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12, 2013

陪伴

凌晨四點他猛然醒來。

薄毯上汗黏了一層,喘息間有不安的韻律。是下午那場莫名其妙的爭吵,還是已記不得的惡夢,他也說不上來。心裡只是空蕩蕩的。

走進洗手間。如廁時他總有感覺,待會站在洗手台前,她會如往昔從身後抱住他,側過頭貼在背上數他的心跳。

他回頭看,沒人站在後面。

他躺回寬敞的床,按下遙控器,電視的光線射進陰暗臥房。

午夜節目的呢喃下他感到安適,終於又沉沉入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