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08, 2014

看片小記: 金雞SSS (2014)

今年春節檔中港台各端出的年節大菜,在各自的主場都有斬獲。香港賀歲片《金雞SSS》由吳君如親自下海監製,系列原作《金雞》(2002)編劇鄒凱光再度編寫劇本且執導演筒,在港台同時上映、票房亮麗,是難得的標準港式作風、熱鬧歡欣的過年電影。

話說阿金從妓至今已入中年,升格為媽媽桑,在親歷業界激烈競爭的同時,也見證這個行業的轉變。《金雞SSS》在頗為無厘頭的開場、追本溯源至唐朝復又跳接宗師/葉問錯置的兩橋段後,大致可以分成前後兩大段落:前半段藉由媽媽桑阿金帶著她的應召軍團四處拚搏,香港的鶯鶯燕燕們面臨娼妓業轉型為更機動靈活、更走高檔路線的應召模式,接客現場再也不是娼寮酒店,而是以手機聯絡、女郎直到飯店房間服務。而來自同業的競爭更形激烈,使得她們還必須接些古怪特異的單,提供唱歌跳舞、找山寨明星、外拍等各式服務。不過阿金們的競爭不僅來自香港的其他應召軍團,也來自日本大陸等跨國路線的眾女、更來自男性。所以阿金領軍遠征日本,巧遇拓也哥、見習痴漢列車的重口味,回師香江則見識了鴨店的男色風情,透過男妓的職場辛酸,以旁觀者的角度看娼妓業的光彩與無奈。

第二大段落則加入哥頓哥(張家輝),從這位蹲了多年苦窯終於出監的昔日大哥,看香港黑道風景的轉變。二十年前、甚至十年前那些在廟街殺進殺出的古惑仔、大哥們早已不合時宜,哥頓哥彷彿活骨董,時空錯置地活在早已不屬於他的時代,與阿金肩並肩地看著這不再是他們熟悉的、能搖擺縱橫的香港。但行止間頗有古風的哥頓哥及時醒覺,在遠走他鄉的關頭決定還是留下來,要從遍地陸客、滿街普通話、港府治下越來越沒有生存空間的這個香港,找回自己的風光。

商業傳統堅實的香港電影工業所生產的賀歲喜劇片,在中港台三地中最是沒有架子、身段,放得開玩得兇,講好聽是娛樂效果十足,但看在文化菁英眼中不免落於俚俗粗鄙。但那是另外一個話題。《金雞SSS》雖然有些七拼八湊,好笑之餘卻也犯了劇情轉折生硬的毛病,然聰明、辛辣處,談笑間精準點出情色業的生存鬥爭、也順便影射一些近年大紅的華文電影博君一粲,同時更放大到香港社會從回歸以降的歷史變遷,嬉鬧中有酸楚,落寞滄桑處見強韌活潑的生命力。以賣身陪笑的性工作行業來比喻香港這個類國族社會的(後)殖民情境,當真是其它後殖民國家的文化工業不太容易做到的貼切反省──從第一部《金雞》到《性工作者2:我不賣身‧我賣子宮》(2008)、甚至上追三十年前的《法外情》(1985),都可以找到透過性工作者的艱難處境來影射集體焦慮的暗示痕跡。而吳君如在這部片身兼雞(演員)與媽媽桑(監製)的雙重身分,也是暗示性無比的絕佳巧合。如果笑中帶淚是喜劇的高門檻,那麼《金雞SSS》幾個吉光片羽應是捕捉到些許笑淚交織的觸動(王菀之飾演的吳璐與鄭中基的鴨王麥基在這方面相當突出),為香港賀歲喜劇片的戲而不謔、小市民精神等元素,找到它自有的傳承與延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