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 02, 2018

菁英女力兵團

瞞天過海:八面玲瓏 (Ocean's Eight, 2018)

黛比通過了假釋聽證會,從新澤西州的女子監獄假釋出獄。在面試中她誠懇陳述道,自己已洗心革面、過往罪行誓不再犯、從此只過寧靜簡單的生活,卻在尚未離開監獄時,便和獄卒打理好接下來的走私勾當。黛比是神偷丹尼的胞妹,而她偷搶拐騙的神技毫不遜於兄長;待在牢裡五年多的時間,黛比謀劃一場史無前例的珠寶搶案:大都會博物館的年度晚宴,加上正進行的歐洲皇家珠寶特展。

上億珠寶與嚴密保安,黛比自然需要同夥;她需要老友露糾集七人團隊。黛比與露找來的夥伴有:過氣英國服裝設計師、頂尖駭客黑美人、眼手一流的珠寶鑑定印度娘、頂尖扒手亞洲妹、以及白人中產階級主婦的滲透高手。但黛比還有私心,她還打算一石二鳥,藉此機會報復曾出賣她、讓她蹲五年苦牢的前夥伴兼男友。

不論從成員組合模式、故事主題與架構、乃至情節推演來看,這好萊塢最卓越出色的偷搶拐騙系列番外編新作《八面玲瓏》都像極Steven Soderbergh近二十年前打造的絕佳娛樂作《瞞天過海》(Ocean's Eleven, 2001):節奏明快、層次分明、幽默俐落。但除了地點與偷搶對象之外,《八面玲瓏》與老大哥們還有一點非常不同。《瞞天過海》系列前三集主要場景多在拉斯維加斯的賭場,主要偷搶對像都是賭場大亨,偷搶成員也來自三教九流。而他們竊取賭場財富的方式相當老派,動用小道具或大型器械、化妝術、裝口音、聲東擊西的干擾技;這些最終成功的偷天幻日伎倆,無非是街頭魔術般的障眼戲法的放大版,相當忠於最手工層次的幻術。

但《八面玲瓏》顯得極為不同之處,是這群女人的組成與偷搶技。這幾名女子確實也來自五湖四海,膚色光譜大約只缺原住民與拉美裔;但她們有號稱美國東岸最強的駭客(還外掛個同樣有神技的妹妹),有出入上流社會的服裝設計師,有眼尖手利、南亞裔的珠寶鑑定師,有社會中堅的中產階級白人家庭主婦。至於黛比與露雖然同樣來歷不明,但兩場戲透露她們的不凡口技:在博物館盜珠寶的關鍵戲中,黛比化身德國女子,溜了一口俐落德語,而露則在拜訪/徵照顧舊時,秀了兩句中文。她們具備的不只是俐落漂亮的身手而已,她們具備的還是高科技網路技術、時尚設計、珠寶鑑定、中產階級品味、多國語言等高階社會資本,而這些都是二十年前的老派男性偷搶拐騙兵團所沒有、或未曾強調的。簡單說,她們是社會菁英(好吧,亞裔扒手只有偷天換日的街頭絕技作為參考,來歷始終不明)。前後二十年的光景,我們看到的是與時俱進的瞞天過海絕技,要能從世界級場館盜走稀世珍寶還要能全身而退,單靠街頭把戲已然不夠,你/妳的真材實料必須要是足夠的高階教育與專業訓練,最好是多聲帶、頂級駭客、品味高尚,最好還有絕佳演技,方能成事。

熟女版《瞞天過海》相較於老男版玩出新的趣味,它的結局彷彿也告訴我們,沒有一個女人是孤島,當所有女力凝聚起來團結合作,沒有達不到的目標,沒有行不通的騙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