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18, 2011

轟弟大婚 (上)

上星期轟家有兩件震古鑠今的大事。首先是星期一轟媽大壽,其實我們沒有特別慶祝,只是所有人把當天晚上都空出來,一起去我們家常去的海鮮館用餐。由於當時距離本家另一件大事很近了,所以大家有種抽空吃飯的興奮,那種結合喘一口氣的輕鬆和許多事待處理的緊張的氣氛很微妙,但飯桌上杯觥交錯相談頗歡。大家開心我也開心,因為我只專心吃我的蝦蟹魚湯,到底壽星是不是每道菜都嚐過了,其實我也不知道。

另一件事就是周末轟弟與LC的婚宴。前情提要:轟弟和LC早在三個多月前就到台北地方法院登記結婚了,但鄉親都曉得,沒有正式請過喜酒,在我們的習俗中是不算真正結了婚的。所以啦,從兩人宣佈要結婚的那一刻開始,LC家那邊如何我是不知道,但轟家這裡從轟爸為基準點就動員起來了。雖然轟爸轟媽還是將這喜酒統稱為結婚,但我自始至終都用婚宴兩字做區隔,以正視聽。

辦他們的婚宴,轟爸簡直如臨大敵,轟媽也非常亢奮,每次轟弟剛好回家吃飯,飯桌上的話題必定跟婚宴有關。很不幸,轟仔我對結婚興趣缺缺,更何況辦喜酒的也不是我,所以講到結婚就惦惦吃飯,專心當聽眾。原來老人家不打算玩太大,喜酒作半套的就好,但LC家長們興致高昂屢屢加碼,轟家的飯桌話題也就有越來越多關於婚宴的細節、程序、以及無數我聽也聽不懂的技術性題材。他們要來真的。婚宴選在三月十三星期日,在西門町的國軍英雄館晚宴。時間越逼近,轟爸跟轟弟兩父子就越焦慮,需要交換意見的次數就越多,因為許多溝通上的障礙而造成的枚枚角角也多。絕不誇張,到了最後幾天,轟弟因為舉家搬回樓下(爹娘幫他們準備的新房),都會上來全家共進晚餐,光聽他們兩父子的對話,你真的會以為那是三軍聯合作戰演習!

那,這麼緊張刺激的節骨眼,轟仔我都在幹嘛?吃飯上班看電影啊!日子總是要過的啊!但我說真的,許多事情看在眼裡,還真是太有趣了。從我近距離的觀察,加上婚宴花樣越玩越齊,真的有進了大觀園的讚嘆。說來要感謝LC媽謹守傳統的堅持,許多婚禮的習俗好久都不曾看過了。打從半個多月前就開始聽到許多好像聽過看過、卻又似懂非懂的婚禮習俗。這裡只列舉三四:像是婚禮當天新人的臥房要緊閉,進洞房前不得他人進入啦;過門前要找一位童子去新人的床上跳一跳啦,還要拿個小馬桶上去坐一下啦;要買哪種糕餅啦;洋人那套婚紗禮服也要訂做備齊啦,禮車要用的配件也要準備啦;花啦酒啦氣球啦紅包袋啦,禮桌招待的人員安排,等等等等,樣樣都不能漏掉。

這時候就不免想起那世代傳唱的經典名句,「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韀,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

特別感謝表妹青七尺昂藏的夫婿義全程擔任非御用專業攝影師

因為這次是親弟弟出嫁(都一樣啦!!),所以親哥哥我理所當然要身兼伴郎加禮車司機;也因為這樣,所以婚宴當天早上從到基隆迎娶開始,就接二連三見證了傳說中的迎娶儀式。雖說整套迎娶從禮車上路就算開始了,不過第一場重頭戲其實是禮車到達新娘家門口的那一刻。首先女方先在家門口(大樓樓下)放串鞭炮,然後會有位花童捧著一個盤子,上面盛兩粒橘,讓新郎摸了橘、給了花童紅包,才算是揭開迎娶儀式的第一幕。進到女方家門那一刻起就精采了,那邊顯然有備而來並且期待已久,硬要轟弟過五關斬六將,從十點進入女方家門,該問的問題也答了,該刁難的硬橋硬馬也折騰了,竟然到了快十點半才讓他進到LC房裡,把新娘接出來。而我們這些伴郎們在等著新郎困在新娘房中闖關時,也有我們的小小節目,讓女方招待包子和蓮子桂圓湯,說是「早生貴子」和「圓圓滿滿」。

為甚麼需要早生貴子和團圓的人是我們而不是新郎呢?

總之,大約又過了十分鐘,新娘人接出來了。LC媽領著新娘到客廳坐下來,也端了一小碗蓮子桂圓餵她吃,邊餵眼淚就掉了下來;隨後新郎領著新娘跪別爹娘、家長在他們脖子上別上金鍊子、新人再跪別家族長者,觀禮眾姑娘再一陣哭哭啼啼、你擁我抱後,終於有人問我們需要幾點到達男方家,然後就開始一陣忙亂,安排回程人車座位。出發時還有一套儀式,新娘上車時,一手要持把扇子、另一手要拿篩子,負責監督整套儀式的先生(我不認識)還分別囑咐我和新娘,禮車上路那一刻,他會再點一串鞭炮,而新娘要把篩子還給家人、把扇子丟在地上。然後我們就上路了。

禮車上也有規矩,比如說新郎新娘的車只有他們能坐(雖然我們只有在往返基隆的路上把持住這點);新娘在車上絕對不能回頭;還有,新人在車上時,禮車也絕對不能倒車。要遵守這些規矩是沒那麼難啦,而且回到轟家後一切程序就簡單速捷多了,拜見爹娘、拜見大伯(就是我嗚嗚嗚)、祭拜祖先,結束。不過到家門下車前有個好玩的小插曲。新娘下車前,一樣會有花童端著有兩粒橘子的圓盤來迎接,要新娘轉轉橘子發紅包,才能下車。擔任花童重任的,自然是前一天就來、已經跳過床坐過紅馬桶的天王花童林小愚。即將堂堂兩歲半的小愚兒,伶牙俐齒聰敏活潑,卻慧眼不識上了妝的LC,表妹青呵護著心肝寶貝小愚一步步走到車門前,一字一句教他說「來,叫舅媽,舅~」

只見小愚看著裝上假睫毛臉上塗了厚粉的LC,退了兩步,危顫顫地說「ㄐ…ㄐ…這是誰~?」

一對新人和小愚的媽都入鏡了,就是不見萬眾愛戴的大王小愚

3 則留言:

弓義 提到...

好期待第二集,先借我轉貼到FB上。

41 提到...

下集下集(敲)...

轟ㄟ專用 提到...

感謝支持,下一發即將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