻讀學位,特別是要寫論文的那種學位,和老師之間有點像女追男的倒貼關係。因為是自己倒貼上去的,第一時間就佔了劣勢,所以維持有點距離感的親密關係就極端重要。如果對對方太好,什麼都滿足對方的需要,啊就已經是倒貼了還什麼都順著人家,他就會不知節制地拿翹,隨便來,因為他完全失去那種保持距離感需要的那種相敬如賓。但是尺寸如果拿捏得好,自己雖然居於下位,卻也能主動掌握進退,讓對方有何時該輕鬆何時該認真的警覺性。

我不是說我老闆對學生完全不認真,只是她都把認真的力氣用在不是指導論文的地方,比方說辦個研討會啦搞個企劃案啦什麼的,把親信都拉進來一起做,而且一直做一直做,做到忘了她學生還要寫論文、她還有論文要看要指導。縱然她的強勢風格可以動員學生參與學術圈其他環節的運作,但是對學生來說,畢竟各個階段有各階段的首要任務,這種優先順序,學生自己應該比誰都清楚。

2 則留言:

41 提到...

這篇我覺得的真好。
提醒了我不少東西。
師生關係畢竟難就難在他還是不能輕易的劃分成「老闆/員工」關係。
所以老闆/老師 角色的多面向,讓我這些歲月裡聽許許多多老師自覺/不自覺 誤用/濫用學生的故事,
不過,啊...突然覺得伺候老闆賺取薪資在這種故事之下,「老娘不幹了」,真是頭腦簡單的人的一大救贖。

轟ㄟ專用 提到...

這大概是出外吃頭路的好處吧
說一句不幹了,就能拍拍屁股閃人
但也要小心別惹錯老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