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24, 2014

看片小記 魔幻月光 (Magic in the Moonlight, 2014)

伍迪艾倫去年推出好評如潮、難得的幻滅酸楚之作《藍色茉莉》(Blue Jasmine, 2013),也將凱特布蘭琪推上奧斯卡后座(外加超過四十座女演員獎),此後重回他擅長的浪漫輕喜劇路線,找來當紅的艾瑪史東與影帝等級的柯林佛斯,於今年推出《魔幻月光》。電影故事設定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後,魔術大師史丹利被老友從柏林請來南法,要揭穿一位自稱能通靈的超能女子蘇菲的騙局。憤世嫉俗、堅信科學與理性的史丹利發現自己不但無法看透蘇菲的把戲,竟轉而深信蘇菲真能通靈,並對年輕貌美的蘇菲發展出超齡的戀慕之情。

輕巧可口又聰明的浪漫喜劇很容易討好觀眾,但難討好影評,口碑門檻相對高得多。或許也是如此,伍迪艾倫雖然多年來被認為是文青愛導,他經得起時間淘洗、在影史上值得多提的作品卻不多;尤其是產量大、商業路線的喜劇偏多的狀況下,伍迪艾倫的作品難免水準參差,偶有乏味單薄的窘況。《魔幻月光》在美國推出時評價普通,指標性的媒體如Entertainment WeeklyVillage Voice等,都沒賞好臉色。本片犯的最大錯誤,也是許多劣質浪漫愛情劇的毛病,便是男女主角的情愫來得莫名其妙、橋段老套毫無驚喜、愛情化學作用卻與奇蹟無異,整個故事最核心的浪漫愛情毫無說服力,枉費艾瑪史東與柯林佛斯演得賣力,伍迪艾倫的台詞寫得也妙,偏偏就是難以讓人入戲。

嫌棄歸嫌棄,《魔幻月光》仍然有些趣味在。除了妙趣處處的對白之外,本片也罕見地將魔術、電影與愛情三種「騙術」或「幻術」放在一起推敲玩味。魔術、電影或愛情,三者都是需要一定氣氛烘托以迷惑視覺與心智的把戲,儘管怎麼相信理性與科學的人,面對魔術、或電影、或愛情,就是難以抗拒其魔力,也往往願意臣服於其令人意亂情迷的炫或作用。就這點來說《魔幻月光》其實頗有後設解讀的趣味,它不僅講了人被魔術與愛情迷得團團轉的故事,它也自我指涉,電影本身確實就是月光下的魔法,讓我們心甘情願買票進場、受其迷惑,吃下一場美夢。史丹利從魔術的幻象醒來,掉進愛情的把戲;而我們掉進電影的魔法,至今未醒,不願拆穿浪漫底下的真相。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