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26, 2015

看片小記 忠犬追殺令 (Fehér isten/White God, 2014)

中學生莉莉的母親因工作需要必須離開匈牙利(布達佩斯?),前往澳洲雪梨數週,莉莉與形影不離的狗哈根於是暫時寄住在已分居(離婚?)的父親家。但父親乃至於父親所住的公寓皆厭惡狗,隔天父親便將哈根隨地棄置在路邊。哈根接下來先後巧遇其他流浪犬、也被綁架後轉賣給鬥犬飼養主、最後被捕進收容所。終於,在等待被撲殺之前,哈根咬傷收容所人員的一個契機,引爆了收容所上百隻流浪犬的逃亡與反撲,造成全城「暴動」。

頗有天馬行空奇想卻也極有批判力道的匈牙利電影《忠犬追殺令》以整整兩小時鋪陳一個直白易懂的故事,其中有相當的篇幅用在表現流浪狗在街頭求生存的搏鬥戰。本片將整座城市打造成仇視狗、或更精確來說是仇視混種狗的世界,使電影中的世界是非分明;這種黑白對立的戲劇性手法與簡化道德觀,讓本片屬性較接近青少年觀賞的層次。電影後半段的狗狗大反擊,巧妙加重口味,為本片增添驚悚氣息,或許來自市場考量,當然也有讓愛狗人士大呼過癮的作用。

帶有寓言色彩的《忠犬追殺令》有幾種解法。我們可以很直接地將它當成反虐狗的動物平權電影;也有人從狗狗大反擊的敘事策略,將本片與四年前小兵立大功之作《猩球崛起》相提並論;另有一種更加政治性的解讀,透過本片反覆展現對於混種狗的歧視性待遇,譬如混種狗在公寓居住需要呈報並且額外繳稅的故事設計,作為對於當前歐洲排擠、歧視外來移民等現象的批判。三種解法皆無不可,我唯一的問題來自本片故事欠缺足夠的厚度,來構築一個權力關係深刻的社會空間,以支撐政治性解讀所需要的脈絡。或許是電影花了太多篇幅鋪陳混種流浪狗在社會遭遇的不公義,片尾的狗狗大反擊,以莉莉吹小號喚回哈根的本性、並與眾狗取得和解,顯得倉促草率,也大幅稀釋故事的戲劇重量與政治厚度。

本片還很有一些瑕疵,例如狗狗大軍如何組織動員這類細節,在片中缺乏交代,是明顯的問題。不過,大致來說,《忠犬追殺令》仍是令人大開眼界的作品,尤其是本片共動用274隻狗演員、並且全數為來自收容所的混種狗;全片拍攝的狗狗動作戲,也未使用數位特效,自我挑戰的難度與誠意足以令一票好萊塢製片與導演汗顏。更重要的是,這些狗在電影拍攝完畢後都找到新家。作為一部提倡動物平權的政治電影,《忠犬追殺令》不但在技術上設立了高門檻,也確實以身作則,提供一個好榜樣。本片的獨特成就,也贏得去年坎城影展的「一種注目」單元,飾演哈根的雙胞胎狗狗也在坎城贏得狗掌(Palm Dog)獎。

不過,我很好奇為何本片英文片名是White God?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