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10, 2014

看片小記 痞子英雄:黎明再起 (2014)

在兩年前將同名電視劇推上大銀幕獲得肯定後,導演蔡岳勳今年終於繳出續篇痞子英雄:黎明再起。看慣好萊塢冷菜熱炒續集片的觀眾或許不覺有異,但蔡導實際上重新啟動了國片多年未再有的續集片傳統。事實上,過去二十多年來,續集片幾乎是朱延平才會使用的商業片操作策略,而續集電影確實是典型的商業片邏輯,蔡岳勳乘著首部曲的佳績順勢操作,完全合情合理。況且全面開戰很有力拼好萊塢規格的氣魄,比起過去十年來毫無長近的朱延平,更有資格玩續集。

而蔡岳勳顯然下過些工夫,摸熟好萊塢的動作片公式,充分應用在黎明再起上。電影從開場的吳英雄(趙又廷)飛車追逐並巧遇未來搭檔陳真(林更新)開始,便幾無間斷地套用危機(追逐、爆破、打鬥、槍戰)危機解除的緊湊循環,甚至用上好萊塢必備的對白潤滑劑如耍寶punch line或道德演說等,直到片尾英雄搭檔再度拯救城市於徹底毀滅之際,以大圓滿結局落幕。值得注意的是,本片將故事時間壓縮到只有二十四小時左右,有效製造強烈的節奏感,讓人聯想起幾乎將故事時間壓縮到等同於銀幕時間的蘿拉快跑(Run Lola Run, 1998)以及更早的快節奏動作片經典捍衛戰警(Speed, 1994)。若再加上勉強及格的電腦特效與高規格的打鬥設計,六億預算打造出這等好萊塢等級的商業動作片,已值得為整個製作團隊鼓掌致敬。


這次再看痞子英雄,隱約領悟到電影重心吳英雄的性格,他的簡單直接的正義感,欠缺對複雜政治與人情世故的體察,橫衝直撞到接近粗莽的辦案方式,相信憑著一股直奔腦門的熱血與打不死打不爛的身手,很有都市叢林中的西部英雄調調。的確,這種難以規訓卻又誓死捍衛法制的英雄形象,儼然就是二十多年前橫掃港台影壇的陳家駒。陳家駒衝動、熱心,相信自己的拳腳能打擊犯罪伸張正義,也因此他的世界中總是只有簡單的道德訓示,不會有錯綜複雜的政治糾葛,他也不曾需要處理重大的兩難。吳英雄也是;差別只在於吳英雄少了逗趣與感情對向等軟化劑,於是他只能一路緊繃暴衝。吳英雄畢竟不是陳家駒。

痞子英雄系列也不是緊張刺激又飽滿親民的警察故事系列。若吹毛求疵一番,黎明再起》不僅略遜《全片開戰》,還很有些難以忽略的破綻。首先,放手打造快節奏動作片,或許難免的代價便是犧牲作品深度與許多環節的合理性,最明顯的莫過於一天之內搞定特種部隊生化武器毀滅海港城的叛變陰謀,這特種部隊說來也沒啥好害怕的。至於幾個戲分不少卻毫無交代、沒頭沒腦的角色如修杰楷飾演的黑鷹隊員、金士傑飾演的總統(片中沒有任何人以總統稱呼過他)、乃至於第一配角陳真,不知如何而來,其角色的戲劇重量又不足以讓人忽略其無歷史感,以至於一路看下來一頭霧水,也只好這麼囫圇吞棗。還有一個相關問題是對白的編寫,非常拗口,許多台詞生硬到彷彿演員在硬背劇本,甚至今是結這等戲劇老將也難倖免。的確,演員功力也有影響,片中除了黃渤與動作戲主導的趙又廷表現難以挑剔外,大多讓人不忍卒睹。但我懷疑編劇蔡岳勳、于小惠、陳怡方團隊是否有自己唸過一遍這劇本;有人這麼說話的嗎?

以上都是編劇環節的瑕疵。其次音效處理也很有問題,為了要讓所有音效都充分讓觀眾接收到,不論是目前人物的語音、電話另一端的對話聲、監聽或無線電設備傳來的聲響,全都不分遠近的使用相當的音量。到後來,人物的對白、雨聲、直升機引擎聲、腳踩在沙地上的聲響,全都攪和在一起。這種抹除距離感的音效設計,不但失去環繞音的空間感與臨場感,更讓觀影成了聽覺的疲勞轟炸。為何這樣的大製作會有如此明顯的失誤,令我困惑;我希望這不是本片刻意為之的影音策略。

最後或許無可厚非的,是黎明再起為中台合資出品,可能因此全片在高雄拍攝,電影中卻成了無人說台語、甚至有警察操北京腔中文的海港城,連帶著軍警單位都穿著寶島無人能辨識的制服,把這部電影拍成了科幻片。我能理解本片進軍中國市場的企圖心,而因此片中人事物順勢調整大概也有其必要性;我只是再次感到可惜,希望對岸觀眾能憑八五大樓的獨特造型,拼湊出黎明再起的無名英雄,高雄市。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