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29, 2017

看片小記 凱特布蘭琪:宣言13 (Manifesto, 2015)

《凱特布蘭琪:宣言13》是國內院線難得一見純度頗高的藝術電影,該要感謝一人分飾12角、獨力扛起全片的頭牌凱特布蘭琪,讓此片得以引進寶島。此片以十三個彼此間幾無關聯、各自獨立、許多內容也無明顯故事的片段,回顧並反思二十世紀西方幾場重要的現代美學運動;舉凡未來主義、達達、超現實主義/藍騎士、普普藝術、觀念藝術,在片中一一點名。電影也透過建築、舞蹈等藝術形式,或是餐會、工廠、葬禮、感恩節家庭聚餐等場景,或演繹呈現、或嘲諷這些美學運動的精神內涵。


從片中反覆透過凱特布蘭琪及其分身的現身說法,該是要向我們演練藝術、以及藝術家的使命。由此來看格外有趣,我們發現片中的凱特布蘭琪們所複誦的宣言,即藝術已成媚俗、廉價的文化商品,還有藝術家應改造社會,藝術是一場革命等,在說的竟似是二十一世紀的現在進行式。我們因而領悟到,這部談論美學運動宣言的影片,其本身就是個宣言;它借用百年前現代美學之口,與當代藝術與世界進行對話,訴說當代藝術家的任務。藝術還要不要繼續自溺自戀並與世界脫節,自甘墮落地接受全球資本主義藝術市場的收編,玩著徒具形式意義與自我感覺良好的遊戲?還是要找回追求深刻人性感動、批判媚俗與逐利的初衷?

也就是說,《宣言13》在探詢的,與其說是「藝術是什麼」,毋寧更是藝術家能做什麼、並且怎麼做、從而追求藝術這樣的問題。

我在觀看《宣言13》時,忍不住也想起現代美學運動,尤其是超現實、達達等,有一部分也是對於工業文明整齊劃一、無盡重複乃至單調無生趣的反人性本質的回應。在工業社會逐漸吞噬人性及其原始創造力的二十世紀初,超現實與達達訴諸本能、夢境、瘋狂、不可名狀織物。如今,《宣言13》所處的二十一世紀初,對於被全球資本主義逐漸吞噬的我們,百年前超現實與達達的鏗鏘之聲還能撼動、打醒世人嗎?這個時代的解藥是什麼,相信無人能說得明白,但《宣言13》已試著開始思考這問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