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08, 2016

看片小記 北歐兩帖

(因為中文版海報設計雜亂,改貼國際英文版)
諾瑪:米其林風暴 (Noma: My Perfect Storm, 2015)
羊男的冰島冒險 (Rams, 2015)


日前寶島正歷經最熱的初夏時,一口氣進補了兩部北歐影片,分別來自丹麥與冰島。

《諾瑪》是關於哥本哈根同名餐廳傳奇故事的紀錄片,該餐廳因為主廚Rene Redzepi的加入,嘗試無人做過的料理:嚴格使用北歐當地食材,以此做儘可能多的變化,配合時節,呈現北歐食物的新鮮與美味。Rene團隊的大膽實驗起初無人看好,甚至廣招譏諷,然諾瑪卻從2010年開始,連續三年奪得米其林評鑑世界最佳餐廳的殊榮,跌破眾人眼鏡。2013年一開始,諾瑪卻隨即接連爆發顧客食物中毒的危機、未能奪得米其林年度最佳餐廳的頭銜等,使諾瑪與Rene的光環受到挑戰。諾瑪立刻大手筆全面翻修,藉此契機找回美食創新的熱情與動力。

《諾瑪》是法國紀錄片導演Pierre Deschamps的第一部長篇作品。本片問世以來似乎未引起多少波瀾,至今未獲得任何獎項提名,電影評價也不高,IMDB及爛番茄都不甚賞光。嚴格來說,《諾瑪》或許格局真的略小,電影前半部訪問餐廳合夥人與美食評論家的片段,讓本片看起來有點像電視美食頻道那種製作精良、但骨子裡無非在自吹自擂的明星節目。本片較有戲劇張力、較深刻的部分出現在後半部,呈現諾瑪尋找食材供應戶的經歷、Rene希臘裔的出身在丹麥成長經歷所受到的種族歧視、諾瑪在2013年遭逢的危機與因應等,讓我們看到關於Rene其人以及諾瑪餐廳較複雜的面貌與更豐富的層次。或許是美食故事對我來說是陌生的觀影經驗,《諾瑪》之於我仍是好看的;至少,Rene流暢、故事性豐富的口條,以及身兼編導與攝影三職的Pierre Deschamps優異細緻的影像質地,讓本片不僅僅是一部在大銀幕放映的美食頻道電視節目。

《羊男的冰島冒險》電影遠不如海報的奇趣可愛,以北歐電影特有的冷冽幽默,講一對冰島牧羊人兄弟恩仇糾結的情感故事。古米在地區性的綿羊評鑑比賽中輸給親哥哥奇第的綿羊。這對兄弟住在同個牧場,但分住在不同牧舍,四十年來彼此從不交談,僅透過手勢、書信保持溝通。輸了比賽的古米心有不甘,特地親自檢查奇第贏得比賽的綿羊,發現綿羊罹患致命傳染病的徵兆。古米將他的發現呈報當局,使親哥哥被取消得獎資格;奇第盛怒下認定古米是眼紅而誣告他,卻沒想到傳染病乃確有其事,惹得全區綿羊必須依規定全數撲殺,所有相關器物也必須消毒銷毀。奇第從此潦倒頹敗,古米卻別有心機地偷偷留下幾隻綿羊,打算私底下為這幾乎絕種的冰島特有種綿羊續命。古米秘密進行的延續物種計畫中有紙包不住火的一天。就在地方檢疫單位偶然間發現古米私藏養育的綿羊而即將大陣仗前來進行第二波撲殺的同時,古米也向奇第坦承他的秘密計畫,並向他尋求協助。為了世界僅存的最後幾隻冰島特有種綿羊,兄弟倆終於破冰,共同護送綿羊到檢疫人員找不到的高原,而此刻暴風雪也正撲面襲來。

在看本片之時,一直有個想法揮之不去:這是不是一則國族寓言?我對冰島的歷史與現況知之甚少,僅止於近十年前的國際金融海嘯,起點之一就在這裡;因為過度操作金融槓桿、預支財富,幾乎要將整個國家打回畜牧與漁業原型。冰島特有種綿羊作為國族符碼,是否意謂某種國族精神,需要起而守護捍衛?古米與奇第這對血濃於水、數十年來同住在這塊土地上卻不彼此交談的兄弟,是否暗喻今日的冰島同胞?國族符碼的滅絕危機,能否再次凝聚分崩離析的國族認同?或許《羊男的冰島冒險》只是單純要講一對看似仇敵卻互相關心的兄弟,也可能它真的是個國族寓言。無論如何,本片漸入佳境的說故事功力,與其冷冽中見溫暖的影像敘事相輔相成。本片榮獲去年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的獎項肯定,並在自家橫掃Edda電影獎,拿下包括最佳影片、導演、編劇、攝影等十一項大獎,證明以本片繳出第二部長片的Grímur Hákonarson,也會是冰島另一個值得珍視的特有種。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