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04, 2015

看片小記 驕傲大聯盟 (Pride, 2014)

1984年的夏天,英國倫敦街頭舉行了一場同志遊行;同時,英國的各礦區城鎮也正進行罷工。倫敦的同志遊行街頭,一位剛滿二十歲、還帶著羞澀稚嫩的年輕男子,帶著遲疑加入了遊行隊伍。在遊行隊伍的激昂與混亂中,一場改變生命與歷史的騷動正要登場。

《驕傲大聯盟》講的是英國社會運動非常特殊的一次驚喜。在愛滋病成為全球同性戀最被濫用也打擊最大的標籤、恐同情結與同性戀族群迫害因此雪上加霜、西方社會也進入柴契爾與雷根遙相呼應的新保守時期,倫敦的同志團體與抗爭運動走上一條獨特、出人意表的道路。在發現礦工在罷工運動中正遭遇和同志團體一樣來自政府、警方的多重騷擾與漠視後,一小撮同志決定另成立團體Lesbians and Gays Support the Miners (LGSM),並為抗爭礦工募款,具體表現他們的支持。在主流社會仍四處瀰漫恐同情緒的年代,這一小撮同志的熱情顯得天真、也一廂情願;他們到處致電聯絡也四處碰壁,直到威爾斯某煤礦小鎮的大嬸接了電話,才開啟這顛簸的溝通與合作之路。

一場新的平權運動在這次美麗的意外中就這麼開始醞釀。它不僅透過同志團體的主動出擊,突破了當時英國保守性別文化下對於同性戀的諸多成見;更重要的是,這次在當時主流社會眼中相當離經叛道、十足荒唐的意外,同時結合了性別與階級兩個重要的社會與認同維度,刺激我們思考所謂「社會運動」的思考與行動等層次的侷限。就《驕傲大聯盟》片中所見,走過誤解、敵視與生疏後,LGSM與小鎮慢慢磨合差距並且終於突破認同差異的藩籬,在1985年的倫敦同志遊行,展現同運與工運合流的力道。這場美麗意外影響所及,更促使英國工黨後來修改黨綱,將性別平權也列入爭取人權的理念及目標,而根據片中資訊,提出這項新目標的團體,正是英國礦工工會。

大致來說,《驕傲大聯盟》是一部充滿歡樂與希望的作品,從片頭的剪影與相當有節奏感地鋪陳出同志遊行的熱烈與騷動氣息,就成功地讓傳達出具有感染力和生命力的影像感。它也是同志相關題材的電影當中,少數不聚焦於自我認同掙扎或怨艾神傷的作品。本片或許不夠嚴肅深刻、或許有些天真,但其正面訊息相當能感動人,也很激勵人心。事實上,本片會透過一些吉光片羽,呈現出當時平權運動與認同政治的盲點,除了本片主題所示的同志團體與礦工團體互不往來的盲點之外,也適時點出同志團體內部的性別差異與溫和或激進的路線之爭等等,稍稍彌補本片論述與政治廣度深度的不足。此外,包括Bill Nighy、Imelda Staunton等一線明星所組成的演員陣容,充分融入礦工小鎮情境的樸實演出,展現出好萊塢演員難以比擬的另一種表演魅力。

本片獲得去年坎城影展2010年開設的Queer Palm獎,也入圍去年金球獎音樂或喜劇類最佳影片,於英國BAFTA等其他影展的獎項也有一些斬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