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27, 2013

看片小記: 西遊•降魔篇 (2013)

周星馳今年端出的這道春節大菜,顯然卯足了勁,由星爺本人參與監製、編導等重任,重新演繹西遊記的故事。但我自始就不感興趣,直到最近才在電視上有緣得見,還只有後半部。我就我所看到的這後半部來談西遊降魔篇

這齣新編西遊堪稱前傳,將故事聚焦於收服孫悟空等三人、西行取經前的唐三藏。本片有意思的是全面翻轉唐三藏及三名弟子的起源故事:唐三藏悟道前原是驅魔人陳玄奘(文章),一心追求大愛而不能;而三名弟子非妖即魔,且兇蠻還照排行來,水妖豬精猴妖,一隻惡過一隻。不過,本片的故事主軸同時還圍繞著陳玄奘與同業女驅魔人段小姐(舒淇)的糾結情感:段小姐自豬精遭遇戰後對陳玄奘傾心並屢次表態示好,然陳總是以求佛道為藉口,壓抑心中情愛而不肯對段敞開心懷。化解與段小姐的情愛糾葛、頓悟得道、到終於收服三妖而能上路往天竺取經,在大結局一次處理完畢。

這兩條故事線的用意,當然是對玄奘的試煉,讓他終於能體悟男女情愛與我佛大愛都是愛等慈悲真諦,坦然面對內心對段小姐的情愛、並轉化水豬猴三妖精為徒。但電影對這大結局的處理方式耐人尋味。陳玄奘吻了已香消玉殞的段小姐,接受她的愛,接著將段小姐生前的驅魔鋼環縮小套在自己的手指。若是將這化手環為指環的動作視為結婚儀式的象徵,則陳玄奘悟道過程的暗示,竟在於以俗世倫理的婚約規範,做為宗教信仰上昇華的必要前提。也就是說,陳玄奘接受的不僅是段小姐的愛,且連帶著與段結為連理的整套程序裝成包裹,要我們一併接收,此後才誕生這道成唐三藏。這道包裹程序,在玄奘收服猴妖孫悟空後、將指環變成金箍套在孫悟空頭上終於完成,也使本片傳達的俗世倫理對宗教信仰的制約,至此再無疑義。

另一個同樣值得尋思之處,在於水豬猴三妖精的收服。就這點來看,整部西遊降魔篇》似乎只在最後幾分鐘描寫了玄奘將連三變的金箍套在妖王」,當作象徵性收服三個怨氣沖天的妖怪。但收是收了,三妖如何「服」卻是毫無經營。一部以漢化佛教的小說故事為藍本的電影,竟缺乏放下仇恨、化解內心各種激情慾念的教化鋪陳,僅僅以無比造作的姿態虛應故事,暴露本片的編劇功課嚴重不足。除了玄奘本人的悟,各色妖精如何化解怨忿、學會放下,則一俱闕如;我們只看到狂怒的妖王像進入催眠狀態般乖乖被套上金箍,成為呆滯的孫悟空。

訓示意味濃烈得嚇人且內涵淺薄的西遊降魔篇》,也因此成為周星馳近年來最乏味、扁平、空洞的作品(至少整個後半部如此)。不僅擺明挪用老梗,從〈兒歌三百首〉到舒淇獻唱的插曲抄襲鑿痕處處,不斷消費自己的舊作,星爺正字標記的無厘頭笑料也嚴重走味,觀之如坐針氈、十足尷尬。儘管製作團隊聲稱本片與西遊記》與《大話西遊》(1995)系列無關,但這種此地無銀的說法顯然沒有說服力。電影於今年二月在兩岸三地上映,更在中國刷新各項票房紀錄,成為全球最賣座華語片,令我困惑至極。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