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05, 2013

看片小記: 盲探 (2013)

以平均每年兩片的量產速度、同時還能保持作品水準的奇人導演杜琪峰,不到半年前才繳出中資的硬裡子緝毒警匪大作《毒戰》,如今又以杜、韋(韋家輝)、劉(劉德華)、鄭(鄭秀文)的編導演黃金不敗陣容,帶來野心空前的《盲探》。電影首先在中國上映,一個月來已締造杜導作品在中國的最高票房,香港票房也回到《龍鳳鬥》(2004)的水準。(附帶一提,本片片長該也創了杜琪峰作品的新紀錄,直逼130分鐘)

有別於杜琪峰已成慣例、粗分為硬裡子警匪劇情片與軟調浪漫文藝/愛情喜劇的創作軌跡,《盲探》企圖心不小,在浪漫愛情喜劇的平台上揉合警匪、動作、推理、甚至帶了些懸疑色彩等類型元素冶於一爐,堪稱類型大亂鬥。編劇四人組韋家輝、游乃海、陳偉斌、余曦想必寫得頗爽,入戲觀眾如我肯定也看得大呼過癮;只是苦了主要演員劉德華、(特別是)鄭秀文,要表演出不同情境的情緒與肢體表情,有時甚且要同時一起演繹,套一句黃金左腳告誡少林正宗大力金剛腿的話,是「有難度的」。

(《盲探》開場戲,從這裡開始就很引人入勝了)

電影的開場用了個巧思,以卡司字幕搭配全黑畫面、並一一融入各種聲響,很快地我們可以辨識出這是市街喧鬧聲,影片也隨之切入香港鬧區熙來攘往人車鼎沸的畫面。《盲探》如此帶出辦案如神的盲探莊士敦(劉德華)賴以生存的世界以及感受世界的主要方式──聲音(其次是氣味)。數年前因故失明而退出警界的莊士敦,憑著天馬行空的想像力與敏銳無比的洞察,專門查疑案或塵封多年的懸案、也就是英文的cold case,靠破案獎金維生。這晚,他好不容易破了的大案遭昔日夥伴搶功,卻也因次邂逅了身手不凡但頭腦簡單的女探員何家彤(鄭秀文)。何家彤對莊士敦神勇無倫的辦案能力崇拜不已,便請他尋找自己失蹤多年的童年玩伴小敏,於是開起一連串離奇糾結的多年懸案。

本片單是看浪漫輕喜劇、鬧劇、懸疑、推理等不同戲劇元素輪番搬演,就有許多不同層次的精采。不論是開場的跟蹤戲讓劉德華揮灑忽而認真忽而嬉鬧的魅力、澳門賭場輪到鄭秀文盡情搞笑、或是接近片尾的元朗僻野追兇,都暢快漂亮,讓人目不轉睛。我最印象深刻的一場戲、也是我笑得最失控的一場,是莊士敦領著何家彤到驗屍間試著重現一樁十多年的舊案。在借助現場獨特氛圍、高度風格化的偏藍攝影下,忽而返回當年命案現場、忽而是莊何二人模擬重現、忽而嚴肅追查真相、忽而瘋狂喜劇般既模擬又打鬧,時而進入時空脈絡重現「真實」時而抽離歷史時空高度自覺地演出喜劇,再加入驗屍間兩臨演的提味催化,層次之豐富、跳躍之自由、同時又節奏之緊湊、效/笑果之猛,令人拍案叫絕。

整體來說,或許由於片長相對分散了主題的凝聚力,加上各類型元素整合難度高,《盲探》頂多稱得上是杜琪峰的佳作,其成就或無法與《審死官》(1992)、《鎗火》(1999)、《鍾無艷》(2001)、《黑社會》系列、《PTU》(2003)、《奪命金》(2011)等作品相提並論。不過,作為一部商業片,《盲探》應不負杜迷、華迷、或鄭秀文粉絲的期待。

(找《盲探》相關圖片時,無意間在臉書官方網頁看到這張圖,實在太Q了不能不推薦)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