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14, 2013

神女的驚鴻一瞥

愛瑪姑娘 (Irma la Douce, 1963)

相較於比利懷德的其他傳世之作,如經典黑色電影雙重保險(Double Indemnity, 1944)日落大道 (Sunset Blvd., 1950)、浪漫喜劇如《龍鳳配》(Sabrina, 1954)、《熱情如火》(Some Like It Hot, 1959)等,1963年推出的愛瑪姑娘》論名氣、論藝術成就與歷史地位,皆顯得渺小而沒入沉沉經典陰影之中。然這部浪漫喜劇卡司堅強,擔綱的傑克李蒙(Jack Lemmon)與莎莉麥克琳(Shirley MacLaine),繼公寓春光(The Apartment, 1960)後與比利懷德再度合作,演出這齣路數稍異的浪漫愛情喜劇。

地點是法國巴黎,卻不是香榭里舍大道或羅浮宮等知名觀光景點,而是鄰近今日龐畢度中心的農畜產品集散市場Les Halles。這不斷勞動、為全巴黎供應蔬果魚肉的街坊,有別於風華時尚的那個巴黎,不那麼光鮮華麗卻同樣活力十足。而鄰里中有一條以大情聖Casanova命名的街,徹夜站滿流鶯,在同樣是情聖為名的Casanova Hotel開房接客。這群顯得俗艷的妓女屬愛瑪甜心(Irma la Douce,莎莉麥克琳)相貌最佳,生意也最好。鶯燕阻街的情聖街儼然自有一套生存法則,馬伕向巡警暗遞紅包,巡警對街頭賣淫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素來相安無事。但轉調來的新手巡警Nestor(傑克李蒙)為街坊帶來騷動,而他與愛瑪的邂逅也將徹底改變彼此的生活。

就冷戰初期的好萊塢浪漫喜劇來說,以娼妓業為故事主題應屬少見,故事主人翁分別為阻街女郎與馬伕的就更稀有了。話雖如此,作為一部主流商業喜劇片,愛瑪姑娘》仍謹守道德訓示與類型法則,在幾番曲折後讓愛瑪為情棄娼「從良」,男女主角終於走入婚姻,愛情圓滿且開花結果,皆大歡喜。整體而言,除了以花都巴黎為舞台(卻需要觀眾自行想像),還有阻街女郎與馬伕的職業生態等窺奇作用外,全片主要在製造插科打諢與有情人終成眷屬等熱鬧娛樂效果。最大賣點大概是年輕莎莉麥克琳上背部全裸的「罕見」畫面,以及傑克李蒙炫技般的轉換身分表演。稍早在《熱情如火》,我們就已經見識到傑克李蒙精彩的反串演出;他的作品我看得不多,但顯然傑克李蒙善於在同一部戲中飾演兩種角色,而這種表演也頗得觀眾好感,才會讓他在愛瑪姑娘故技重施,以Nestor的身分扮演英國貴族Lord X。當然,透過假扮他人來完成原來無法實現的想望,讓作品多了一層身分與認同的深度,於是在本片後來的Nestor妒恨Lord X、以及Nestor謀殺Lord X的戲碼,在傑克李蒙讓人拍案叫絕的喜感演出之餘,也很能從中玩味自我認同辯證與虛實難分的繁複趣味。

不過,若是著眼於性別政治,還是可以從四平八穩的愛瑪姑娘看出一些不安於室的騷動。在電影進行到約五十分鐘時,故事來到遭巴黎警方開除的Nestor晃蕩到情聖街,陰錯陽差打跑愛瑪的馬伕而被愛瑪收留、於她的香閨睡了一夜。乖乖牌Nestor在灑滿晨光的閣樓斗室中醒來,因和愛瑪同枕共眠後變得放鬆自在,於是開啟一段拉近距離的談話。Nestor得知愛瑪不但從娼、生母也曾是這條街上的紅牌阻街女郎,愛瑪還是個非婚生的私生女。道德意識滿腦的Nestor似乎要開導愛瑪似地,問愛瑪何以非做這種工作(job)不可。漫不在乎的愛瑪立刻回答:這不只是一份工作,這可是職業(profession)Nestor想當然耳接道:確實如此沒錯,不過以妳的條件,總是有更好的職業可做吧。愛瑪則反問:為什麼十個男人有九個總想改造我?你該不會跟那些傢伙一樣,也想將我洗心革面一番吧?

若愛瑪脫口而出的這句話看似未經思考,甚至像是為自己這份餬口的工作嘴硬辯解,那麼Nestor接話說他如今可不向那些小布爾喬亞一樣自以為是,才更像不肯從實招來的偽善者。接下來的對話就更有意思了。當愛瑪提出讓Nestor來同住、並由她來攢錢養他時,Nestor支吾應道他也該去找份工作才對。在浴室泡澡的愛瑪,聽到這席話的反應卻是開始哭哭啼啼。梨花帶淚的愛瑪說:你是想讓我覺得自己很低賤(“You’re trying to make me feel cheap.”)。當我們與Nestor同樣對這句話感到莫名其妙時,愛瑪接著說:

如果我讓你去工作,這看起來成甚麼樣子?你是想讓其他妓女認為我養不起我的男人嗎?我想讓你穿得比任何人都體面,我要你口袋裡塞滿錢;我要以你為榮。(我手中的DVD沒有中文字幕,以上對白由我自行從以下英文字幕翻譯過來)

(“How would it look if I let you go to work? D’you want the other girls to think I can’t support my man? I want you to be better dressed than anybody else. I want you to have more money in your pockets. I wanna be proud of you.”)

這段話有如彗星掃過漆黑的夜空般,為帶有馴服脫序女子的強烈道德色彩而顯得乾燥無味的愛瑪姑娘》帶來一道短暫卻耀眼的光芒。慣例中這句由男人向女人說的台詞,在此卻由年輕老成、且帶點純情的妓女愛瑪,向堂堂男子Nestor娓娓道出,還很理直氣壯的樣子,瞬間逆轉兩人間的主導權。更有意思的是,這段話挑戰了職業貴賤與道德正當性所建構的性別政治。一個有經濟能力的男人,不論在華爾街或黑幫,他想透過保持心愛女人的經濟生活無虞,來證明自己的能力與愛情,那麼,有甚麼理由一個女人,不論職業是否正當,不能也以同樣的方式來對待她心愛的人?而所謂包養經濟支持正當行業等,在這裡都變成道德與政治語彙而顯得空泛,甚至假道學。愛瑪的坦然或許顯得不諳世情,卻也掀開既有性別政治中某些女性主義思維的盲點,而那盲點很有可能是與父權思維私相授受的。更別說若我們認為Nestor應該挺起胸膛捍衛自尊,去找份工作,才像個男人,難道不也是父權思維作祟使然嗎?

誠然,愛瑪這等死了都要愛的慷慨並不新鮮,可能在很多女人身上都看得到,在風塵女子身上或許甚至還挺常見;但是,要做到如愛瑪這般,說出上面那段話時沒有一絲引誘觀眾同情的委屈、自傷,那就比較少見。但畢竟可惜了這頗有女性主義神采的橋段,愛瑪姑娘》接下來的一個半小時回到典型的道德劇,讓苦心為愛cosplay、徹夜打工Nestor終得成功勸馴愛瑪,離開阻街女郎的行列,與他結婚、走入家庭。為愛從良的古典女性主義/父權神話,於此再添一筆。

2 則留言:

L.Mishima 提到...

好個思想進步呀

轟ㄟ專用 提到...

不懂閣下這句話的意思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