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21, 2015

看片小記 愛琳娜 (2015)

(果然很有超級英雄色彩的海報設計)
今年暑假檔第一部起跑的國片《愛琳娜》是林靖傑的第二部劇情長片。自從2007年推出第一部劇情長片《最遙遠的距離》,林靖傑八年來並未閒著,拍了金馬獎最佳剪輯《尋找背海的人》在內的三部紀錄片,不斷厚實影像功力。《愛琳娜》早在上映前便透過網路與快閃活動強力推銷,試片口碑也從旁加持,更有些許明星賣點,雖然排上檔期的放映廳數不多,但單廳衝出高票房,一時間來勢洶洶。

《愛琳娜》取的是閩南語「愛人啊」的諧音,根據林靖傑本人的說法,要講的是透過年過三十的單身女子愛琳尋找對象的過程,來講一個所謂失敗者聯盟的故事。做過各式短期工的愛琳娜,來自高雄人家,父親是退休工人,三位兄長分別是小警員、混混、家庭工廠的老闆。單身、苦無理想對象的愛琳娜在一次無大礙的車禍中,偶然學會小提琴,並因緣際會成為兒童音樂班的小提琴老師。愛琳娜寄望就此頂著小提琴老師的光環,在社會階層中翻身,並且藉此結識家世財富天份容貌俱佳的理想伴侶。無奈愛琳娜並未在音樂班遇見白馬王子,透過婚友社認識的也多是看不上眼的對象。這時候出現了兩個男人,一個是計程車司機廖俊明,一個是婚友社老闆Kevin,這兩人即將改變她的生活。

林靖傑不諱言,《愛琳娜》是他對故鄉高雄的情書。本片開頭的火雞獨特形象與啼聲,或許來自林靖傑本人的少年記憶,並顯然為本片提供許多觀影樂趣,多過於火雞與高雄的關聯。不過,除此之外,相較於近年其他以高雄為背景的國片,不論是最接近好萊塢口味的《痞子英雄》系列、溫暖小品《龍飛鳳舞》(2012)、或是文藝氣息濃烈的《迴光奏鳴曲》(2014),《愛琳娜》更貼近我們所熟悉的高雄。從地標性建築組成的地景、刺眼的陽光、到南部腔臺語,《愛琳娜》如實體現那個勞動階級色彩鮮明、較不修飾也因此坦率直接而生猛有力的高雄城市文化。林靖傑想要藉由《愛琳娜》展現的,是草根氣息的高雄風情畫,也可以說是高雄人口味的台灣風情。

即使如此,或許說正因如此,《愛琳娜》的缺點一目瞭然。長達138分鐘的片長,在近年國片中屬於少見的史詩等級篇幅,而林靖傑也確實想寫一部高雄的影像抒情史詩。但身兼編導的林靖傑犯了許多近年國片會犯的一大錯誤,便是貪多嚼不爛。本片不僅透過愛琳本身的經歷、尤其是音樂班與婚友社的兩大故事線,檢視高雄加工出口區的歷史以及安親班與婚姻市場兩社會區塊的怪現狀,更折射出外籍配偶、晚婚/不婚/騙婚等議題;電影更藉其他人物,分別關照了高雄城市文化的各切片,舉凡江湖味四溢、臺語廣播節目、煉油廠地景、家庭工廠手工業等等,都收攏進《愛琳娜》的故事中。可惜的是這些元素並非總能發揮得好,導致外籍配偶的部分顯得突兀,無法充分融入整體故事;愛琳父親的日本青梅竹馬兩場戲更是不知所云,在片中毫無具體作用,硬是要帶我們看國營企業留下的城市廢墟,說教姿態過於直白生硬,成為全片最大的失誤。

但整體來說,《愛琳娜》功過相抵,成績仍算中上,作為今年暑假檔期的國片先鋒,已是誠意之作。本片最值得肯定的,私以為莫過於聲音表演。主人翁愛琳陳怡蓉稱不上演出亮眼,口條與聲音表情也差強人意,但美麗外型與活潑演出補足差強人意的表演實力;飾演愛琳父親的龍劭華,或許難掩過去表演事業的痕跡,但相當有味道,底定本片的通俗色彩。莊凱勛飾演男主角廖俊明,或許個性不太符合一般想像中的高雄運將,但口條、腔調、聲音表情都很到位,若我在街上與他擦身而過,我應該會毫不猶疑相信他就是個高雄人;飾演廖俊明女兒小紅豆的樂樂戲份不多(關於她在片中無端消失1/3部片這點也是本片瑕疵),但每每出場都搶足鏡頭,讓我非常想請導演為她加戲、或為她拍一部續集。

最最令我驚訝不已的莫過於戴立忍。就我所知,臺語並不是戴立忍的母語,我也沒在他其他的重要作品中聽過他講臺語,但他飾演愛琳二哥清彪,從服裝、氣質、口條、腔調、乃至於聲音表情,活脫脫就是個江湖味十足的南部人。那種臺語腔,甚至在高雄出生、住到唸小學的我,都快要無法說得道地,卻在戴立忍的口中,如此原汁原味地呈現出來。我從戴立忍在片中開口的第一分鐘震驚納罕到最後一秒。雖然早就領教過他的得獎之作《想死趁現在》(1999),但直到近幾年才比較熟悉他的演出作品。我一直認為他是優秀的演員;《愛琳娜》使我深信,戴立忍是當今最全面、可塑性最強、也因此是最優秀的國片男演員。我非常希望他能憑此片至少獲得一項男配角獎項提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