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17, 2015

看片小記 跨界失控 (Project Almanac, 2014)

頂著麥可貝製作的光環推出的這部科幻小品,採取近年自成流派的偽紀錄片格式,整部片是高中生大衛家中手提攝影機所拍攝的影片。得到MIT錄取許可的資優生大衛,意外發現父親遺留的時空機器,大衛、妹妹、兩位一起長大的死黨、與偶然加入的校園美女,因而引發一連串驚奇事件。

將劇情片偽裝成紀錄片、同時是家庭錄影帶式、充滿搖晃動感的紀實影像,這樣的影像策略成為近年來的一道支流,大約從《厄夜叢林》(The Blair Witch Project, 1999)正式開啟。這策略應用到科幻類型,作品首推J.J. Abrams製作、開高走低而遭低估的作品《科洛弗檔案》(Cloverfield, 2008)。偽裝成紀實影像的劇情片美學策略,無非是以相對粗糙的畫質、影像不斷錯置與插入的剪輯、以及手持攝影造成不斷晃動的影像感,來製造擬真的假象。而《厄夜叢林》或《科落弗檔案》若稱得上成功,並不在於他們創造的影像風格比《跨界失控》更「逼真」,而是在於他們的美學表現比後者更一致。《跨界失控》作為一「家庭錄影帶」,有許多畫面很不應該地使用了慢動作、推軌、非手持攝影機鏡位等技巧,明顯露出本片作為劇情片的破綻,讓人看了有種那又何必偽裝成家庭錄影帶的困惑,《跨界失控》因如此自作聰明而顯得多此一舉。

若如此評《跨界失控》是吹毛求疵,那麼來看看它的敘事元素與策略。本片謹守青少年(YA)與科幻等電影(次)類型公式,兜攏這死屁孩時空歷險的道德教訓。資優生男主角,一起長大、常常不認真又幫倒忙的死黨,還有意外加入的美少女同學、同時也是男主角的暗戀對象。這群青少年意外發現時光機器後,開始七拼八湊找必要零件與嘗試操作,加上男主角可有可無但死忠到底的親妹妹,三男二女開啟探索時空旅行。探索途中必然經歷的過程,包括一開始的驚喜、圖利自身(小考作弊買彩券與讓暗戀對象愛上自己)、因改變歷史而引發的連鎖效應,到最後試圖彌補過失而決定回到原點。凡此總總,都不脫既有元素與公視,照理來說應使《跨界失控》足以成為娛樂佳作。那麼本片魅力不足的主要因素,或許是被家庭錄影帶的美學策略侷限住,難以伸展手腳,又或許是選角有問題,無法吸引觀眾;也有可能是劇本設計一開始就出問題,情節發展不足以說服觀眾,以上原因不一而足,使得《跨界失控》玩是玩得不糟,就是少一味,終究無法留下痕跡。

這麼說好了,如果一群深諳科幻片傳統的屁孩偶然得到了一座時光機器,穿越時空所想所做的,仍然只是小考作弊、買樂透、談戀愛、聽音樂會玩趴這等我們一天到晚都在做的事,到最後除了捅出一堆漏子而只能回到原點、沒有成就任何事,這樣的人物這樣的故事,又有什麼好期待好關心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