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27, 2014

看片小記 出埃及記:天地王者 (Exodus: Gods and Kings, 2014)

這部從今年夏天便以氣勢壓人的預告片成功炒作討論度的佳節史詩巨作,無意外將是年度最失敗的好萊塢投資商品之一。美台同步上映至今不過兩週,本片已確定票房慘敗,一億四千萬美金的製作預算,目前北美票房還不到四千萬、大台北票房也僅僅突破三千萬新台幣;同時,影評也不討喜,娛樂周刊給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低門檻成績,爛番茄評價難堪,Village Voice的影評也沒給好臉色。對於近十幾年來拍史詩鉅作已成慣性、更藉此片向去年辭世的弟弟Tony致敬的Ridley Scott來說,實在不怎麼光彩。

聖經故事在基督教社會的美國彷彿是票房保證,或至少不是毒藥,但這顯然是過時的想法;過去十幾年來的賣座鉅片,除了連美國人自己都驚異不已的《受難記:最後的激情》(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 2004),聖經故事從來就沒能在票房上佔便宜。《出埃及記》選在感恩節後、聖誕節前的時間推出,不知是太有自信還是昧於現實,等於單挑《飢餓遊戲》、《哈比人》、《博物館驚魂夜》等系列作的大結局──而就目前北美票房走勢來說,後兩部高票房的系列也沒占到便宜,慘敗至斯,有些意外、卻也不是太過意外。


持平而論,Ridley Scott的這部經典聖經故事新詮並非糟得一塌糊塗。它就某方面來說頗合聖經說法,飾演摩西的Christian Bale甚至通讀聖經與可蘭經,務要貼近經典脈絡、忠於故事;此外,電影特效與調度也充分展現Ridley Scott的大將之風,壯闊氣勢與天降災禍的駭人場景,各有千秋;從角色塑造與演繹來看,不僅摩西對神啓的質疑與抗拒種種人性得到充分展現,他的王兄拉姆西斯(由Joel Edgerton精彩詮釋)略帶神經質而無限自我膨脹的獨裁者氣息,也讓人物形象生動立體、頗搶鏡頭。怎麼說都該是能安全下莊的電影,會被如此嫌棄,唯一的理由或許是:無感。太過四平八穩的聖經史詩故事,今日觀之無異於說教、乏味。既然觀於經典中的故事大家都太熟悉,關於摩西分紅海的關鍵高潮與視覺奇觀也都在預期之中,那麼我們對這部片還能期望甚麼?Ridley Scott還能透過這部片帶給我們甚麼?

很可惜的是似乎沒有。Ridley Scott曾提到,他想藉這部片傳達的一個想法是宗教信仰本身的殘酷與荒謬,呈現出人世間以宗教為名的敵視與殺伐,往往卻是基於對同一個神祇的信仰。《出埃及記》的故事從摩西與王兄拉姆西斯青年時期的意氣風發與兄弟情摯開始說起,一直到片尾摩西率眾過紅海、踏上尋找迦南應許之地的旅程為止,大約是舊約中〈出埃及記〉第二章到(應該是)第二十章的篇幅。除了在天降災厄的部分加油添醋之外,本片並沒有太多新的詮釋。舊約中憤怒的、具復仇者形象的耶和華,電影中的詮釋並未超出經文範圍;而聖經中性格並不鮮明的摩西,只在第十一章展現些許脾氣,到了本片似乎也未有更多發揮。這等於說就約鍾順服耶和華的摩西,在本片中經歷身分劇變、認同危機、顛沛流離與手足相殘,竟也未表現出太多心理衝突、內在矛盾或掙扎。

換句話說,《出埃及記》除了電腦特效重口味加料之外,幾乎沒有甚麼可讓人再進一步推敲的深刻意義了。這麼想也就難怪本片票房低迷、影評難看了。若真要說《出埃及記》說了甚麼與當前的我們有關的東西,或許出現在片尾摩西與眾人成功躲避埃及人的追殺、終於跨過紅海後,他與兄長亞倫的一段對話。在紅海此端的岸上,亞倫對摩西表達任務中於完成的欣喜,摩西卻謹慎地說他感到的是一種憂心。亞倫感到困惑,以色列人從此團結一致、對耶和華的信仰將更加堅定,並將共同完成回到迦南地的使命,這有甚麼不值得歡欣的?摩西意味深長地說,那是現在大家正在逃難、尋找神的應許地之時,而我擔心的是一旦我們安定下來之後呢?是的,當在神的土地上流浪數千年、始終回不去應許之地的以色列人,在1948年終於建國後,仍謹記千年前耶和華的訓示、並忠誠信仰他們的神嗎?

過去半世紀以來迦南地的紛擾、加薩走廊的斑斑血跡、以及沿著巴勒斯坦區築起的十尺高牆,為這問題給了無聲而沉痛的回答。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