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 22, 2016

看片小記 天眼行動 (Eye in the Sky, 2015)

這次往返英倫的飛機上看了好些部電影,大補之前嚴重落後的看片進度,其中有幾部相當不錯。這裡揀個幾部較有fu的一一分享逐部報告,先挑的這部頗有驚悚懸疑神采的戰爭片。

《天眼行動》是一部格局看似很小卻野心極大的作品,透過一次緝捕恐怖份子首腦的行動,來窺看反恐戰爭及其政治與到道德等問題。倫敦軍方追蹤藏匿在肯亞首都奈洛比的恐怖組織首腦,要緝捕這位英籍的恐怖份子回國審判;這場行動將由英國軍方主導,配合美國的空中偵蒐與爆破、以及肯亞軍方的滲透等支援。原該是簡單明瞭的軍事秘密行動,因為不斷出現的變數而瞬息萬變:兩位分別從英國與美國前來加入組織的少年,首腦藏匿的屋裡赫然發現兩位即將著裝進行恐怖攻擊的人肉炸彈,以及坐在僅僅隔一道牆的屋外叫賣麵餅的少女。也因此,務求活逮的緝捕行動,瞬間升級為人肉炸彈出門執行任務前務必立即將其摧毀殲滅、又要顧及無辜賣餅少女的轟炸任務;而因為這些變數所衍生的不斷升高層級的戰略與政治考量,更使這場行動的攻擊指令,必須經過更高層官方的多方與來回詰問和激辯。

本片片中這場節外生枝、急轉直下的軍事行動,發生在短短數小時內,幾乎等於電影的真實時間長度。不到兩小時的篇幅,卻塞進緊湊驚人的情節與令人喘不過氣的戲劇張力,絕不僅止於以上情節的貢獻。首先,《天眼行動》故事的細膩安排,呈現出英、美、肯亞三國聯合的軍事行動,乃三組相互支援的團隊:英方的戰略指導與戰術指令,肯亞的前線偵蒐與支援,以及美方的情資彙整與武力攻擊,彼此環環相扣、緊密互聯。同時,從緝捕行動升級為轟炸攻擊,並且自從賣餅少女出現而使行動每有變數時,英、美、肯亞三方的不斷來回溝通協調,不僅涉及軍方內部的指揮層級,也必須即時聯繫因公旅外的英國外長、美國國務卿、以及坐鎮白宮的軍事法律顧問等行政首長。為了投一顆炸彈所涉及的,除了衛星定位瞄準以確認並達到最精準的破壞、以及避免任何不必要的損傷,才能迴避所有可能的爭議。

《天眼行動》如此著眼於描繪攻擊發動前的變化、交涉、與賣餅少女,背後所推銷的西方人權觀或許難信服人,但明眼人皆知那並不是重點。本片重點在於二十一世紀英美西方所主導的反恐戰爭,其全球化底蘊的真正體現在於零時差,將整個世界擠壓到同一個時間點,使得英美肯亞三國的聯合軍事行動不僅共時,也讓行政首長在遠距共同參與;他們的決定雖在千里之遙,卻能立即且直接左右人的生死,就這一點來說他們正直接參與這場戰事。也正是如此,戰略與戰術指令的責任釐清變得無比關鍵。其關鍵者,在於他們同時承擔比重不一的三種責任:政治/外交責任,法律責任,與道德責任。部長等人考量的政治與法律責任多些,上級軍官較在意命令的執行是否合乎法律,至於投射炸彈的軍官則更重視殺人的道德問題。《天眼行動》藉這三個立場的互異呈現這場殺人行動的三種思維:行政首長在乎軍事行動是否符合他們意欲維繫的國家形象與國際關係,人命關天、分秒必爭的前線動態非他們的官僚腦袋關注焦點;上級軍官在乎能否有效並立即擊殺目標、完成任務,國際政治並非首要考量;投射炸彈的軍官,以及奈洛比的臥底等前線基層,位居任務指令鏈的尾端,面對錯綜複雜的國際政治與法律辭令,最身不由己,他們往往只能明哲保身、同時在每次按下投彈鈕或執行前線任務時,能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當然,戰爭的本質永遠是殺戮與殘酷,沒有任何一場戰爭是神聖的。《天眼行動》並不鄉愿,它清楚指出全球反恐戰爭的真正受害者永遠是第三世界的平民。當軍事行動最後成功擊殺恐怖份子,一幫首長與高級長官滿足於拯救世界、哪怕只是一方小角落時,賣餅少女終究傷重而死,而終究是按下投彈鈕的基層軍官承擔殺人劊子手的罪惡感。本片面對後九一一的全球反恐時代,面對遙控戰爭題材仍不含糊,殺戮之輕巧與人性、道德掙扎之重,呈現其中的反差、荒謬可謂力透紙背。本片導演Gavin Hood十年前在老家南非推出勇奪奧斯卡外語片獎的《黑幫暴徒》(Tsotsi, 2006)後轉戰好萊塢,陸續推出品質堪慮的金鋼狼前傳與《戰爭遊戲》(Ender's Game, 2013),如今回歸嚴肅劇情片,繳出紮實有後勁的《天眼行動》,為戰爭片新添佳作一筆。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本片也是石內卜教授Alan Rickman真人演出的遺作,他在片中與另一位實力派演員Helen Mirren的對戲讓人看得過癮,老牌男星的精彩表演從此不復見,徒歎可惜。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