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17, 2014

看片小記: 美國隊長2: 酷寒戰士 (Captain America: The Winter Soldier, 2014)

漫威(Marvel)自從跟著近十年來的超級英雄類型還魂而起死回生後不斷壯大,竟爾成立製片公司,將旗下超級英雄一一推出電影,並隨著電腦特效加持,場面規模不斷加碼,已達肉身抗衡整艘戰艦的境界。最新的這樣一位超級英雄是美國隊長。

高明的商業片往往能與當代的社會情境或時代潮流充分對話。自從Christopher Nolan的黑暗騎士三部曲開啟了當代政治指涉的不歸路、並有首部《鋼鐵人》(Iron Man, 2008)後,超級英雄類型從此都學聰明了,無論怎樣都要和當前政治、經濟、社會局勢扯上邊──這很能說明為何《綠光戰警》(Green Lantern, 2011)票房評價雙敗。

有關《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的政治暗示,多數人都從神盾局看得到美國國安單位的鬼影幢幢,對於近年來吵得人盡皆知的國家機器老大哥監控議題心領神會;至於九頭蛇軍團滲透入神盾局借屍還魂,則可以恐怖主義或極右派自行對號入座。本片編劇舉重若輕,將政治陰謀與種種陳倉暗渡的滲透策略深入淺出,讓觀眾在眼花撩亂的打鬥與爆破中仍能消化(或許其實沒消化),該居首功;長年在電視界耕耘的兄弟檔Joe & Anthony Russo首次執導如此規模的科幻類型作品,調度有節,也屬不易。


看九頭蛇軍團餘燼不死,悶燒了半個多世紀也罷,還能滲透到神盾局頂層、並攏絡國會議員,能耐、韌性無比驚人。不過,換個角度想,神盾局與九頭蛇果真是死敵嗎?從片中美國執法部門與軍事部門幾近真空、首都華盛頓最醒目的建築是神盾局總部這等超現實情境來看,我們大可把神盾局看作是國家機器、行政立法執法司法部門的總和象徵。而九頭蛇四處收編滲透,進行軍隊私有化、遙控國家機器的陽謀,令人聯想到的則是同樣在電影裡離奇消失無蹤的標準美國資本主義產物──企業財團。如此《酷寒戰士》的大亂鬥應能有不同的理解:本片與其說是關於美式自由民主與國家機器老大哥的對抗,毋寧說是兩種資本主義產物的權力鬥爭,由企業財團與國家部門競逐權力的主導權。

早在三十五年前,傅柯(Michel Foucault)在他法蘭西學院的演講中已觀察到,現代國家體制(the state)作為資本主義的產物,是有自己的生命,能脫離人的控制、並會反噬人。是以社會主義國家(socialist state)作為同樣是現代國家體制的另一形式,並無法真正出現有別於資本主義國家的社會正義;是以現代國家皆以體現公平正義自由為理想,卻愈來愈與財團私相授受合作無間、同時愈見緊縮公民的民主自由,使得如今多數「民主」國度看起來都像極開放式監獄。從《規訓與懲罰》(1975)就開始思考監視(surveillance)的傅柯,對於國家與資本主義眉來眼去的深刻反省,並不是無的放矢。

因此,在這樣的時代,真正的民主與自由的追求,已不能再依賴公部門的許諾與庇護,更不可能在所謂的開放市場自行運作完成。這個小確幸卻又同時龐大艱鉅無比的任務,又回到了小撮志士奮起挑戰巨獸的歷史輪迴。而面對這樣的險峻局面,美國隊長、黑寡婦、獵鷹、希爾探員等人,成了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孤軍,同時對抗國家機器(神盾局)與財團企業(九頭蛇軍團)的追殺。這些拒絕被收編的散兵游勇必須催起最勇猛的戰鬥意志與最強悍的肉體能量,才能迎戰不成比例的敵軍:傭兵部隊、三艘巨型空中戰艦、以及失意失魂的超級傀儡打手酷寒戰士。

鄉民們,這一切聽起來是不是非常熟悉了?



註:傅柯談國家作為資本主義產物的那篇法蘭西學院演講,沒記錯的話應該是1978-1979的The Birth of Biopolitics,美國的英譯版於2008年出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