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 18, 2016

看片小記 大賣空 (The Big Short, 2015)

帶有黑色喜劇氣息、卻令觀者打骨子裡不寒而慄的《大賣空》,講的是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的引爆點,即次級房貸市場的崩盤。在本片之前,已有喧騰一時、奪得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的《黑金風暴》(Inside Job, 2010),以更完整的資料交待次級房貸與華爾街炒作的內幕;劇情片方面,也有奧利佛史東的《華爾街:金錢萬歲》(Wall Street: Money Never Sleep, 2010),耙梳次級房貸與經濟泡沫的關係。《大賣空》借助劇情片的親近與布萊德彼特、Ryan Gosling、Steve Carell、Christian Bale等好萊塢明星的票房吸力,再次檢視這場撼動全球經濟的醜聞。

如果只因為以上四位好萊塢喜劇或性格巨星而買票進場——而且四位都入圍過奧斯卡影帝,可能會對這部片失望透頂。本片不如《金錢萬歲》,較著重人際互動與道德訊息,而是塞滿金融市場的術語與操作策略;若沒有一點投資學或金融衍生性商品的知識,整部片大約是看得似懂非懂,或許甚至感到乏味。不過,若把握核心概念,大約能夠理解,《大賣空》雖然有三條平行的故事線,交織三組先後與崩潰前的美國房市對賭、最後驚險成功的投資客,但全片真正的主角其實是金融衍生性商品、尤其是次級房貸。片中也請來名廚Anthony Bourdain與偶像明星Selena Gomez等名人,以極富諷刺意味的黑色幽默,向觀眾解說如信用違約交換、CDO、與合成型擔保債權憑證等術語。這些深入淺出的解說片段,與其說是說明、更像是表演,畢竟即使有這些解說,根本還是很少有人能聽得懂這些商品的內容、作用、以及如何操作與如何獲利。多數觀眾如我,仍是一知半解地走出戲院。

但這正是重點:我認為,《大賣空》的企圖心正是在展現這個華爾街亂象,即金融市場本身是頭不斷膨脹與自我繁殖的巨獸,早已超過任何人能掌握;就算有人能進場玩個兩把,也只有華爾街的交易員與操盤手擁有足夠的伎倆與籌碼。這些投資客儼然是掌握真正炒作秘辛的祭司。他們是這場遊戲的特權份子,一手掌握內線消息與遊戲規則、一手掌握財金投資的「專業知識」,無論你我如何努力試著了解這些金融衍生性商品的項目與作用,永遠不足以一窺堂奧、或是永遠趕不上新生金融衍生性商品的速度。《大賣空》更進一步讓我們看到資本主義最具代表性的場子裡、也就是金融市場中最赤裸裸也是最難堪的本質,即「對賭」一樣是鑽漏洞、鋌而走險、並且是不折不扣的投機行為。那些看出次級房貸泡沫化的投資客,固然指出房市炒作的問題,但他們並不比其他人清高多少,其目的仍是獲利,更糟的是其獲利方式乃趁人之危大撈一筆。如此看來,《大賣空》真正在講的故事,其實是黑幕中的黑幕,投機中的投機,鑽漏洞中的漏洞;揭發次級房貸危機的過程,其中沒有任何道德高調可言,甚至還頗為卑鄙。

黑色幽默往往是看電影的一大趣味,但在影展卻往往難討評審歡心。剛公佈的奧斯卡入圍名單中,《神鬼獵人》《憤怒道》大出風頭,查過才發現,其實《大賣空》也以最佳影片、改編劇本、導演等重要獎項在內的五項提名,穩穩佔有一席之地。本片導演Adam McKay以喜劇起家,手上有不少詼諧慧黠又諷刺意味十足的黑色喜劇片,包括同樣側寫美國金融風暴的《B咖戰警》(The Other Guys, 2010)。可能Adam McKay有了前作的練習,想要做一部更深入、更諷刺的進階版金融風暴黑色喜劇。只是,McKay的努力能讓他進入奧斯卡的殿堂,對於深陷壞帳泥沼、至今仍未完全恢復的美國經濟,卻是一點辦法也沒有。這也是本片不斷指出的殘酷事實,次級房貸崩潰了,華爾街、投資客與美國扭曲的市場經濟,卻不曾真正得到應有的教訓。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