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30, 2016

看片小記 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 (Rogue One: A Star Wars Story, 2016)

當《俠盜一號》預告出現時,也許有些星戰迷會像我一樣感到些許失落,因為其中沒有任何熟悉的身影,緊接著感到困惑與憂慮:它還是星際大戰系列的一部分嗎?還能延續一年前《原力覺醒》再造驚嘆與票房奇蹟嗎?但我們說的可是星際大戰。若《俠盜一號》有問鼎感恩—耶誕節檔期乃至2016年北美票房的實力(雖說多莉總動員的霸氣難以撼動),絕對是因為它有無比強悍的後台。單憑片頭第一個畫面的盧卡斯字樣商標,就已表明本片可是星際大戰系列子弟兵,號角響起,光是站出來的氣勢就足以讓任何好萊塢強打、哪怕是復仇者聯盟忌憚三分。

核心人物與故事主軸幾乎脫離原來七集星際大戰而獨立的《俠盜一號》,時空背景設定在1977年第四部曲以及2005年第三部曲《西斯大帝的復仇》之間,已投靠黑暗勢力的黑武士,在帝國撐腰下開始建造後來稱之為死星的超大型毀滅性武器。電影的開場是負責設計與監工建造的工程師蓋倫.厄索因理念不合而攜妻女避居在荒涼的星球,監督死星工程進度的軍官昆尼克領著帝國追兵來到厄索家門前,要脅蓋倫回去完成死星建造的計畫,過程中誤殺蓋倫之妻,但獨生女琴則躲在秘洞中,被反叛軍領袖索帶走扶養訓練。轉眼間十多年過去,長大的琴厄索因故遭囚禁,而在解送過程中得到反抗軍營救,在反抗軍基地遇上情報員卡西恩;兩人得知蓋倫在死星裡留有重要破綻的關鍵情報後,決定要偷取死星設計圖。途中,卡西恩與琴陸續加入冒死將情報帶至反抗軍的飛行員以及兩位背景不明的武士,一行人踏上竊取死星設計圖的險途。

《俠盜一號》的故事主線只有一條,但花了相當力氣鋪陳並且陸續帶進各人物,也沒有前三部曲令人傻眼的丑角或濫用電腦特效的毛病,使得兩小時餘的片長並無冷場,足見本片作為星際大戰系列的外傳,卻未因此小看自己,反而更謹慎細緻。本片比較大的問題出在人物厚度不足,卡西恩、飛行員等人在整個任務中很是關鍵,卻沒有足夠的故事交代其背景,使這兩位關鍵人物顯得性格單薄;另兩位重要的配角,分別由甄子丹與姜文飾演的持刀與持槍兩武士,除了發揮「中國因素」的市場作用外,似乎沒發揮太多該有的銀幕魅力,同樣可惜。更重要的是,包括琴厄索與卡西恩在內的這些人物所譜成的星際大戰故事,終究沒能成就任何傳奇英雄或輝煌功業。他們之中沒有人成為絕地武士、也沒有人成為反抗軍領袖;片中最後,死星設計圖交付到莉亞公主手上的一幕,清楚說明了俠盜一號任務已然完成,人物與故事都將回歸星際大戰正典。

看完《俠盜一號》一時之間覺得若有所失,期待中星際大戰壯闊無邊且魅力無窮的英雄傳說並未出現。但細想之後,我有另一個心得:或許沒有英雄與傳奇光環正是本片想要傳達的重點。《俠盜一號》講的是一組小兵敢死隊的故事,其任務注定有去無回,整個俠盜一號的成員最後全體犧牲固然令人神傷,卻也稱不上壯烈。也因此、或者說正因為俠盜一號成員最後都犧牲了,他們可能成為傳奇,卻不會是讓傳奇持續昇華的英雄。他們頂多是無名英雄;同樣的道理,作為一部系列電影的作品,《俠盜一號》也注定要是星際大戰故事宇宙中的孤星,隨著死星設計圖交付給反抗軍後完成使命,將英雄與傳奇的奪目光環交付給即將登場的莉亞公主、韓索洛、天行者路克。

我想,這該是《俠盜一號》的內在意義,也是它在至今八部星際大戰電影中最特別之處。它在帝國與反抗軍兩大陣營對峙的浩瀚宇宙中,說了一個沒有貴族血脈、沒有原力天賦、都是小人物卻一起完成了不得的事業的故事。

*Bilge Ebiri在村聲雜誌的評論相當值得參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