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13, 2014

看片小記 寒蟬效應 (2014)

從台北到台東大學念音樂研究所的白白,剛開學便遭指導教授、也是樂團指揮的李仁昉性侵。此後白白開始心神不寧,樂團練習無法專注,也無法接受同校好友王木宏的追求,甚至割腕自殘。輔導室的王老師懷疑白白可能遭到性侵,卻苦於白白對於自己始終不願解釋自己的反常,對於李仁昉性侵的假設也找不到任何事證,於是延請人在台北的舊識方律師來處理這棘手案件。

改變自真實故事的《寒蟬效應》野心不小,處理國片中絕無僅有的性侵題材,同時將近年幾場重要社運如台北都更迫遷、美麗灣等,收進故事線;甚至遠在上個世代的野百合學運,也成為李仁昉夫妻這條故事線的背景。就處理社會議題來說,本片成績堪堪超越今年稍早、雷聲大雨點小的《白米炸彈客》;而騷動四起的2014年,也因這兩部劇情片與甫於青島東路露天首映的《太陽‧不遠》,注定要成為寶島影壇社會意識極為濃厚的一年。先不論本片究竟能在國片史上留下多少痕跡,導演王維明的努力都應予肯定。

本片值得肯定的,還在於處理性侵題材的方式,聚焦於國片少見的法庭戲碼,幾乎將電影整個後半段用於處理法庭內外的攻防,讓代表白白(郭采潔)的方安昱(徐若瑄)與代表李仁昉(戴立忍)的林律師(賈靜雯),先在法庭外交鋒、再轉到庭內對陣。攻防過程中,不論是性侵案中關於受害者的二度傷害、延遲訴訟導致舉證困難、辯方藉和解變相卸責的策略等等,乃至於斯德哥爾摩症候群,都有涉獵。顯然編劇的功課做了不少,在劇情設計上還算周延,且在煽情的策略上頗為收斂,也很難得。這些努力,都為國內電影作了不錯的示範。

雖然從高度的社會意識、(校園)性侵題材、到法庭戲碼,《寒蟬效應》都很有開路先鋒的姿態,加上國寶級的李屏賓(入圍本屆金馬獎)、杜篤之等人加持,它仍然只是半部好片。光是那鬆散乏味、與電影後半部及不搭調的十五分鐘開場,就差點毀了整部電影;戴立忍(也入圍本屆金馬獎)的演出令人目不轉睛,但同樣賣力的徐若瑄、賈靜雯,卻因表演太過用力而顯得僵硬,弄巧成拙。李仁昉與白白之間如何從第一次性侵一步步走向慣性,而白白的心理狀態又如何從驚恐到後來有可能發展出依戀,在我看來相當重要,110分鐘的片長竟無暇顧及,是頗嚴重的瑕疵;至於性侵者李仁昉、重要配角方安昱複雜的內在性格也著墨有限,更讓本片減損光輝,就像抬頭四個大字質感不佳的電腦特效,搭配取得很有深意的片名,可惜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