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 24, 2014

看片小記: 愛,穹蒼 (To the Wonder, 2012)

電影詩人Terrence Malick在八零、九零年代休息足足二十年後,似乎要將這段時間儲存的創作能量燃燒個夠,力氣越用越出,作品間隔也越來越短。繼《永生樹》(The Tree of Life, 2011)後緊接著推出新作《愛,穹蒼》,儼然有打造系列作品之勢。《永生樹》用前後跨越地球數十億年的格局,探討生命的本質與奧秘;《愛,穹蒼》如中文片名所示,追問的是所有人的永恆提問、卻又無人能真正回答的:愛。

《愛,穹蒼》從巴黎開場,但主要的故事場景是美國奧克拉荷馬州的小鎮,以兩條幾乎平行的故事線,分別表現一對跨國婚姻的夫妻以及一位操西語母語的神父對於「愛」的思索與體會。在這對夫妻之間,還穿插寡言的先生(Ben Affleck)在婚前的另一段戀情以及婚後的妻子(美得不可思議的Olga Kurylenko)在一次爭吵中出軌等狀況;這條故事線自然是要表現浪漫愛當中的執著、耽溺、專注、忌妒、背叛與憤懣等樣態。而在神父(Javier Bardem)這一邊,則是要試著參透神無私且深沉、但有時也晦澀難解的愛。兩種愛都很偉大,卻也總是令人困惑。Malick以他獨特的影像之詩,時而雋永深邃、時而澎湃、時而愉悅又時而低迴,演繹他對這兩種愛的體會。

本片原英文片名To the Wonder大致有兩種解法,一是「朝向驚奇/驚嘆」,一是「向驚奇/驚嘆致敬」,我個人的想法傾向於前者。對於愛的探索與禮讚,確實接近於朝向驚奇與驚嘆的心靈與身體之旅。但Malick多年來善用的影音詩歌,在本片似乎走向人性深處、卻也愈走愈見孤絕;全片在處理浪漫愛的部分,多以獨白呈現而幾無對話,向內在挖掘的深度或許有了,但同時也失去處理人際關係的契機,反而使得電影對於浪漫愛的詮釋稍嫌自溺,更因此疏於鋪陳各種愛情樣態的轉折與回歸,顧此失彼,相當可惜。但在神父的故事線,對於神之愛的深沉奧秘,因Bardem詮釋出那種神的僕人的內斂、充滿謙卑,在相對侷促的篇幅中逼出最多的力量,反而較另一條故事線可觀。或許是這個原因,本片在2012的威尼斯影展獲得天主教文化獎(SIGNIS)的殊榮。

對我來說,《愛,穹蒼》算是Malick稍有失手的作品,不知是他因為趕拍而未能如前作有足夠的沉澱與思考,還是他並不真擅長處理浪漫愛的題材。綜觀Malick的創作軌跡(我多年來步步功課,竟然將他所有長片都看過一遍),雖然詩意依舊、絕美沉靜如昔,不過他拍片開始加速,鏡頭美學也越來越強調特寫與蒙太奇,相對地故事性則越漸稀薄。如此傾向是好是壞見仁見智,但值得注意的是,Malick腳步更加快了,目前正有三部作品已進入後製,有可能在今年一口氣三連發。他究竟在趕甚麼時間?新作(包括與小布再度合作、命運多舛延期再延期還鬧官司的Voyage of Time)又能否維持他一貫的高水準?我也好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