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20, 2014

是超越,不是進化

全面進化 (Transcendence, 2014)

在人工智慧科技已進展到可能創造虛擬意識的時代,人類意識數位化並上傳至網路的日子亦不遙遠;另一方面,抗拒科技氾濫的反對派以愈見激進的方式,全力防堵、或至少延遲這個未來的發生。當衝突升高、終於演變成暗殺行動時,居住在舊金山的科學家夫婦威爾、艾芙琳也受到波及,釙元素中毒的威爾在瀕死之際,決定將自己的意識上傳,使自己在肉身死去後能以另一種形式繼續存在。於是他成為自己虛擬意識計畫PINN的實驗品。他成為數位化的人。

自從電腦與網路陸續出現後,科幻電影便開始處理是否能在虛擬世界中存在的題材,而人工智慧能否有意識,也相互輝映成為另一熱門題材。早從1982年的電子世界爭霸戰(TRON)就以電動遊戲的形式探討人類意識進入晶片打造的虛擬真實。這股異想天開」後來遍地開花,更有《攻殼機動隊》(Ghost in the Shell, 1995)、《駭客任務》(The Matrix, 1999)等經典先後接力;浪漫喜劇的類型也開發出《虛擬偶像》(S1mone, 2002)乃至於去年口碑極佳的雲端情人(Her, 2013)。換句話說,不論是數位化的人類意識、虛擬人工智慧的人格化,對科幻片都不是新鮮題材。

上述經典科幻片(虛擬偶像這部浪費了好點子與好演員的中庸之作除外)藉眼花撩亂的精采特效吸睛吸金,概念上所處理的實是東西方哲學的千年難題,即身心二元論。身/肉體與心靈之間存在的究竟是融合或對立的關係,又孰優孰劣,從古希臘到南亞次大陸、從哲學到神學,始終為哲人學者爭論不休;佛學強調肉身皮相乃屬虛空,與柏拉圖的理念型彷彿遙相呼應,而笛卡爾以降的理性主義更進一步獨尊理性、確立身心完全分離的哲學觀,主宰整個西方接下來五世紀的思潮。就這一點來說,全面進化的概念框架,可說是承續這個大方向,肯定心靈的優先性,才會讓威爾等科學家、尤其是Rebecca Hall所飾演的艾芙琳,堅信意識脫離肉體仍能運作無礙、並能進而上傳網路的可行性。

當然,即使心靈、意識能脫離肉體而存在,仍需要具體的物質介面作為寄託;《駭客任務》懂得反省,早告訴我們精神與形體皆無法單獨存在,兩者總是彼此依存。而《全面進化》呼應這中道思維的方式,便是玩個匪夷所思的新把戲,結合近年火熱的奈米科技,讓肉身死亡而意識得以在虛擬世界繼續存活的威爾(強尼戴普),藉由電腦設備、奈米生物學、還有以矽為本的奈米科學,回到物質世界,不僅為他人療傷治病、並進而有如下載操作系統般植入意識,且能將嵌入程式碼的矽晶回歸天地、使塵土與水等自然資源為他所用。威爾甚至以自己的基因程式碼再生肉體組織,將意識又下載到量身訂做的肉身,使自己起死回生。從身心分離、心靈意識數位化、打造有如複製人般的新肉身、然後將數位心靈重新下載到新肉身而完成整個虛擬與現實世界的大循環,如此奇幻旅程是否全面攪亂理性主義或經驗論尚未可知,但概念工程之浩大,在好萊塢科幻電影中倒是少見。也可能是基於這個超脫肉體桎梏、也要超脫理性主義式身心二元對立的宏大企圖,電影標題下的是「超越」(transcendence)而非進化(evolution;想不到中文版本明知故犯竟仍給了進化的標題,令人費解)

另一個引人尋思的是數位化的威爾利用奈米科技治癒殘疾的故事安排。在電影中,威爾展現的神蹟引來諸多老殘傷病請求醫治,威爾來者不拒照單全收,並且全數治癒、順便將自己的意識植入其體內。菁英階層合法化統治基礎的殖民隱喻姑且不論,這段故事最有趣的一點,在於威爾善用、並僅僅用了科學技術,便儼然建立了屬於他自己的教派。而這裡的重點不在於威爾幫眾是否合乎嚴謹意義下的宗教組織,也不在於幫眾們是出於自願或受到洗腦而追隨威爾,也不在於奈米科技是否真有可能突破到這等人體改造與心靈置換的門檻,更不在於威爾的所作所為是否涉及基督神學的褻瀆禁忌。這裡的真正重點在於理性的科學力量之展現,完完全全是帶有宗教性格的。懷海德(Alfred North Whitehead)1926年的演講、後來集結出版的《宗教的創生》(Religion in the Making)中提點我們,科學與宗教皆具有追求真實的獨斷性,因而一體兩面、互為映照,兩者間其實並非對立、反而頗為相似。從這裡發想,我們便比較容易理解何以許多科學家所表現出來的自滿與狂熱、對於信條絕對而毫不退讓的捍衛,看起來居然和許多信念堅定的教士如此相似。

或許《全面進化》太想處理如此困難的哲學課題,又難以成功融入劇情與電腦特效,使得電影顯得平淡難以下嚥。這並不是一部娛樂效果夠多的作品,頂級巨星如強尼戴普、Morgan Freeman、加上大牌如Paul BettanyRebecca HallCillian Murphy等閃耀卡司也因此失之浮誇,無法帶動戲劇張力。選角失誤、劇本有問題、還是導演功力不足,或許都有一些;攝影師出身的Wally Pfister長期與Christopher Nolan合作,此番首執導演筒,看來是沒將Nolan的工夫學個到位,顯示跟在大導身邊見習多年、到了真正坐上導演椅,一切還是得從頭來。不過本片劇本為原創故事,更是Jack Paglen第一本編劇作品且獨立完成,加上Pfister導演初體驗,編導團隊皆為新手而能有如此成績,已經相當不容易了。




有關懷海德在《宗教的創生》討論科學與宗教的親近性,有這麼一段文字可以參考:“The dogmas of religion are the attempts to formulate in precise terms the truths disclosed in the religious experience of mankind. In exactly the same way the dogmas of physical science are the attempts to formulate in precise terms the truths disclosed in the sense-perception of mankind.”繁體中文只有已絕版的桂冠本《宗教的創生》(1997),沒帶在手邊暫時無法提供中文譯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