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23, 2013

看片小記: 卡門 (Blancanieves, 2012)

名滿西班牙的鬥牛士安東尼歐在一次鬥牛中遭公牛衝撞,牛角刺傷他的肚腹,使他頸肩以下從此癱瘓。加倍不幸的是,她即將臨盆的妻子卡門也在這天難產而死,留下孤兒小卡門(Carmencita)。半身不遂但依然富甲一方的安東尼歐從此失魂落魄,負責照護他的護士恩卡娜伺機親近他,成為他的續弦,從此盡享財富,同時苛待小卡門。小卡門要偷溜進父親形同被軟禁的臥房,才能得父愛的溫暖,怎知恩卡娜欲將長大後的小卡門趕盡殺絕,讓小卡門有意外的人生遭遇。

如果有注意到本片原文片名,應該會注意到、並且納悶Blancanieves會成了《卡門》,而那落落長的單字又是甚麼?這西班牙文單字實由blanca(白)與複數型的nieve(雪),顧名思義,正是中所皆知的童話人物白雪公主。此卡門並非比才的經典歌劇;不論是難產的卡門或孤女小卡門皆與蕩女卡門無關,《卡門》故事乃以白雪公主的童話故事為主旋律,並適時添加灰姑娘的情節,來組織小卡門的命運。但本片並非童話;在童話中白雪公主與灰姑娘最後都得到幸福與真愛,《卡門》則以較寫實、悲劇手法改寫小卡門/白雪公主的命運。

不過,看過本片、哪怕只是預告片的鄉親,都能知道《卡門》故事的重要性遠不如電影美學本身。本片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去年擄獎無數的《大藝術家》(The Artist, 2011),兩片同樣回歸電影藝術最初始的形式,採用黑白攝影與默片攝製。不過,比起《大藝術家》較活潑的視音使用與後設敘事,《卡門》更以幾乎硬裡子地忠於傳統中的默片拍攝手法,不但近100分鐘左右的片長沒有出現任何一句對白,乃至於字幕卡的使用都不多。既沒有逗趣的故事,也沒有花俏的影音,《卡門》得以保持其吸引力,所仰賴的是札實的剪輯、帶有復古風格的略為誇張的表演、以及具表現主義色彩的攝影,來架構整個故事。在當代電影中這類回歸早期電影美學的作品中,《卡門》或許略顯保守,但其膽識不亞於《大藝術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