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12, 2012

2012金馬奇幻影展之 奪命金 (2011)

《奪命金》在開場後短短五分鐘內,拉出三組看似並不相關的人物與故事線:場景一,督察隨警方來到案發現場,擁擠簡陋、地板沾著血跡、四周卻又作息如常的單身房宅內,顯然發生了爭執打鬥。場景二,督察隨即來到一間全新的大樓公寓,新婚妻子與仲介正等著一起看房,妻子興奮地不斷好評,仲介適時補上這房多好多好的說詞。場景三來到萬通銀行,銀行外親切的店員向來客說明一般儲蓄與投資業務的不同窗口,銀行內幾個投資理財專員正在開會,討論業績與如何繼續衝刺業績。

幾條看似沒有關聯的故事線,將會在接下來的九十分鐘漸漸拉近、收攏。乍看之下,這種將四散各處的故事線交叉收網的招式,確實是杜琪峰的手筆,而本片中圍繞著警方辦案、庶民生活、以及黑道百態的故事,也傳承了杜氏劇情片的風格。但其中卻又有甚麼地方有點陌生:為什麼在萬通銀行的場景,要拉出這麼長的故事?為什麼杜琪峰要我們看這麼多關於投資理財的術語、並且不厭其煩地透過Teresa(何韻詩)之口,演練投資基金的步驟。

隨著坤哥藉壽宴斂財、鍾原以大筆現金存款來放高利貸、還有凸眼龍靠買空賣空牟利、火爆森以苦幹實幹的資源回收穩健累積財富,這些接續閃現的插曲逐漸使我們明白,將這些大小故事線收攏的,是2010年香港暴落暴起的投資市場、尤其是股市經濟。二十一世紀的前十年,見證了全球化經濟最夢幻、也最驚悚的趨勢:中國以「世界工廠」之姿帶動整體開發中國家的躍進,並加速已開發國家的資產積累;金磚四國加上杜拜卡達的崛起,投資榮景可期,致富契機遍地。然而,未及數年,全球化經濟的泡沫化速度比其積累更快,一瞬間美國從汽車業到金融業近乎解體,大小弊案惡性倒閉頻傳;好不容易才熬過2008,奈何2010年的歐債危機根本不讓人有任何喘息放鬆的機會。

這個全球化經濟泡沫崩解的時局與全香港上下的集體焦慮,即是《奪命金》的故事背景。以往總是由警匪交鋒或黑幫百態來主導故事的杜氏作品,到了《奪命金》卻是由金融經濟來穿針引線,支撐起整部電影。經濟自由度領先全球加上政治自由卻不民主,百年來造就投機算盡的香港人,試圖從所有可能的營利管道得到由金錢所建立的安全感。對於那種安全感的索求越加激烈與直接,正代表金錢匱乏的時代焦慮已到達一個臨界點。而這種焦慮對香港來說之所以無比迫切,除了過去全球經濟的暴起暴落之外,當然也來自大陸經濟崛起以及澳門政府競爭的雙重威脅。不只小市民緊張,香港政府也現實起來。

最鮮明的例子出現在拜山華(張兆輝)的片段。拜山華在坤哥壽宴上,被西九龍警署以傷害罪嫌帶回警局拘留;阿豹(劉青雲)帶人四處籌錢,還找上回收紙板賺辛苦錢而小有財富的火爆森(黃日華),這裡又帶出沒錢的黑道連苦幹實幹的市民都會看輕的插曲。而當阿豹籌出保釋金而讓拜山華順利離開警署時,竟又出現東九龍警署的人員,以另一樁案件的名目,將拜山華帶去另一個警局,押走拜山華前,東九龍警署的官爺們甚至「提點」阿豹快去籌措保釋金。這段看似與電影本事無甚相關的安排,與片中其他的主故事線其實彼此呼應前後契合。它如同《奪命金》的每個子故事,精準扒出杜琪峰想要傳達的那種香港社會被眼花撩亂的投資/投機管道、還有全球經濟泡沫化邊緣雙重逼視下的高度焦慮,也道盡香港人經歷一整個世紀的殖民統治、進入另一個經濟自由卻政治不民主的「類」殖民時期下,不得不繼續現實、近利、掙扎求生存的悲哀。

杜琪峰說,本片題名直接挪用其首部電影,除了與故事若符合節外,也是要回顧三十年來的創作歷程。《奪命金》的英文片名Life without Principle,其反思下的迷惘、困頓,已呼之欲出。



*後記:杜琪峰幾乎是香港導演大出走浪潮下僅有的瑰寶,這次電影還必須藉影展才能得見,影展官網並強調本片極有可能不會在國內上院線。我感到不可思議,沒有杜琪峰,以後國內還看得到道地且優質的香港電影嗎?
**有關《奪命金》相關電影介紹可見維基詞目;杜琪峰創作本片動機的說法出處待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