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08, 2013

看片小記: 幸福特快車 (僕達急行:A列車で行こう, 2012)

以鐵路與火車為基礎發展出來的文化活動,只要是走過工業化、科技現代化的國家,大體都有些規模與特色,但大概很少能像日本做得如此深耕又精緻。「鐵道」文化一詞,便道盡其大和漢字的出身。森田芳光自編自導的遺作《幸福特快車》從裡到外無疑是向鐵道迷致敬的電影,據稱所有角色的名字皆取自日本鐵路系統的列車名、路線名或站名。單單是如此的角色設定,反映的不僅是編劇的細心與巧思,也反映出日本社會龐大而身後的鐵道迷文化,否則難以得到廣泛共鳴。

(捨棄電影海報而從代理的山水影視臉書網頁上轉貼這張宣傳圖,理由不必我解釋了吧?)

本片中文片名雖然譯得不道地,但就電影的基調及所要傳達的訊息來說,《幸福特快車》倒是取得很貼切。故事是以兩位鐵道迷,在房地產公司工作的小町圭(松山ケンイチ)以及在自家的鐵工廠工作的小玉健太(瑛太),為主要軸心,輻散出兩段感情起起伏伏、事業迂迴路轉、最後前者無疾而終後者卻撥雲見日的輕喜劇。全片輕巧、恬淡、可愛,甚且在對白編寫與聲音使用上帶有那麼點卡通色彩,盡其所能地表現出日本鐵道迷對於鐵道文化的濃厚情衷與鐵道文化的浪漫色彩。電影還特意收入盡可能多的火車畫面,在近兩小時的片長中,幾乎每分鐘都有關於火車的對白或畫面,已到了置入性行銷的程度,幾場小町與小玉在夜裡的天橋上看火車進站的畫面,簡直是用電影寫情書了。我不確定森田芳光生前是不是鐵道迷,但本片無疑是向日本鐵道迷與鐵道文化致敬的作品。

也因此,片中所有不可思議的巧合、讓小町與小玉最後能在事業上順利前進的所有美麗的偶然,也都可以接受了。小町與小玉分別遭到戀人遺棄、背叛,似乎也沒那麼殘酷悲戚。而其他沉重的硬話題如有關日本經濟泡沫化之下中小企業貸款不易難以維繫、房地產在地方購地蓋工廠促進地方經濟發展這等敏感題材,也在本片氣氛掌握得宜下輕巧帶過。反正這些都不重要。就連幾位帶有佞臣奸商的反派色彩的人物,也顯得沒那麼討人厭了。森田芳光早在《宛如阿修羅》(2003)就練習過以清新輕巧、溫和幽默的風格呈現複雜與可能會很沉重的題材。到了《幸福特快車》,仍能將日本鐵路發展的歷史縱深與文化橫切面收攏得柔軟有趣,舉重若輕地透過眾「宅男」之口,娓娓道出各鐵路路線、列車、引擎型號等資訊而不顯得掉書袋或賣弄,森田芳光功力可見一斑。

話說回來,日本人畢竟是日本人,非常懂得保存並經營自己文化的獨特處。片中的火車真的都各有特色且美不勝收。也難怪日本能有一堆鑽研精深的鐵道迷。本片去年年初在日本上映後,時隔近一年半才引進台灣,但能看到森田芳光的遺作,而且是這麼親切美好的作品,總是好過甚麼都沒有。森田芳光生平共執導近三十部電影,國人熟悉的大約是極少數《失樂園》(1997)、《模倣犯》(2002)等話題之作;我對森田芳光的認識,是從《春天情書》(1996)開始,卻也了解得極少。希望國內能辦一次他的影展,便是國內影迷的福氣。

沒有留言: