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 15, 2016

看片小記 神鬼獵人 (The Revenant, 2015)

(由於中文片名太芭樂,決定採用美國版海報)
本片原文片名的revenant意思是「歸來的人」。去年奧斯卡最佳影片與導演得主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的新作《神鬼獵人》講的是一個身負重傷的獵人從死亡邊緣歸來與復仇的故事。

一位看完本片大倒胃口的友人說,可以在十句話之內交代完這部長達156分鐘的作品。坦白說,五句話大概可以搞定:十九世紀初,一群深入美國中西部的隊伍,在惡劣天候與原住民偷襲等險境中獵取毛皮維生。身兼探勘與狩獵的格拉斯在遭遇灰熊的過程中身受重傷,然寒冬將至,遇襲的狩獵隊伍決定暫時拋下毛皮返回堡壘。由於受重傷的格拉斯無法行走,隊伍也決定留下他;其他自願留下的包括費茲傑羅、布里傑、以及格拉斯與原住民生的混血兒霍克,並由隊長提供獎金作為酬勞。然而與格拉斯不對盤、又有種族歧視的費茲傑羅,因爭執殺死霍克、並在布里傑不知情的狀況下說服他活埋格拉斯、回堡壘領賞。盛怒的格拉斯因此燃起熊熊生存意志,決心療養康復、追到費茲傑羅、報殺子之仇。

確實,《神鬼獵人》也側寫了原住民與美國境內流竄法軍的交涉與生存鬥爭的議題,但以上五句話總結全片,應該沒有遺漏任何重點。雖然沒有太緊湊的橋段,也沒有近年來大行其道的多線敘事,劇情甚至有幾處略嫌粗糙,但《神鬼獵人》仍是結構完整、有清楚的起承轉合的作品。全片可分為三大段落,幾乎工整地各佔五十分鐘:第一大段從炫技般長鏡頭的原住民來襲、短兵相接的開場,到狩獵隊狼狽脫逃,到格拉斯遭熊襲擊重傷,到費茲傑羅等人留下來送格拉斯最後一程、到費茲傑羅失手殺了霍克這個關鍵,恰好五十分鐘。接著格拉斯掙扎求生康復,到遭遇陌生印地安人伸出援手提供食物、並幫助他渡過暴風雪、終於就他一命為止,也恰好五十分鐘。最後五十分鐘描寫格拉斯突襲流竄法軍,費茲傑羅與布里傑終於回到堡壘,但接著格拉斯死裡逃生的消息也傳到堡壘,最後格拉斯更回到堡壘,一路追蹤逃跑的費茲傑羅道雪地中、並終於得爆殺子之仇。

讓篇幅甚長但劇情緩慢、橋段與角色皆少、敘事線也單一的《神鬼獵人》能成為去年少見的極強張力、甚至頗有壓迫感的作品,來自許多環節互相補強、彼此配合。就故事來說,在我看來《神鬼獵人》在探討的核心旨趣相當清楚明確,講的是生存的殘酷與鬥爭。在十九世紀初,即使是歐洲人屯墾三百餘年的北美,要在中西部大草原或更往西的落磯山脈度過暴風雪肆虐的寒冬,仍是絕境求生般的終極挑戰。在那樣的情境下,生存本身就是驚心動魄的任務,更何況是對身負重傷、又要康復又要熬過冬天又要追趕殺子仇人的格拉斯。電影以高度逼真的手法呈現格拉斯受到灰熊襲擊、生吃魚與牛、掏空死馬內臟躲進馬身以躲避暴風雪等等,都在在讓我們逼視極端天候下大自然的殘酷與生存鬥爭的難度;當然,這自然也考驗李奧納多的表演功力,畢竟,攝氏零下二十度的室外環境可不是開玩笑的,不論是表演或生存皆然。

同理可循,在如此惡劣的天候中拍攝電影,本身就是有如極限運動般高難度的挑戰。當然,這並不是說只要選擇惡劣的電影拍攝環境,便能自動成就一部佳作或甚至傑作;但無可否認的是,惡劣的電影拍攝環境確實大幅提高電影製作的門檻,而只要能在多重限制下拍出不錯的電影,大概都會自動加分。我相信如果今天有人能(真正)在太空中、或海底、或活火山邊緣拍出一部像樣的任何類型片,都會得到由衷的尊敬。而這確實也是《神鬼獵人》獲得許多肯定的一個原因:我不用去到零下二十度低溫的天候中,也能輕易想像在那樣的環境下表演、拍攝、收音,會是多麼艱鉅的任務,尤其是在如今特效氾濫、主流電影紛紛避免難度太高即成本飆升的製作模式的習氣下,《神鬼獵人》有點偏執的返璞歸真相當難得、甚至令人肅然起敬。誠然,這樣的製作模式有其策略操作,本片是否瞄準奧斯卡、投其所好很難說,但它確實有用:本片在本週大有斬獲,不但獲得金球獎戲劇類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在剛宣布的奧斯卡入圍名單中,也囊括最佳影片、導演、男主角、男配角、造型設計、攝影等十二項提名,為今年最大熱門。

少了Iñárritu作品中常見的多線敘事與繁複人物關係網絡的《神鬼獵人》,其真正的魅力應該還是來自影像本身。本片攝影Emmanuel Lubezki絕對是打造本片視覺震撼的最大功臣,不論是幾個大遠景的史詩等級恢宏視野、令人屏息的戰鬥場面、特寫鏡頭的壓迫感,更別提全面採用自然光的自討苦吃的安排,驚人的攝影讓本片的寫實色彩竟有了形式主義的濃度,尤其是開場的長鏡頭,動作與焦點不斷接替出現,流暢而讓人屏氣凝神、目不轉睛,神采直逼Lubezki自己勇奪奧斯卡、也是Iñárritu導演的另一傑作《鳥人》(2014)。Lubezki出道以來已獲八次奧斯卡最佳攝影提名、兩次得獎則是連莊;此番憑《神鬼獵人》再度入圍奧斯卡攝影獎。攝影獎項一直是奧斯卡的死亡之組,年年激鬥已成固定節目,Lubeski這次能否在《怒火邊界》(Sicario, 2015)《瘋狂麥斯:憤怒道》(Mad Max: Fury Road, 2015)等強敵環伺下創造三連霸的紀錄,值得期待。



延伸閱讀:
肥內在《放映週報》褒貶兼備的焦點影評〈拒絕定位的純視聽情境〉
《娛樂週刊》得分不太高的影評
《村聲雜誌》的評論

2 則留言:

小童 提到...

我所謂的十句話,是一個逗號算一句咩~~^^
(終於等到專業的影評啦!!)

轟ㄟ專用 提到...

哈哈哈,都可以啦,反正就是故事簡單嘛,您老也別再氣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