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18, 2014

看片小記 明日定律 (The Zero Theorem, 2013)

在不算太久以後的未來,某個英語系城市,服務於大企業裡的電腦程式人員(一說是駭客)柯恩想盡辦法申請在家工作,好讓自己能早日完成破解網路程式的任務。柯恩並期待接到那通等候已久的電話,向他透露有關宇宙與生命的秘密

運勢始終不太順的導演Terry Gilliam,或許是用他的創作來思索生命與世界的荒誕離奇。這部去年推出的作品,是不折不扣的哲學電影,用科幻類型的外衣,包裝他對存在之荒謬本質的思索以及存在意義的探問。即使對於二十世紀存在主義關鍵字不熟悉,也能多少領略到Gilliam在玩的文字與影像的符號遊戲:彷彿總是徒勞的破解密碼任務;無止盡等待的電話/召喚;回家/回歸原初的渴望;(存在與意義的)黑洞。這些元素都幫助《明日定律》向我們解說或展示原來其實很複雜的哲學論證。而對於這些探問,Gilliam似乎也有定見,他認為存在的本身、乃至於對於存在意義的追尋,都是荒謬而瘋狂,更沒有所謂的解答,一切就像本片原文片名、也是片中諸駭客努力想破解的零式定理,本身就是空無一物。要向虛無尋找個答案出來,如非自尋煩惱、徒勞無功,就是跟這世界一樣瘋了。

本片在美學策略與哲學命題上與Gilliam三十年前的舊作巴西(Brazil, 1985)頗多神似,說得好聽是貫徹初衷,說難聽是自我重複無新意。確實,片中對於未來生活的想像,為免也太八零年代了些,很難看得出過去二十年人類科技變化投射在片中科幻世界的痕跡。同樣不妙的是對於存在命題的哲學探問在片中的展現,也由於斧鑿痕跡處處而略嫌笨拙。是Gilliam一時失手還是寶刀已老,還不急著下定論,但看他近年來的低迷,不免為他感到可惜。

2 則留言:

紐卡鼠 提到...

難怪我在看的時候腦袋也空空的(牽拖)

轟ㄟ專用 提到...

看他的片偶而會想放空沒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