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04, 2014

看片小記 共犯 (2014)

(這是最早版本的電影海報)
三位明仁高中的學生,在某天上學的途中,發現墜樓而死的同校女學生。夏薇喬是死於意外或是自殺?還是,漂亮、有錢、卻與同學疏遠而顯得有點冷漠甚至孤傲的夏薇喬,是遭到同學霸凌而死?而這三個男生,沉默的黃立淮、看似叛逆壞學生的葉一凱、以及一副陽光男孩模範生的林永群,他們調查夏薇喬死因的計畫,又會為他們的生活帶來甚麼改變?

兩年前以積極正面的《逆光飛翔》(2012)出道而驚艷國內影壇的張榮吉,今年推出風格丕變的《共犯》,罕見地結合兩大類型,一邊呼應國內傳承多年的校園題材,另一方面呼應從《雙瞳》(2002)、《詭絲》(2006)斷斷續續接力的國產推理電影,野心不小。這個好萊塢、香港、日韓等電影工業已玩得熟爛的片型,記憶中寶島還真的沒見過。編導團隊懂得從既有的作品學招數,而且應該從日本作品得到不少靈感:烏奴奴與夏佩爾編寫的故事,不論是角色設計或深埋伏筆的策略,不知如何讓我聯想到湊佳苗;而於光維精緻、調度有節的攝影,尤其是水中畫面的質感,搭配音效,頗有當年中田秀夫的味道。凡此種種,都應該能將高懸疑度的《共犯》拍得非常好看。

可惜的是,《共犯》和稍早雷聲大雨點小的《行動代號:孫中山》類似,只能是半部佳作。相較於《行動代號:孫中山》的頭重腳輕,《共犯》比較大的問題應該是出在伏筆埋得太深,卻沒有預留足夠的時間或沒有鋪陳出夠強的戲劇張力,讓那道伏筆充分展現它的爆發力。到最後,全片堪堪九十分鐘的篇幅,竟因此稍嫌冗長,且前半部調查夏薇喬死因與復仇的段落,推理部份不夠細緻;至於本片要傳達的所有人都是共犯的核心意念,則在有欠凝練的故事下也變得稀薄。理應有一記重拳質地的《共犯》,最後竟變得船過水無痕;或許張榮吉想要透過美學形式與敘事風格,來捕捉黃立淮與夏薇喬兩人如同社會隱形人的那種感覺,只是毫釐千里,結果不太成功,反而讓電影本身失去重量感,實在有點辜負這難得突破國內劇情片常態的嘗試。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