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26, 2015

看片小記 性福療程 (The Session, 2012)

1980年代,美國舊金山。因童年罹患小兒麻痺而全身癱瘓的馬克,從柏克萊取得大學學歷,並且是一位詩人;然而,閃閃發亮的學歷與詩才並不能改變他頸部以下全身不聽使喚、甚至難以自主呼吸、必須仰賴鐵肺輔助呼吸的殘酷事實。

馬克的人生並不悲慘,只是極度不方便。這樣的不方便也使他從未有過性經驗,直到有一天接到邀稿來電,希望他能寫一篇關於肢體殘障與性的文章。馬克四處訪查各種殘疾患者的性活動,最後為他自己聘來性治療師雪柔,開啟他自己的性福療程。

三年前出品的《性福療程》改編自1990年五月刊登在The Sun雜誌、由馬克本人發表的文章“On Seeing a Sex Surrogate”。電影情節的真實性如何不得而知,但馬克乃真有其人。而這部電影作品所探討的性治療,即使在最開放自由的舊金山,也不是人人都能接受。《性福療程》以平實溫暖的方式,娓娓道出馬克這位全身癱瘓的小兒麻痺患者的四十處男初體驗;更重要的是,這部小品細膩刻劃了神父與性療師雪柔的處境與微妙的變化。藉由性治療開啟性體驗,對馬克當然是新鮮事;在非婚關係的狀況下、以治療性障礙為由進行性行為,無疑有違神父的信仰;即使是對於雪柔來說,因為這場性治療體驗而對治療對象發生情感互動,也並不尋常。

換句話說,這個體驗對於這三個人都是一次學習的過程。雖然本片故事以馬克為核心,神父與雪柔的篇幅退居二線,但從馬克與其他兩人的互動過程能看得出兩人都因此重新看待各自扮演的角色、從而有所轉變。雪柔學習適應馬克的纖細、天真;神父則學會拋下信仰教條所灌輸他對於婚外性行為的成見,學習去正視人的需求。原本馬克與神父間只是單純聊天性質的交陪,原本雪柔與馬克間只是單純性治療的關係;在這兩層關係中,原本馬克都是處於被開導、被啟蒙的消極端,但到最後神父與雪柔都因馬克而改變了。《性福療程》細膩敏感的編劇功力,讓這三個人物的性格都變得生動立體。

《性福療程》有趣之處、也是它另一值得推敲處,在於本片不僅探討性治療,也探討性。性治療的歷史為何有待探究;1980年代的美國,或許是經歷了性解放運動,並且在最開放自由的舊金山,才逐漸具備性治療專業的社會條件。不過,《性福療程》並未探討1980年代的美國社會對於性治療的接受度為何,而是以大篇幅推敲大概所有人窮盡一生都無法一語道盡的問題:性是什麼?性究竟只是性,還是與愛不可分割的性愛的其中一部分?性是人的基本欲求、必須疏導與滿足,還是有別於吃喝拉撒睡的無關生死的慾望?《性福療程》似乎帶領我們探索其中的曖昧,介於兩者之間,既是單純的性(性治療才有可能)、也是性愛的一部分(雪柔畢竟對馬克產生感情),既是基本欲求、又彷彿不是必要。關於性的神秘篇章,《性福療程》彷彿什麼都沒講清楚,卻又讓我們不得不重新思考這人之大欲。

雖然原刊登文章距離今天已25年,但電影所描述的性治療議題,卻巧妙銜接上國內近年來不時引發熱議的性工作與性義工等話題。手天使所需要付出的勞心勞力,或許還無法與(可能)需要全裸投入、甚至完全插入之性行為的性治療相提並論;不過,《性福療程》拋磚引玉,對於國內類似議題的討論,應是很好的啟發。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