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 02, 2014

廖克發作品展 鼠(2008)、花開的夜晚(2012)、雨落誰家(2012)

馬來西亞出身的廖克發,從推出首部短片至今五年,未發表過長篇作品,已憑五部短片在今年推出作品展,在光點華山獨家放映。這等待遇,別說華僑導演、就連寶島國人都不曾有過。廖克發是否本事過人仍待觀察;就五部作品皆由台藝大電影系製作來看,或許魚水彼此挹注、互相幫襯的性質多些。這五部短片分成兩個場次放映,編排上不完全按照發表年分,我則依照個人觀影順序討論。

廖克發的第一部作品《鼠》(2008)以及《花開的夜晚》(2012)關注對象是典型的台灣人,分別探討墮胎與家庭問題。《鼠》藉著一位空姐居家的鼠患、巧妙地與她面臨墮胎帶來的心理困境,以不到十分鐘的篇幅,同時點出鼠、附中胚胎、以及空姐三者同陷於死局的處境。最後的殺鼠戲碼完全沒有對白,卻透過攝影、暗示意味濃厚的()斷肢血灘、和令人極不安的音效,將整個戲劇張力爆發出來,餘韻驚人。

《花開的夜晚》約三十分鐘長度,故事發展較完整,講的是崩解邊緣的台灣小家庭。事業面臨危機的父親,煩躁的家庭主婦,在學校受欺凌、回家也不想與雙親溝通的高中生獨子,在一個表面維持平靜的餐聚、確實則瀕臨崩潰瓦解的夜晚後,仍舊抱著龐大的無力感與一絲苟活的希望,繼續不知意義何在的生活。這種人物組合、這種故事並不特別,特別的是廖克發堪稱大膽地將環境音反映人物心理的電影語言作用發揮到極致,將音效幾乎開到最大。從片頭的雨聲、陽台的水流聲、到手機的震動聲響、以及餐廳裡轟鬧的生日派對,在在以讓人煩躁不安的超高分貝,表現片中人物的焦慮、孤立無援、和家庭的支離破碎。這樣的聲音使用在當代台灣電影當中應屬罕見。

同樣的聲音策略也用在》,讓鼠淒厲的叫聲混雜火警(防盜?)警報器的高頻高分貝音量,逼使觀眾無所遁逃,要我們感同身受片中人物的深刻恐懼。如此觀影經驗當然不會讓人愉悅,但同感那份痛楚,應該正是廖克發的創作動機。

相較之下,《雨落誰家》(2012)的聲音策略使用得沒那麼風格強烈,而將全片焦點放在更精緻的影像運動以及更完整的故事上。本片以三線並進交錯的方式,講一位菲籍(逃跑?)女移工、她的刻薄女台灣老闆、和一位菲籍(逃跑?)男移工的故事。一場大雨午後,女移工領了微薄工資,在街頭茫然遊走,也躲避警察的盤查,回到工廠卻誤闖打劫現場;走投無路的男移工行搶雜貨店卻下不了手,轉移目標來到只剩女老闆單獨留下的代工廠;看似剽悍精明的女老闆,原來家中面臨女兒出走的煩惱。各有煩憂的三個人,在下著大雨的代工廠裡相會,最後沒有人被搶、也沒有人被殺,但同時也沒有誰的難題得到解決。雨是生存的掙扎,無分國籍、階級與性別,將所有人緊緊地裹住,逃不開身。

雨落誰家》的影音策略不如《鼠》和《花開的夜晚》那樣著重音效來突顯人物的心理狀態,而採用更接近通俗劇的形式來表現故事。想來廖克發應該是積極摸索自己偏好的手法與風格,而在這幾部作品中,找到他想要的創作方向。我們在廖克發接下來的作品,這樣的策略與趨向會看得更加明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