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26, 2017

看片小記 羅根好好運 (Logan Lucky, 2017)

Entertainment Weekly在《即刻反擊》(Haywire, 2012)不甚大方的影評中提到,史蒂芬索德柏(Steven Soderbergh)喜好拍攝「過程」的故事。是以他最為知名的《瞞天過海》系列,全片都著重在搶賭場金庫的案子如何找人、策劃、執行、危機處理等細節;即使到了殺手逃亡題材的《即刻反擊》,故事依然是女殺手執行任務遭出賣、逃亡後尋兇復仇的過程。固然,當故事主題是事件的過程,過程本身也成為主題事件;不過,索德柏感興趣的是籌備事件的過程中各種細節與突發狀況等微觀趣味,至於結果如何,他往往並不那麼在乎。也是這個原因,索德柏作品越來越有開放性結局的安排,讓觀眾自行去玩為那呼之欲出的「真正」結局、以及那意猶未盡的樂趣。

所有人都看出來,索德柏反悔不再執導演筒之諾後首度回歸大銀幕的新作《羅根好好運》,根本是《瞞天過海》的鄉間版本。索德柏不常將故事場景移開城市太久;雖然《羅根好好運》故事以美國西維吉尼亞鄉鎮以及北卡州最大城夏洛特(Charlotte)為舞台,全片卻發生在公路酒吧、監獄、賽車場等場景,夏洛特景致無依入鏡。羅根一家受詛咒並綿延兩代,到了因跛腳而遭解僱的建築工人吉米,終於忍無可忍,夥同因在戰場受傷而左手斷殘的酒保弟弟、正在吃牢飯的爆破天才等一幫人,要洗劫當地NASCAR賽車場的金庫。

索德柏一反以往片中乾淨俐落的都會痞味,透過北卡、西維吉尼亞、約翰丹佛、鄉村歌曲等符碼,呈現有點南方、卻又不是太南方的另一種道地美國風情,倒是令我想起柯恩兄弟的一些黑色喜劇。但總要言之有物的索德柏,不會讓《羅根好好運》只是戲耍古怪趣味、最後又皆大歡喜的犯罪喜劇片而已。影評人Philip L.的導讀文清楚指出,《羅根好好運》從故事到電影本身,都是索德柏「以小搏大」的宣言。文中提到,索德柏在本片有一創舉,即跳過好萊塢大片廠的發行管道,以自己的製片公司、自行籌劃行銷,同時壓低製作成本,確保影片在海外版權的收入便能平衡支出,也就是說,電影無論戲院票房多少,只要賣一張票便淨賺一張票的營收。此舉不但讓索德柏得以充分掌握電影創作各環節的主導權,同時搭配營收均攤的機制,讓攝製團隊因低成本而共同承擔低酬勞所造成的「損失」,能在電影正式上映後依比例回收。說來有些心酸,索德柏並未企圖扳倒好萊塢,正如同片中一幫勢單力薄的鄉巴佬,也沒真的要整垮NASCAR;他們只是想為自己渺小、乏味、還遭到國家與財團過河拆橋的人生,爭取一丁點他們眼中的正義。羅根一幫終究不是《瞞天過海》的職業偷家,並未因行動成功而大富大貴,住莊園豪宅、開跑車、飲香檳;他們仍是在西維吉尼亞聽約翰丹佛、開破卡車、當酒保的鄉巴佬(red neck)。

但鄉巴佬仍成功賺了一票。至於索德柏,這實驗性的做法成敗如何尚難評估,能否一舉改變大片廠一世紀來稱霸好萊塢的產業生態也未可知,但良性刺激與後續效應該是有的,尤其對獨立製片在強檔片動輒上億美元的預算與以千計放映廳數等不斷膨脹的產業生態下要如何殺出血路,應該極具參考價值。

在《羅根好好運》中,一群落魄失意但各懷絕技的怪咖小人物,相中美國賽車產業重要賽道的年度盛事來進行瞞天過海的搶錢大計。銀幕下,索德柏也領著一群不墨守成規、敢衝敢玩的電影界菁英,單挑好萊塢這隻美國影業的龐然巨獸。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羅根好好運》做了一次有膽識、趣味盎然又精彩漂亮的示範。

*有關索德柏的創作模式、理路、以及《羅根好好運》的一些趣事,有篇隨性但頗具參考價值的訪談可以讀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