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04, 2016

看片小記 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 (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 2016)

當今科幻/奇幻動作類型兩金童之一的Zack Snyder(另一位是上一季勇破北美影史票房紀錄的J.J. Abrams)穩坐DC漫畫改編電影導演座的新片《正義曙光》,一如《原力覺醒》千呼萬喚始出來,堪稱2016第一部好萊塢強檔。本片故事大約在預告片已劇透七成,故事從《超人:鋼鐵英雄》(Man of Steel, 2013)結尾的大亂鬥講起,超人與族人在天上飛來飛去造成人間災難時,地面上有另一位隱身的超級英雄目睹一切:布魯斯.韋恩。在地上看著超人讓高譚市與大都會成為人間煉獄的韋恩/蝙蝠俠,認定超人對人類不是神一般的救主、卻是毀滅者;只要超人存在世間一天,人類就有滅絕的危機。韋恩耗費將近兩年的時間,計畫要殺了超人,唯有如此才有可能讓世界免於毀滅。與此同時,大都會還有一個人,則在盤算另一個計畫,要一舉除掉蝙蝠俠與超人。

這麼簡單的故事,需要長達兩個半小時的篇幅才能說完,除了鋪陳大反派雷克斯.路瑟(由Jesse Eisenberg神經質演出)的邪惡計畫,還要介紹全片最搶戲的女超人(星運扶搖直上的Gal Gadot),也必須給出篇幅讓片尾大亂鬥能有足夠的戲劇重量。電影開始之初,透過韋恩的觀點來呈現人類眼中的超人一族大亂鬥,《正義曙光》打造的災難場面,很能讓人聯想起觸動美國敏感神經的九一一事件。也正是這等駭人的震撼,讓韋恩除去超人的動念,有完全合理的基礎。而超人面對美國內部排山倒海而來的指控與質疑,不論他的動機有多純正,都需要出面迎對,也因此有了後來國會舉辦聽證會的戲碼。當然,肯特/超人也以同樣的質疑,挑戰蝙蝠俠逾悅律法的正當性,而有後來兩位披風英雄的正面交鋒。

這是我認為《正義曙光》最扣緊時局、最可以發揮、充分結合戲劇與社會政治的絕佳起點。然DC系列作品,除了Christopher Nolan掌鏡的黑暗騎士三部曲,似乎對呼應社會政治議題沒太多興趣。本片除了延續Zack Snyder最自溺造作的史詩影像質感與過多的慢動作,陰暗的蝙蝠俠與光明純良的超人,在片中有陰陽抗衡的態勢,卻未因此讓電影的兩條軸線出現調和整併,甚至分別延續自黑暗騎士與鋼鐵英雄系列的兩種主題音樂,在片中也彼此扞格、整合蜈蚣。更糟、也是本片最失敗之處,在於本片再次暴露Zack Snyder作品最弱的環節,便是劇本。

《鋼鐵英雄》便已出現的薄弱故事,靠著總是引人好奇的起源故事與夠多的橋段,支撐起電影的可看性;到了《正義曙光》卻有太多不合理安排,令人摸不著頭緒。單單是最大疑點、路瑟的犯案動機,全片毫無交代,也不清楚此人除了多金之外有何邪惡本錢,喚出有如科學怪人的巨獸又能讓他成就什麼,一點頭緒都沒有。這麼重要的衝突點都交代不好,其他細節如天眼天聰如超人者何以聽得到愛人半個地球以外的呼救、卻聽不到同一座城市裡母親的啜泣,乃至於蝙蝠俠如何能像帕夫洛夫的狗、聽到關鍵字「瑪莎」便與超人瞬間化敵為友,還有他如何確定女超人是友非敵,諸多疑點都在最後一小時劇情加速中自動解題,也使前一小時的鋪陳顯得散漫、拖泥帶水,實在讓人失望。

《正義曙光》還在一片謾罵聲中衝刺票房,下一步正義聯盟正式登場的作品已進入前製階段,並確定再度由Zack Snyder執導。我不知道有閃電俠、綠光戰警、超人、女超人與蝙蝠俠這堆外星怪物與反社會人格者的怪胎組合將會面對什麼更大的挑戰,但我誠心希望Snyder不要想把每部片都非拍得像史詩不可,多花點心思顧好劇本,否則他很快會成為嚴肅版本的麥可貝。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