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05, 2015

青春,悼青春

五月一号 (2015)

一場音樂會上,前來觀賞的王蕾瞥見三十年不見的高中同學林克銘,勾起一段青澀的少年記憶;王蕾寫了一封email給林克銘,卻在寄出之前,因為一場意外而陷入昏迷。王蕾的獨生女沈亦白與外婆輪流照護昏迷的母親,與此同時,就讀高中的她與閨蜜雯雯似乎和同班同學葉中樹正醞釀一段感情。而成為室內設計師的林克銘,彷彿徘徊中年的人生路口,在結婚與不婚之間感到困惑。

結合(高中)校園、青春、愛情/友情等元素的文藝風國片,從健康寫實晚期以來,就是國片綿延不斷的傳統。國內的校園題材電影,青春的爛漫青澀、(性)啟蒙的懵懂、以及伴隨幻滅而來的成長儀式,是永恆不變的主題。《五月一号》以前後跨越三十年時空的故事為骨幹,將座標定位在台北的中正高中,拉出三條故事軸。1980年代的中正高中,是林克銘與死黨惡整女同學、意淫女老師、和向王蕾表達愛慕的記憶;三十年後的2010年代,同時有沈亦白、聞聞與葉中樹的三角習題,也有林克銘的中年生活雙線進行。校園的男女及友情習題,仍是故事重點。本片呈現男女交鋒與情感醞釀的趣味和美感,鋪陳成長的困惑、青澀、與幻滅,以及催化出友誼長存的不老旋律,尺度拿捏得宜,大約介於《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2011)的促狹與《九降風》(2008)的浪漫之間。本片還藉中年林克銘的這條支線,帶出回看青春的尷尬等中年心事,也另有觀影趣味。而本片充分利用一些視覺或敘事元素,前者如籃球、小本書刊、黑膠唱片,後者如姐妹淘、啦啦隊、教官等,都有助於我們定位故事的空間或時間座標。

即使如此,標準且夠完整的《五月一号》不免仍有遺憾。全片雖長達兩小時,經營這三線敘事竟顯支絀,或許是花太多篇幅鋪陳少年林克銘一幫的高中生活、也或許是經營無關緊要的沈亦白父親這條支線而犧牲了其他更值得深耕的故事,無力整合三條相互呼應的軸線。林克銘的中年人生或許哀嘆青春已逝,但同樣趣味是否需要再三把玩值得商榷;某些趣味玩得太多,便相對犧牲其他故事,像是1980年代故事中的眷村,顯然是少年林克銘與王蕾的成長經驗的關鍵,未能進一步經營相當可惜。最浪費篇幅、以致不知所云的,莫過於葉中樹這個角色,不但性格模糊、角色作用也跟著曖昧不明;他夾在沈亦白與雯雯中間,究竟是情慾爭奪戰的一方還是介於朋友與同學間,從電影一開始到結束反覆出現,最後竟落得沒有結論也沒有重點,隨後沈亦白哭倒在房裡、打電話給父親,都變得像是空洞的情緒發洩,缺乏引爆點而顯得沒有說服力。

不過,作為小品商業娛樂片,《五月一号》的細膩精美或許足以遮掩這些缺陷。而這來自影像美學功力深厚的創作團隊。過去二十年來常泡KTV或關注國內MV的朋友,都很熟悉MV天王等級的導演周格泰。或許是國內商業片市場規模已定型,又或許是為了圓一個夢,周格泰終於小跨界,從MV導演椅換到電影片場導演椅。業界高手第一次出手拍電影,視覺成績毫不含糊,《五月一号》第一個讓人注意到的就是出色的攝影,從靈活的鏡位、明亮乾淨的光線、到豐富鮮豔的色彩,都讓人賞心悅目。不僅是攝影,本片從監製廖慶松到錄音指導杜篤之,等於是精銳盡出;為求故事能細緻完整,更請來作家袁瓊瓊,將周格泰的發想故事編寫成劇本。

(過於明亮或許讓電影顯得太過「乾淨」而會是一個問題,但就商業片來說還可以接受)

既然導演為MV老將,音樂界跨刀演出者所在多有。配樂請來李欣芸不說,演員部分從任賢齊、黃嘉千、品冠、到包小柏與錦繡二重唱的琇琴,擔綱的擔綱客串的客串,看片順便認明星臉,也頗有妙趣。不過,以分飾兩角、靈動耀人的演出技壓全場的程予希,才是整部《五月一号》的焦點。頭一次在大銀幕掛頭牌的程予希(似乎還是第一次大銀幕演出),出道才五年,以26歲「高齡」詮釋白蕾、沈亦白兩位高中女生,不但不顯突兀,更在每次出場分別散發內向害羞與任性自我等獨特的個性魅力。若《五月一号》能締造票房佳績,則沈亦白或許能成為新的沈佳宜,而程予希便會是新的陳妍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