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11, 2015

看片小記 絕地救援 (The Martian, 2015)

這部讓Ridley Scott重回科幻類型行列的最新作品,故事的開始,是探勘火星的太空人團隊遇到風暴突襲,植物學家馬克(麥特戴蒙)在撤退過程中意外被風暴捲走的事故。由於馬克的生命偵測儀器顯示為無生命跡象,團隊決定放棄救援,即刻離開火星、繼續前往下一個目的地。然而馬克並未死亡。倖存的他,必須設法與地球上的太空總署取得聯繫、讓外界知道他仍活著,並且想辦法在比蠻荒更蠻荒的火星上求生,同時等待救援。

大概沒有比外太空更能展現人孤立無援、絕望、絕對的孤獨等情境的舞台了,而這次好萊塢選擇了火星。就故事的概念來說,《絕地救援》大約可看作是《阿波羅13》(Apollo 13, 1995)和《浩劫重生》(Cast Away, 2000)的綜合體(很巧的是兩部主角都是湯姆漢克),也略有前年鋒頭之作《地心引力》(Gravity, 2013)的味道:在一次失誤的外太空任務而陷入孤絕險境的故事主人翁,必須在一定的時間壓力下獨自解決基本的生存問題,甚至積極求援。照理來說,絕對的孤獨與無助應該是很好發揮的存在主義題材(比如說《浩劫重生》),但《絕地救援》不走這向內挖掘的路線,而是貼近《阿波羅13》,相當倚重科學實證的精神與務實原則來推動劇情。在《絕地救援》中,馬克面對迫切的糧食補給難題,想出了將太空艙變成栽培馬鈴薯的溫室這等看似異想天開卻又合情合理的解決之道,而溫室又能提供飲水,加上原有的備用糧食,使馬克的基本生存暫時獲得保障。


既然不玩存在主義的哲學論證,也不走探索孤獨的心理劇路線,《絕地救援》兵分兩路,首先著眼於火星上的馬克,接著切換到地球上的太空總署,讓馬克的生存遊戲與太空總署的救援任務兩組敘述交叉進行,鉅細彌遺地說明生存遊戲與救援任務的各環節、風險計算、執行步驟等技術性細節。Ridley Scott放棄這兩年在《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 2012)與《出埃及記:天地王者》(Exodus: Gods and Kings, 2014)中過度經營的緩慢且大而無當的史詩氛圍,轉向更為緊湊、節奏感強、卻扎實有致的情節安排,讓《絕地救援》同樣在兩個半小時上下的篇幅,卻不顯冗長。同時,不論是火星上的馬克或太空總署的團隊,兩組敘事都塞滿物理學、動力學、材料科學、熱力學、有機化學等學科的專業知識及術語,套句英語常用的俗話,對我們這些麻瓜觀眾來說,根本是火箭科學(rocket science)。且不談這些科學知識對錯與否,看起來是挺有那麼回事的。

而我認為這也是《絕地救援》的高明之處。我相信本片從劇本編寫到拍攝完成,背後肯定得力於美國太空總署的不少資助;我更相信美國太空總署也很樂意提供任何必要的協助,畢竟這等於是廉價但效益驚人的宣傳,一部娛樂效果夠強、編導演陣容堅強、拍得也夠專業的太空科幻商業片,直接讓戲院成為太空科學的社會教室,也間接強化太空總署在輿論的權威與支持度。就這一點來說,《絕地救援》比起去年的《星際效應》(Interstellar, 2014),或許少了些時間—空間理論的哲學高度與辯證趣味,但就科學知識的具體掌握與技術性細節來說,無疑是扎實得多很多。

當然,這樣的故事,不免有失之繁瑣與枯燥之嫌;但《絕地救援》的觀影趣味不少,應要歸功於馬克這人物的設計以及麥特戴蒙的演出。馬克樂觀、幽默、務實、親切的個性,搭配麥特戴蒙逗趣中有適度收斂的表演,讓本片生硬的科學知識與孤絕的火星求生變得相當討喜。把火星上的險惡的求生大作戰拍得像電視節目《我要活下去》(Survivor),其實也是需要些功力的。而本片眾星雲集的寶石級卡司,包括飾演指揮官的Jessica Chastain、船艦上的電腦專家Kate Mara,太空總署的長官Jeff Daniels與Kristen Wiig(說實在看她演非喜劇有點不太適應)、火星計劃的主持人Chiwetel Ejiofor等等,這些熟面孔都大幅增加本片的可看性。自從《美國黑幫》(American Gangster, 2007)之後,我已經沒看過真正滿意的Ridley Scott作品,他終於又拍出好看又有料的作品,為他感到高興;很高興Ridley Scott的回神與務實,讓我看到今年數一數二好看的科幻片。

2 則留言:

maxie 提到...

NASA的推特有在強力推銷這支片!

轟ㄟ專用 提到...

果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