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15, 2014

看片小記 到不了的地方(2014)

游泳教練與電影導演騎著重機上路,要為導演實現一個願望,尋找一碗金針湯,然教練與導演心中各隱藏一個秘密,使得他們的這趟旅途,是追求、也是逃避。

自從《練習曲》(2006)立下兼具勵志、療癒的溫情公路電影新典範,國片還沒有作品來承接其開創的新局。從許多角度來看,改編自導演李鼎自傳性質之暢銷書的《到不了的地方》,似乎多少有這麼點接手之意。照理來說,本片故事來自李鼎自身經歷,而他又先有文字的消化琢磨,影像化的成果應有許多深刻動人之處;不幸的是,本片除了攝影精緻細膩之外,從表演到敘事只讓人感到處處造作矯情。電影開場的辦公室會議戲碼斧鑿痕跡之多、刻板空洞之處,簡直與二流廣告無異,令人不敢領教。而從這場出書計畫的會議帶出導演(林柏宏)與教練(張睿家)的旅程,並未因兩人的尋夢理念而帶領觀眾穿透商業操作的利益考量、直指旅程核心的理想性格,反而更凸顯這段旅程的廉價與膚淺。

這段旅程、或者說《到不了的地方》的廉價,更表現在本片對於性別課題的無知、或有意漠視。若說逃婚的教練無須交代那位倒楣的無名女子,那麼也罷;但是,作為第一主角的導演,凡提及其家人間不堪回首的過去時,母親角色之扁平呆板,簡直慘不忍睹。即使在蘭嶼的部分加入尹馨、林辰唏,兩人較活潑生動的表演也無法挽救本片在編寫女性角色上面的粗糙。

《到不了的地方》又想搞浪漫、又顧影自憐、既要勇敢逐夢、又要溫情療傷,如此高難度的任務,在李鼎自溺有餘、調度與收斂不足之下,最後甚麼都沒做好,只剩下灑盡狗血的家族回憶與毫無節制的矯情。本片就像飾演導演的林柏宏從頭到尾看似燦爛時則強顏歡笑的臉,讓人尷尬無比。《到不了的地方》除了被收進庫藏,到不了任何地方。

2 則留言:

J 提到...

最後一句非常幽默

轟ㄟ專用 提到...

沒辦法,我就是對這部片相當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