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 02, 2016

看片小記 搖滾青春戀習曲 (Sing Street, 2016)

以《曾經。愛是唯一》(Once, 2007)與《曼哈頓戀習曲》(Begin Again, 2013)成功在文青影迷間樹立口碑的愛爾蘭導演John Carney,以其結合流行音樂與清新電影敘事的獨特魅力,回到故鄉都柏林,再次以他擅長的音樂電影格式,譜寫1980年代末期的青少年版音樂療癒故事《搖滾青春戀習曲》。

時間大約是1985年,都柏林仍在冷戰與帝國邊緣單調度日。轉學來到某天主教會學校的少年康諾,有對鬧分居的父母、彷彿搖滾樂百科全書的大哥、以及嗑書蟲姊姊。這間學校彷彿所有中學惡夢大全,變態虐待狂的督學神父,成天霸凌的老粗同學,自掃門前雪的所有同學,以及自認吃得很開、將成大才的瘦小男孩。這天,他在校門口看見帥氣女孩。他決定要追這位酷姐拉斐娜;他假裝自己是樂團主唱,搞未來派搖滾,要拍支音樂錄影帶,缺個模特兒,請拉斐娜來當女主角。這下為了把妹,康諾與自告奮勇當經紀人的未來大才戴倫,弄假成真要組個band了。

這個為了把妹而組團的故事聽來有點滑稽,但《搖滾青春戀習曲》卻正是認真且幽默得誠懇動人的音樂與戀情故事。本片也充分重現那個年代的都柏林流行搖滾音樂地景:當時的都柏林仍是英倫搖滾與美國流行搖滾的天下,愛爾蘭搖滾之光U2尚未推出傳世經典《約書亞樹》(Joshua Tree, 1987);杜蘭杜蘭(Duran Duran)如日中天、星船合唱團(Starship)快速崛起、而Hall & Oates的經典金曲Maneater正橫掃當地。美式流行文化殖民全球的利器好萊塢,也正以科幻經典《回到未來》(Back to the Future, 1985),令苦悶的都柏林青少年趨之若鶩。這些鮮明易辨的聲音與文化符碼,幫助我們清楚定位本片故事的時空背景,也令老樂迷得以重溫1980年代流行搖滾的神采。

當然,《搖滾青春戀習曲》仍是小屁孩把妹組團的青澀浪漫愛情故事。本片在不到110分鐘的篇幅裡,錯落有致地呈現康諾組團寫歌以及他與拉斐娜逐漸拉近距離的過程、也不忘帶出康諾的家庭問題以及根植於歐美社會的天主教會校園文化。編導皆出色的John Carney,不僅懂得巧妙編織搖滾樂與電影,更能夠以明快節奏與簡潔年輕的氣息,說出具有生命力與希望的故事。從《曾經。愛是唯一》到《搖滾青春戀習曲》,John Carney已分別與新秀、巨星、童星合作,成績都相當不俗,讓人好奇他下一步還會拍出什麼溫暖又熱血的音樂故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