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19, 2013

看片小記: 國定殺戮日 (The Purge, 2013)

(美國版本的海報頗讚,此系列共有三種)
2022年,改造再生後的美國,從數年前開始,在每年的三月二十一日晚上七點開始到三月二十二日早上七點,開放整整十二小時的時間,各式傷害與犯罪行為除罪化,讓人民得以釋放一整年的憤怒與兇殘,無需顧慮後果地殺戮,是為「清滌」(the purge)。

就預算、表現手法、故事背景等都算是B級片規格的《國定殺戮日》,以一個中產階級社區為背景具體表現出無政府暴力在納入體制之下、得到國家的合法化基礎後的失序與恐怖。本片的故事設定顯然是架空許多現實考量的實驗室產物,因此究竟合理與否、是否真的可能發生等問題並不是本片的重點。雖然電影中對殺戮日背後的社會作用,如合理化階級歧視與迫害、人性究竟能否因此得到平衡等問題,有零星的提點,但《國定殺戮日》大體上仍在經營大逃殺式的殘殺娛樂。是以電影在很有耐心地鋪陳了三分之一篇幅的前戲後,後面的一個小時多在表現開放空間恐懼(將全家封閉在房內以隔絕外在威脅)、封閉空間恐懼(在自家屋內也不得安寧)、以及殘殺的各種視覺與心理刺激。

不過,這並不是說本片終究僅僅是個過度簡化、漏洞百出、單純剝削的B級商業片。《國定殺戮日》的荒謬絕非不著邊際,它所反映的正是真實世界中每天都看得到也經驗得到的各種體制化與非體制化、肢體上或言語上、集體或個人、但根植於人性的暴力;它會以性、忌妒、階級或種族仇恨、刑罰或甚至冠冕堂皇的正義型態出現。本片固然充分且精準體現美國社會特有的種族與階級歧異,但哪個社會沒有它自己的暴力形式?《國定殺戮日》整個故事得以成立,可以和1651年霍布斯(Thomas Hobbes)的《利維坦》(Leviathan)遙相呼應。霍布斯相信,在自然狀況下,人性受到慾望的驅使,會趨於貪婪、爭奪稀有的社會與自然資源而導致集體生活的暴亂;要避免這種無政府狀態、維繫公共秩序的運作,則需要在社會之上設置公權力來保持一種恐怖的平衡,而有國家與政府。

當然,《國定殺戮日》對霍布斯的論述又做了一次翻轉,讓我們看到當公權力認可無政府的人性狂暴在街上橫行時,人如何面對生活的暫時失序。無論如何,本片故事所表現的所有荒謬與瘋狂,實為人性本身的荒謬與瘋狂。本片以三百萬的製作預算,首映周末衝出全美賣座冠軍、並累積超過六千萬美金的總票房,應不單單是刺激痛快數字就能解釋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