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20, 2014

看片小記 全面突襲2:拳力進擊 (The Raid 2: Berandal, 2014)

兩年前異軍突起成為動作片版圖新秀的《全面突襲》(The Raid, 2011),此番推出續集,代理商與片中英雄拉瑪一樣帶種,擠在好萊塢租界區的暑假檔期,似乎自信滿滿。此續集稍早在各地上映的氣勢確實驚人,在IMDB網站灌進一萬七千張票,得分竟還有近九分的成績;給分吝嗇得多的爛番茄,影評總平均也給到八成分數。究竟是有多厲害?

作為驚喜爽片的續集,《拳力進擊》毫不囉嗦,故事接在第一集的警方的大廈攻堅行動遇襲血戰後展開,正氣凜然且打不累的拉瑪,此番受徵召到黑幫老大班剛手下臥底,務要掀掉這包山包海且黑金伸進警界、紮根已深的大黑道。與此同時,黑道世界中也有內憂外患,面對日本黑道長期經營而必須維持亦敵亦友的競爭關係、以及本土後起之秀畢嘉的威脅,加上獨子烏可亟欲上位,這場警匪捉迷藏的玩命遊戲同時也是黑吃黑的風暴。電影的開場還玩了一小段非動作片格局的風格化攝影,以遠景俯瞰鏡頭的大片甘蔗田擠壓真正在推動劇情的人物,製造壓迫性的視覺與心理,並反襯隨即接續的黑幫行刑戲碼。

不過,從片名的字卡上完後、也就是拉瑪現身導入正戲開始,就是全面服務武打動作設計的典型暴力美學了。在快狠準的首集佳作之後,掌握純正血統動作片決不遜於亞洲一流武班的英籍導演Gareth Evans,續集竟端出長達150分鐘的大菜,並且血腥同步加碼到幾近惡搞,從拳拳到肉演進為幾乎是拳拳濺血,頗有《忍者刺客》(Ninja Assassin, 2009)的奇趣,卻更像是對昆丁塔倫提諾的仿B級片經典《追殺比爾》(Kill Bill, 2003)致敬。有那麼一時幾刻,我都被那接近虐殺式的打鬥給弄得不舒服了起來。然而華麗的拳腳、兵器與飛舞的血漿彷彿也會有疲乏之時,拉瑪此番遇上的沉默是金大魔頭,在片尾的大亂鬥到後來,已明顯感覺到動作渙散遲鈍,比試意味多過打鬥。這當然不可能是演員打到疲乏所致;究竟應作何解,我也說不明白,只能說站在觀影的立場,等了兩個半小時結果等到比劃半套的血戰,不免有些掃興。

全片的兩大敘事軸線並無任何驚喜,拉瑪的臥底幾乎未逢任何暴露身分的驚險遭遇,白白浪費可運用的戲劇張力,拉瑪從未有認同/身分的掙扎,這點也自然遠遠不及香港警匪片對臥底的深刻省思。至於雙重黑吃黑的部分,親子逆倫或世代的地盤篡奪,也都是可完全預測的故事走向。其中唯一「不合常理」之處大概是日本黑道,竟然謹守強龍不壓地頭蛇的職場倫理,在雅加達黑幫內鬨瀕臨瓦解之際並未順勢接收地盤,而是在受到畢嘉突襲、有了報復的正當理由後才終於出手。說穿了,《拳力進擊》劇情沒有可觀之處,倒是靠流暢敘事與節奏清楚的武打動作場面,支撐全片的可觀性。當然,這樣的爽片自是不會自討沒趣地說教,不過仍舊安插了首集的修羅瘋狗回鍋,這回有了個名字叫做科索,卻讓他成為落水狗,流落街頭,最後遭到集團上層出賣,成為黑吃黑的的祭品。從瘋狗到科索,從集團第一打手到集團最理想的犧牲品,他的出場竟然只為了讓老大得以剝削他最後的利用價值,竟爾成就了本片唯一的道德訓示:再好的角色/人物,終究不過是上位者(老大、編導)的遊戲籌碼。

2 則留言:

L.Melville 提到...

撇開劇情不談,這片的武打戲讓人嘆為觀止。

轟ㄟ專用 提到...

ind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