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28, 2015

看片小記 暴風雪中的白鳥 (White Bird in a Blizzard, 2014)

《暴風雪中的白鳥》上映前強打許多吸睛的宣傳口號,例如XX版本的《控制》(Gone Girl, 2014)啦、女明星Shailene Woodley全裸上陣演繹情慾之類的。這部背景設定在八零年代美國、探討典型美國小鎮中的少女性啟蒙以及中年女子性壓抑的作品,早在去年一月就在日舞影展登場,直到日前才引進國內。

若是受到《分歧者》女星一脫求突破的好奇心而買票進場,或許會對《暴風雪中的白鳥》大感失望。本片的異色氣息稀薄,而是以情慾壓抑的面貌,包裝一個女子無端失蹤的推理故事。本片讓少女在母親無故失蹤後如長度日、在性啟蒙中成長升學,彷彿不受干擾,卻又讓她後來承認自己心中仍有未解開的結,無論如何必須面對,才能繼續走下去。至於推理的部分,則在地下室的聊天裡、少女與警探的枕邊呢喃等吉光片羽中,緩慢重建少婦失蹤前的生活以及拼湊她失蹤的可能線索。

可惜的是,無論是推理或情慾壓抑與探索,電影都沒有處理好。或許是編劇稍嫌鬆散,不知重點要放在少女的情慾探索、少婦的情慾壓抑、母女的潛在競爭關係、或是人口失蹤案的追蹤過程。各環節間沒有清楚的銜接,各角色的個性與處境也顯得模糊不明,最能讓人感同身受的,竟是熱情奔放的少婦被關在中產階級家庭裡、心靈與情慾的哀怨困頓。在我看來,《暴風雪中的白鳥》的主題可以在母女兩人的共同處境中找到線索:少婦得不到愛,是因為她嫁錯郎,面對女兒逐漸長成美麗性感的少女,她更感到沮喪嫉妒、進而設法勾引女兒的男友;另一方面,性啟蒙的少女積極探索情慾,不但與男友嚐禁果、更主動色誘成年警探,解放情慾。然而,不論是少婦或是少女,前者困頓哀怨、後者情慾解放,兩個其實都是得不到「愛」的女人,在無邊無際的牢籠中尋找情感與心靈的依歸。

本片故事的悲劇性格因而展現於此,也讓少女終於解開當年母親失蹤與男友疏遠之秘後,必須獨自繼續面對這漫長的尋愛人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