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01, 2014

看片小記 X戰警:未來昔日 (X-Men: Days of Future Past, 2014)

(我知道這類海報很符合商業傳統,但實在很不與時俱進)
由近十五年前親手催生《X戰警》系列的導演Bryan Singer回鍋執導的最新系列作品X戰警:未來昔日,故事背景設定在距今十年後的未來,變種人受到強悍無比、能力堪比變種人的機器人大肆獵殺。原來這群稱為哨兵(sentinel)的機器人是由崔斯克博士(近年頗紅的Peter Dinklage)在半世紀前用以對抗變種人的研發計畫,在美國國會未能得到贊助、卻在魔形女(Jennifer Lawrence)刺殺崔斯克博士後反而引發美國恐懼變種人的力量而全力開發,此時已將變種人撲殺殆盡。為了改變變種人滅絕的命運,變種人倖存者決定由幻影貓(Ellen Page)將金鋼狼傳送回半世紀前的1973年,讓決裂的X教授與萬磁王再度合作,共同阻止魔形女激進的刺殺行動。

始終將對抗模式保持在人類與變種人之間的X戰警系列,在本片創造新的大反派哨兵,並導入時空穿梭、藉由操縱歷史事件以改寫現狀/未來的科幻類型公式。凡此種種,都讓本系列新作頂著《魔鬼終結者》(The Terminator)系列創始概念的龐大陰影。本片在時空穿梭上所作的變化在於,讓金鋼狼回到過去的不是一整個人,而是他的意識回去他過去的身體,或至少電影中看起來似乎如此。這麼一來或許就解決了物體如何超越時間維度、以及不同時間中的同一物體如何在同一空間裡存在等科學、哲學難題。H.G. Wells在深深影響科幻類型的小說《時間機器》(The Time Machine, 1895)中,將時間理解為空間的第四維度。這概念在未來昔日彷彿做了翻轉,讓空間成為時間的向度,使得全片的絕大篇幅都以聰明的剪輯,來強調過去與未來作為兩個空間的同時共振,是以當1973年的金鋼狼意識受到刺激時,五十年後的金鋼狼也在身體上立時有所反應。一直要到尾聲,當歷史終於改變,金鋼狼的意識結束長達五十年的漫遊,回到他未來的身體,我們也才看到時間又回到較易理解的單線因果序列形式。

作為時空穿梭、為兩代變種人穿針引線的主人翁,金鋼狼應該是本片的主角,整個電影敘事的推動以及片中整個時空運行,看似以他為核心。但如果就撲殺變種人的哨兵計畫以及改變歷史、讓計畫不曾發生這個主旋律來看,未來昔日的關鍵卻應該是執迷於徹底壓制變種人的崔斯克博士以及擁有改變形體結構能力的魔形女。電影結合兩代變種人要角的龐大架構固然野心十足,也顯然有催動票房的考量,然瞻前不顧後,將故事化繁為簡的同時則犯了失焦與交代不清的毛病,偏重明星魅力但作用不大的金鋼狼而對真正關鍵的魔形女缺乏深耕,若不是預留伏筆,便是有頭重腳輕之嫌。

最讓我感到困惑的是崔斯克博士的部分:哨兵計畫禍及帶有變種潛伏基因的人類,已擺明是人權問題,變種人陣營中一直有X教授陣營擔任兩族類之間的潤滑劑,何時急轉直下變成公然迫害,這部分缺乏交代也罷。片中有一段是崔斯克被問到他為何恨變種人至此而要追殺殆盡,他說他其實崇拜這些變種人,因為他們是人類的未來。這麼關鍵的對話竟然就這麼沒頭沒腦地作結,未解釋崔斯克若崇拜變種人、又為何要撲殺他們,也未帶領觀眾進入這個角色、認識其內在性格,使得這位形象鮮明的重量級反派人物,個性竟流於扁平淺薄。凡此種種BJ4的故事情節還有不少,雖不致嚴重傷害全片表現,但影響我觀影所及,走出戲院後除了依稀記得看了場變種人的生存大戰,對於整部電影的理路頭緒,一時間竟然印象模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