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12, 2018

看片小記 親愛的初戀 (Love, Simon, 2018)

我在進戲院前沒特別做功課,只知道《親愛的初戀》早在兩、三個月前便開始宣傳,網路上討論度、期待度都一直維持很高,海報看起來也很討喜。在毫無心理準備的狀況下,發現這部片居然是好萊塢YA喜劇片,而且是相當照著標準套路走、卻打造出好萊塢第一部同志題材的YA喜劇作品。

賽門生在一個非常不特別的美國中間階層家庭,上有開明恩愛又幽默的爹娘,下有討人歡喜的可愛妹妹,在學校有三位總是混在一起的死黨,整天無憂無慮。只不過,賽門是個gay,而且他沒讓任何人知道。直到有一天,學校的部落格貼了一篇署名Blue的文章,以匿名的方式向全校出櫃。然後賽門私下和Blue開始email往來交心。賽門仍過著一如往常平凡又異常美好的高中生活,還非常「熱心」撮合身邊同學、好友;同時,賽門也不斷揣測這位溫暖又與他心靈相通的Blue究竟會是誰,是靦腆的劇場夥伴,還是可愛的餐廳工讀生?

以高中大學校園生活為核心的YA片,嚴格來說不是所謂的類型電影,卻是好萊塢極為重要的一種,姑且說是「片型」吧。YA片多為浪漫喜劇或插科打諢的嬉鬧劇,卻也常和驚悚、恐怖等類型混合;但更重要的是,YA片是非常美國的產物,其他電影工業很難學得來,就算學也拍不出好萊塢的味道。東亞有自己的校園電影,日韓體系與國片的校園電影各呼應台日韓校園文化的課題,但不論升學考試、情竇初開、體罰或霸凌,都展現和好萊塢YA片非常不同的體質與形式。《親愛的初戀》便充分發揮這美國校園文化的獨特性,並且結合好萊塢YA喜劇片特有的敘事模式,不但收攏刻板印象中常常出現的(核心)家庭價值、死黨怪咖、搞破壞或耍寶配角、真愛happy ending,甚至刻意渲染那樣板形象到了浮誇的程度。即使是對最制式樣板、最陳腔濫調的YA片來說,《親愛的初戀》都要做到多一分,和樂過頭的校園友善過頭的同學,慈愛過頭的爹娘親暱過頭的妹妹,就連死黨鬧翻和美國高中校園最危言聳聽的霸凌,在片中都只是蜻蜓點水般不起漣漪。乍看之下,賽門的生活確實是平凡不過,但這樣的平凡未免也太像美國超市會賣的那種零嘴,毫不起眼卻又甜得過頭。

或許非要做到這麼處處都多一分,才顯得出這部片的趣味。《親愛的初戀》顯然有後設敘事的設計,除了與觀眾直接對話—看片中驚鴻一瞥的歌舞橋段便可知—也是要反思YA片的公式。或者說喜劇本身就具備顛覆類型與既定模式的功能,片中賽門的家庭沒那麼像典型的美國家庭,過度細膩感性的父親與過度包容的母親,早超過「一般」的尺度;過度友善的校園環境,與其說是呼應真實,毋寧更是刻意打造出來的YA新模式。就這點來說,《親愛的初戀》確實有其後設趣味,要從同志愛情故事出發,去重探YA片公式;也因此,與其說這是一部關於同志題材的浪漫愛情喜劇,不如說它是一部關於YA套路的後設同志浪漫愛情喜劇。

而這樣的《親愛的初戀》最後也一定會端出甜滋滋、絕對性別友善政治正確的happy ending。太甜了嗎?或許吧。一點點酸楚都沒有的初戀,那面臨出櫃的深沈恐懼與孤獨幾乎無跡可循的同志青春,怎麼可能會是少年gay會有的生命經驗?一位男同臉友確實便在我的版上留言說,他不買單,沒可能那麼甜。好吧,確實是甜過了頭。但那又如何?如果好萊塢YA喜劇多如此,那《親愛的初戀》有什麼理由不行?作為好萊塢第一部同志主題的YA喜劇,《親愛的初戀》想要做的或許便是在耍點橋段設計的小聰明以及端出一碟碟的甜在心菜色的同時也告訴我們,真的,少男同志的初戀故事—相信少女同志的也是—和直男直女或許沒什麼不同;或者應該說,不該有什麼不同。因為正如賽門在一開頭便說的,這不過是個平凡人的平凡人生,平凡人的初戀故事。

*Alan Scherstuhl在村聲週報的影評對於本片在類型敘事的獨到之處有些不錯的說法,值得一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