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03, 2016

看片小記 X戰警:天啓(X-Men: Apocalypse, 2016)

今年暑假是超級英雄電影大亂鬥的熱門檔期,DC漫畫推出超人對打蝙蝠俠,漫威則同時藉美國隊長系列推出英雄內戰、緊接著X戰警前傳也譜新作,相當熱鬧。漫威的超級英雄宇宙往往以人多取勝,總是排出大陣仗,並交織結盟、分裂、對陣等繁複情節,不但大幅增加故事網絡交錯綿延的運作空間與複雜度,也讓觀眾讀者看得樂趣無窮。就連多年來單打獨鬥的蜘蛛人,都在今年併入復仇者聯盟的故事宇宙中,便知漫威的人海戰術用得多順手。

X戰警前傳的最新續集《天啓》故事的起點是前集《未來昔日》故事中1973年美國首府華盛頓大亂鬥的十年後,1983年的世界,從X教授查爾斯的學園來看,變種人看似在世界取得一些不受干擾的生存空間;然而,對萬磁王艾瑞克來說,這個世界仍是必須隱姓埋名、躲藏著生存的地方,或是如魔形女瑞雯所經歷、所見,依然是對於變種人充滿歧視與迫害而必須不斷與之搏鬥的世界。變種人世界中,和而共存、隱忍偷生、起而奮戰三股勢力,因為新的強大威脅出現而合流。埋藏於開羅超過五千年、來自古埃及的「神祇」恩沙巴努爾,沈睡至今的他因為信徒召喚而甦醒;原來恩沙巴努爾其實是第一位變種人,能夠藉由意識轉換進入他人身體、能吸收其他變種人的能力、也能夠強化其他變種人自身的能力。甦醒後的恩沙巴努爾稱為「天啟」,他看見世間的腐化,過度仰賴物質文明的結果,使人類變得軟弱,而軟弱的人類反過來欺凌迫害變種人。天啟召喚包括萬磁王在內的四位變種人,作為他的騎士/使徒,他要撥亂反正,重新建立世界秩序。天啟找上X教授,看中他心電感應與控制心智的能力,想要藉此進入世界所有人的心智;為了不讓天啟遂行其陽謀,X教授與其子弟兵,終於和魔形女重新聚首,要說服萬磁王離開天啟,與他們共同對抗這力量龐大的世界第一位變種人。

《天啟》的故事架構和《未來昔日》類似,都是因為一個強大的共同威脅的出現,逼使散落各地、主戰主和路線各異的變種人,放下歧見、共同抵抗這個威脅。聽來或許有些重複,使《天啟》顯得稍欠新意,尤其穿越時空的急凍奇魔天啟的出現,更令本片看起來略嫌陳腔濫調。但在我看來,《天啟》的內涵很可能較前集更加深刻。天啟這角色的設計,明顯呼應人類文明的神祇崇拜、以及物質文明進展下的某種弒神暗示;而X教授、魔形女與萬磁王等現代變種人群起圍攻天啟,除了複寫現代戰勝原始的歷史論述,更透過這群神內鬥的戲碼,呼應古希臘神話中宙斯結合兄弟黑帝斯等人殺掉父親克羅諾斯(Kronos)的故事。四年前的《怒戰天神》,已搬演過這段弒父/弒神的古老劇碼,《天啟》裡顛倒世事、天馬行空的古老科幻奇想,看似無稽,但或許在論述上銜接古希臘神話,實有舊說新詮、與傳統串連並建立對話的創作野心。

回頭來看天啟的瘋狂野心,其重新建立世界秩序的方式,不是毀滅殺戮,而是將所有核彈拋入外太空、讓人類失去毀滅性武器之後,進一步要藉X教授的能力,直接掌控所有人類的心智。擺脫物質文明的桎梏,回歸與人、乃至自然萬物直接感應溝通,不正是所有古老宗教信仰的訓示嗎?而實質掌握人的心智意識,這等有如洗腦的駭人工程,不正是神祇崇拜的宗教效應嗎?天啟這個人物在第一位變種人、如神般的萬能個體、以及神本身這三種形象間不斷辨證,也正是本片帶出關於神論充滿嘲諷卻又相當一針見血的思考:我們對天啟感到恐懼,為什麼我們對各宗教信仰卻不會有同樣的厭惡?是因為面對天啟,我們不再有自主性、不會有所謂的自由意志了嗎?我們又如何判別我們在宗教信仰中還有充分的自由意志?而當我們困在這些哲學詭辯般的問題中動彈不得時,必須承認,天啟及其野望體現了所有超級英雄故事不斷搬演的一項真理:人世間最強大的力量、武器,不是別的,正是操作、擺佈心智的能力。

如果站在變種人的立場,則有另一層次的哲學思辨:天啟面對同類的其他變種人,不斷勸告他們要將自己的能力釋放出來、發揮到極致,也將自己一部分的能量分享給他們,強化他們自己的能力。在自我超越與追求更高的層次表現當中完成自我的肯證,是由尼采提出的超人(Übermensch/overman)理念;如今天啟、或任何獨裁者時常掛在嘴邊的強人論調,乃至當今世間所有由鼓勵取代責罰的正面教育論述,無一不是體現這個起緣於尼采的存在主義論點。本片故事與此前傳系列首部曲《第一戰》中賽巴斯汀的說法遙相呼應:他只想讓變種人同胞充分發揮潛藏在自己體內的能力。惟天啟也和賽巴斯汀犯了同樣的錯誤、也正是所有獨裁者會犯的錯誤:當共存共榮的論述最後導致權力高度集中在一個人身上時,他也必遭到此權力的反噬。《天啟》中的X教授、萬磁王、風暴等人,均受益於天啟而有顯著的成長;他們成為更強大變種人的結業式,則必須是完成弒父的成年儀。

《天啟》以蜻蜓點水的方式,分別對希臘神話與存在主義哲學拋媚眼,是頗有持續深掘的潛力。2000年開啟的X戰警電影系列,至今完成兩套三部曲,打造輝煌功業的Bryan Singer便導演其中四部,並且大多評價甚高,他對漫威的貢獻不亞於打造復仇者聯盟的Joss Whedon。本片情節埋了不少伏筆,萬磁王如何在1973年華府混戰後沉潛十年、跑去波蘭當鐵工且娶妻生子?他又怎會在美國跑出個私生子?本片結束時的1983年與2000年第一部《X戰警》推出的十七年間,萬磁王與魔形女如何盡釋前嫌、成為共同奮鬥的親密夥伴?這個世界又如何從變種人四處流竄於人世間,變成2000年的那個變種人又全都隱匿無蹤的世界?最後逃離混戰現場的靈蝶,接下來會如何進展?而X教授最後將學園打造成秘密軍事訓練所,是否暗示他將成為審慎備戰的領袖?這些需要一一拆解的疑團,讓本片絕不會是三部曲的終章,而可能是向前後延伸為四部曲、五部曲的一站。



*村聲雜誌的影評對《天啟》讚賞有加,對本片北美票房的低迷走勢,不知能否有助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