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08, 2017

看片小記 52 Hz, I Love You (2017)

2017雞年春節檔頗耐人尋味,商業片由國片與好萊塢各推出三部互嗆,雖然事後諸葛可看出《惡靈古堡:最終章》與《海洋奇緣》強勢勝出,就連第三名《關鍵少數》也贏過任何一部賀歲國片;據說國片首日票房開出紅盤的《52 Hz, I love You》後來落居第三,雖然至今仍在院線奮戰,卻已落居車尾,大台北票房才即將跨越千萬門檻。

自從2008年《海角七号》平地一聲雷撼動整個寶島影壇,三年後兩部《賽德克.巴萊》(2011)不但再創票房奇蹟、也在金馬獎為國片揚眉吐氣後,魏德聖就被視為新世紀國片救世主。若再加上2014年由他督軍的《KANO》,魏德聖幾乎就是票房與口碑双重保證,觀眾欣然捧場、戲院也樂於排檔期。這是光環,但也是詛咒;除了魏德聖他自己,恐怕只有李安才能理解那種集伊國目光於一身、觀眾片商與影評人皆引頸期盼的壓力。

休息五年的魏德聖,從暑假檔轉攻賀歲片,推出《52 Hz, I Love You》,從預告片裡群集國內年輕音樂人看來,就擺明這會是一部音樂電影。國片並無歌舞片、甚至音樂電影的傳統,比較接近的例子可能只有《七匹狼》(1989),而那也是近三十年前的事。《52 Hz, I Love You》有些遊走於音樂電影與歌舞片之間,更瞄準情人節的時機,故事以小心花店的小心開始,年過三十而樂天的小心想往愛情卻仍單身;同時,在麵包店做巧克力的小安暗戀著名花有主的蕾蕾,同樣是單身。這天是西洋情人節,花店與麵包店都排滿外送訂單,而花店也接連迎來參加台北市聯合婚禮的同志伴侶、以及打算在這天晚上的燭光餐桌上向蕾蕾求婚的游大河。而蕾蕾也有自己的心事,她一直為不切實際、成天坐音樂人白日夢而負債累累的游大河而痛苦不已。情人的專屬節日,故事主人翁不是單身就是鬱悶,只有天真的人是快樂的。而單戀的人與樂天的人,就在外送過程中的台北街頭碰了車,他們的命運也碰撞了。

《52 Hz, I Love You》從開場的長篇歌舞以及後來的故事,就心無旁騖地曲曲歌頌愛情,到了使力過度的地步。魏德聖在這部片吹擂歌舞與愛情的方式,大約如同他在片中過度使用電腦特效:歌頌愛情要不畏肉麻露骨;歌曲要塞滿電影,110分鐘的篇幅裡沒有歌曲或音樂的片段可能只佔全片的三分之一;電腦特效要盡情使用,飛過的麻雀路過的貓、騎腳踏車經過的路人甲、乃至於瑰麗的晚霞,都用電腦數位潤色鑲嵌。這樣的影音安排很像過年,什麼都要做好做滿做過頭,滿溢的聲光與《變形金剛》相去不遠,很有影音轟炸、讓人消化不良的副作用。也或許因為身兼編導的魏德聖特意將音樂與愛情塞滿影像,也有可能是因為他不知節制調度,使得《52 Hz, I Love You》的前半段成就了華麗音樂但犧牲了故事,太用力歌唱愛情使得本片前半部顯得矯情,就像開頭歌舞片段中的老詩人管管,在現場眾人的慫恿——其實是半脅迫性的鼓譟下,向伴侶下跪獻花。要這樣的作品在此時反思情人節與商品操作的媒合關係,想來是太苛求也太掃興;但是,如本片開場這般歌詠情人節與愛情,不但過度天真濫情、也太強迫推銷。

這樣令人難堪的不適,讓我在《52 Hz, I Love You》的前半段幾乎如坐針氈。事實上我早在開場的那一支歌還沒唱完就已經放棄魏德聖。至少我是這麼以為。但魏德聖畢竟有真材實料,電影從小心與小安撞車邂逅那一刻開始好轉,故事不再單純地圍繞著虛無飄渺的愛情口號與空洞的歌曲團團轉,而更具體扎實、也帶有更多細膩與曲折地構築小心與小安、游大河與蕾蕾兩條故事線。雖然我們對這些人物的各個性格面向依然認識不多,但至少兩組人物的化學作用順利變化啟動,兩條故事線也在緩慢推動中逐漸收攏合流,所搭配的歌曲也相對生動多了。當然,魏德聖昔日合作夥伴輪番露臉,從范逸臣、馬念先、應蔚民、到馬如龍、田中千繪、林曉培等,為觀影帶來不少趣味,最後在牛排西餐廳的大合唱更將故事成功帶入高潮。後半部《52 Hz, I Love You》的悲喜交織與圓滿結局總算有將前半部的七零八落與造作濫情稍微補救回來。

《52 Hz, I Love You》是標準的台北愛情故事,乾淨、明亮,有獨特的文青小清新,而且彷彿只有國語/北京話通行。這個範式在過去十年來的國產商業片幾乎成了顛撲不破的定律,魏德聖既然無意推翻,那麼故事本身也就無甚深刻可觀;而本片敗也音樂、成也音樂。魏德聖是相當有膽識的導演,以史詩規格將台灣原住民的抗爭歷史拍成超大型商業片;他也在幾無前例可循的狀況下拍了國內第一支音樂電影,而且所有重要角色都啟用音樂人來擔綱。本片幾乎可說是年輕世代小清新樂手的同樂會,令人驚喜的是他們的表演都在水準以上,引人發噱、同情、憐惜、熱血沸騰,屢屢牽動著觀影情緒。比較重量級的歌手如金曲金音加身的舒米恩棉花糖,飾演愛做夢又專情的游大河;宇宙人主唱小玉飾演巧克力師傅小安,既靦腆又高帥,極有發展表演事業的潛力;小男孩主唱米非飾演蕾累,是當中最陰暗的人物,幾乎整部片都愁眉苦臉,表演壓力堪稱最重。棉花糖主唱小球飾演的小心是全片的靈魂人物,戲份最吃重,表演難度也相當高,但小球詮釋起來渾然天成,完全演活這位活潑爛漫、淘氣刁蠻、心裡住著小女孩的輕熟女;若不是小心這角色根本為小球量身定做,就是小球根本戲胞天生、是個前途無量的表演天才。這些實力無須懷疑的歌手,再加上客串的范逸臣馬念先等音樂界前輩,讓這部音樂電影對樂迷來說著實是音樂饗宴(至少後半部是)。

今年春節檔總共有兩部音樂類型的商業片同場捉對,因甫出爐的奧斯卡獎提名打破歷史紀錄而再度上映的《樂來越愛你》強勢回歸,不知是否也因此搶走《52 Hz, I Love You》的一些票房。總地來說,這次三部國內賀歲片到目前為止,上映第二週的表現都有欠理想,讓三位近年(重新)竄起的大頭盡皆顏面無光。魏德聖的嘗試大膽,無奈沒能打造出應有的效果;陳玉勳苦心經營且頗富層次,但戲謔與深度之間拿捏有欠火侯,兩者都無法吸引觀眾買單,頗為可惜。最難堪的大約是豬哥亮,終於禁不起同一套笑料反覆剝削,動輒上億的票房神話至此完全破滅。《52 Hz, I Love You》能否尾盤拉回再造票房奇蹟,現在下定論還嫌太早,但本片的小品格局與半場好戲相信是無法與兩部《賽德克.巴萊》相提並論;即使如此,魏德聖的努力與創作勇氣,國內觀眾不應吝於給予鼓勵與掌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