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03, 2016

看片小記 星際爭霸戰:浩瀚無垠 (Star Trek Beyond, 2016)

星艦系列問世半世紀的最新作品《浩瀚無垠》絕對是今年最低調的好萊塢強檔。一直到電影上映前,我從未在戲院裡看過本片預告,也從未讀過本片相關報導,即使是近年來已沒那麼勤追電影動態,但《浩瀚無垠》姿態放到這麼低也實在令人納悶。影響所及,本片的北美首週票房也不太亮麗,後勢如何仍未可知,但恐怕會步上《X戰警:天啓》的後塵,成為新世紀重啟系列以來影片規格與票房表現落差最大的作品。

《星際爭霸戰》系列有個特色,雖然故事的整體歷史弧線與主人翁的年齡與人物關係等生命進程相符應,但每集都是各自獨立的故事,彼此之間沒有必然關連,也因此能分別觀賞、沒有銜接上的問題。最新作《浩瀚無垠》找來將《玩命關頭》系列推上全球賣座鉅片的Justin Lin執導演筒,不明就裡者如我會以為星艦系列迷信大牌,手忙腳亂找動作片大導來砸錢砸戰艦了;其實似乎不然,偶然讀到的英國雜誌Total Film報導指出,原來Justin Lin童年從台灣移民到美國時人生地不熟,在電視上的重播星艦影集找到慰藉,從此栽進企業號遨遊銀河的科幻世界。報導也提到,Justin Lin光榮上陣接棒執導星艦最新續集時,距離表定開拍只剩三個多月,而劇本連第一頁都還不見蹤影;加上連續將《星際爭霸戰》(2009)與《闇黑無界》(2013)點石成金的票房金童J.J. Abrams跑去拍他最愛的《星際大戰》系列新作,以及最經典的史巴克代言人Leonard Nimoy在《浩瀚無垠》開拍前辭世,種種變數都成為Justin Lin與星艦系列的挑戰。

在這麼急迫的時間內(從開拍到上映不到一年半),別說是《浩瀚無垠》這等規格的好萊塢強檔,就算是一般的A級片,能拍出四平八穩的成績已屬難得。或許也是對於這些變數與急迫性的回應,Justin Lin頗有破釜沈舟之勇,決定將《浩瀚無垠》視為有別於《星際爭霸戰》與《闇黑無界》的系列新起點,而非三部曲的終章(為了不破梗,怎樣的破釜沈舟就請好奇寶寶們進戲院看了)。本片精神與故事架構依循前作,寇克在史巴克、烏胡拉、蘇魯、老骨頭等人輔助下領導企業號,以友善、天真的樂觀進取探索銀河的未知邊疆,過程中遭遇能力強悍逼人的超級大反派,並顯然對星際聯邦有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寇克一行人面對足以覆滅銀河的強大威脅,必須放下成見、破除隔閡,接納、包容、團結等道德訓示自不在話下。電影的第一場戲,寇克帶著神秘的古兵器到某星球擔任親善大使卻搞砸任務的驚險喜劇,便拋出全片關鍵、即功能與破壞力不明的古兵器。這外表毫不起眼的兵器立即引來長相非常醒目的異星人克羅強奪,也因而為企業號與整個星際聯邦帶來無比兇險;當然,兵器本身究竟為何並不重要,重要的(永遠)是恨星際聯邦入骨的克羅究竟是何方神聖、何以有恨、如何擊退以拯救企業號成員等。

當然,最後反派必然會被制服,但制服的過程有段對話令我忍不住尋思。片尾的關鍵對決中,寇克對克羅曉以大義,意思大約如是:莫再仇恨,也不要再求戰;銀河各星球已組成星際聯邦,已經沒有戰爭了。此時的克羅,臉上神情除了憤恨,也多少帶了錯愕。如果說《星際爭霸戰》系列可視為光明天真版本的美式帝國主義的體現,那麼寇克的曉以大義就是美帝文化走向全球化的二十一世紀註腳。不論曾經多少殺伐、流過多少鮮血,一切都結束了。戰爭結束了,敵對也結束了;我們贏了。但「我們」是誰?贏得的又是什麼?是和平嗎?誰的和平?一連串的提問會將我們帶往星艦故事宇宙較少論及的黑暗面,那就是如果星際聯邦這麼美善,那麼在這個沒有人是天生邪惡的世界裡,為何總有人對它不滿,質疑它的合法性?寇克短短的一句話所暴露的,是他—或者說星艦的作者、乃至於好萊塢與美國—毫不猶豫地接受了星際聯邦所象徵的政治權威與價值,並且期待所有人—當然包括觀眾—與他站在同一邊。《浩瀚無垠》一直到了片尾,才給少得可憐的三分鐘,讓克羅有機會說說他的故事,為何他會對星際聯邦懷恨在心;換句話說,身為觀眾,我們毫無機會細究與體察克羅的心理,就輕易被寇克與星際聯邦理所當然的正義感給收編。包裝在全球化大衣下的美式文化/資本帝國主義,大抵是類似的運作模式。

本片相較於前兩集,大約可以「四平八穩」來總結,沒有《星際爭霸戰》的活潑與餘韻,也沒有《闇黑無界》的驚悚。我以為,Justin Lin的野心在透過本片重整星艦系列的故事線,打造屬於他自己的脈絡,正如同他在《玩命關頭》系列的玩法,以番外篇《東京甩尾》為觸媒,再連拍三部林詣彬口味、走出洛杉磯、家族色彩濃烈、從幫眾飆車升級為跨國飆車並劫富制惡的改頭換面《玩命關頭》。從《浩瀚無垠》第二場戲裡,寇克唸艦長日誌的獨白、畫面呈現企業號上成員相處三年的光景,已看得出Justin Lin著重大家庭的概念,從《玩命關頭》系列蔓延過來了;同樣的手足情深、彼此扶持的大家庭觀,因為克羅的出現而被迫分崩離析終又齊聚一堂、到了片尾的雞尾酒會那場戲,畫下完滿的句點。若Justin Lin能回鍋再造一部星艦電影,讓他在科幻類型再跨一步,或許能看出他童年的心靈寄託在他施展影音魔力的作用。



*延伸閱讀:英國雜誌Total Film褒貶參半的影評;娛樂週刊(Entertainment Weekly)較為挑剔的評論;村聲週報(The Village Voice)的影評頗多讚美,但也洩漏不少劇情。有趣之處在於,EW的負評與VV的美言,其立論奠基於對星艦系列的本質或精神有完全不同的解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